贸易战下,中产阶级消费靠不靠得住?

应对美国自7月以来的贸易挑战,中国有条不紊,有理有利有节。人民日报海外版7日认为,中国从容和自信的最大底气来源于广阔的国内市场。

“中产阶级消费”到底靠不靠得住?外媒也十分关注。

有文章认为,中国国内市场非常大,足以成为“贸易战”的纵深,“出口转内销”不但可行,而且对相关企业并无不利。

但也有文章以家庭债务说事,质疑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是否可靠。

企业追求“出口转内销”

彭博社8月10日刊出评论文章,分析受美国加征关税影响的中国企业如何转向国内市场。

彭博社报道截图

文章称,特朗普押注对中国加征关税的“惩罚”会迫使中国政府结束“不公平贸易”,但中国至少有一个强大的对策来抵消这种影响:促进全国14亿人,尤其是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像美国人一样消费。

文章举例称,卓佩慧(音)在广东经营一家有100多名工人的家具厂,原本生产梳妆台和餐桌出口美国。2017年,共有价值292亿美元的中国家具出口美国,但今年7月,特朗普政府将这一行业列入加征关税清单。

卓佩慧表示,“尽管国内市场对我们来说是新的领域,竞争非常激烈,但至少这里有需求。总的来说,市场是巨大的,消费者愿意为更优质的产品付出更高价格。”

位于浙江台州的天河水产品有限公司也面临加征关税,该公司拥有1000多名工人,每年原本加工1万吨淡水小龙虾、冷冻鱿鱼、多利鱼片和其他海产品,出口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

但中国年轻人对甲壳类的偏爱对该公司是个利好,政府6月份发布报告显示,在对美出口下降的情况下,小龙虾产值去年仍增长83%。

该公司销售代表陈女士表示,“(如今)中国消费者对食品质量更关心了,他们相信,消费在美国和欧洲市场流行的食物是时尚的。”

陈女士说,目前天合公司已经提高了价格,但仍无法满足国内市场需求,利润率也提高了。她说,“如果我们愿意,可以放弃美国市场。”

华润集团在中国内地拥有大量超市,今年上半年,中国内地市场的阿根廷大虾消费量已增长20%,由于国内需求上升,该公司已经决定把卖到美国市场的产品转卖到中国市场。

文章称,中国商品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是,许多中国人认为本土商品质量低劣,但但彭博社中国经济学家陈福临(Fielding Chen)表示,这意味着产品外销美国市场的本土企业更有优势,“如果你能出口到美国,说明质量很好,这对他们开发国内市场非常有利。”

“炫耀性消费”减少

然而,也有媒体质疑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是否可靠。

香港《南华早报》8月13日也刊出金融记者Orange Wang的评论文章“为何中国在贸易战中无法依靠消费者”,用一些具体例子来说明,中国“中产阶级”真的“没钱了”。

《南华早报》报道配图

文章认为,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和债务水平的不断上升正在对中国“中产阶级”购买高价产品的能力和意愿构成压力,这种趋势并不符合中国政府预期,消费支出很可能无法抵消因“贸易战”造成的出口损失,不能保持经济稳定增长。

文章以29岁的北京信托公司经理沈伟鹏(音)举例,他去年的税后收入约为人民币26万元,但由于中国政府对影子银行的打击大幅降低了信托投资行业的平均收入,他决定今年削减开支:取消欧洲旅游计划,继续使用早已碎屏的手机,并且不再喝鸡尾酒,每月1.1万元的还贷压力迫使他削减“炫耀性消费”。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秦汉(音)上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最近出现了“消费降级”现象,“抵押贷款是消费无法绕过的障碍,房租也在显著挤压消费支出。”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口红效应已经在中国显现。”

互联网上的一些关于如何节约开支的帖子也成了“消费降级”的明证。

文章称,今年,许多关于如何改变生活方式省钱的文章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疯传:“不要吃下午茶,既能减肥又节省时间”;“不要打出租或网约车,只需要公交和共享单车”;“不要买新衣服,工作服足够应付”……

文章还提到,“知乎”上的一个关于“如何降低消费以生存到2018年”的问题,已经吸引了1300多个答案和1750万的点击量。

回应中提出了“不送餐、不喝奶茶、不升级电子设备”、“自己做饭、吃老干妈辣椒酱(10 – 30元)、腌制芥末”等建议。

河北省的一名高中教师赵玉芳(音)也表示,除非优衣库打折,否则她不会买任何新衣服。她还取消了去柬埔寨的旅行。“我需要为我的女儿存钱,”她说,“我还需要存钱,以防家人患重病,医疗费用可能会很高。”

国内市场消费已成“三驾马车”最重要部分

《证券日报》8月7日给出的一组宏观数据可以作为参考:

2017年我国对外贸易依存度降至33.60%,较2006年的历史峰值下降了30.64个百分点。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2017年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8.8%,32.1%和9.10%,净出口对GDP的贡献弱于其他两项。

根据刘明彦《中美贸易战若爆发 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可承受》研究,我国进口需求弹性平均为1.03,我国出口需求弹性平均为1.48。在不考虑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下,假设美方对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再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且在极端情况下,假设中方不采取任何反征关税措施,那么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则会减少481亿美元,约占2017年中国GDP的0.4%,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