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是特朗普权力膨胀传统制衡失效的结果

23

贸易战打响之际特朗普依然强调自己尊重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图源:Reuters)

美国特朗普政府7月6日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中国政府把特朗普政府此举定性为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行为,认为特朗普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最大贸易战。

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敢在贸易层面向全世界宣战。特朗普(Donald Trump)做到了。他的关税贸易战威胁对象不光包括中国,而且还包括欧盟和邻邦加拿大及墨西哥。特朗普和全球主要贸易伙伴对峙,单方面放弃一些贸易规则或撕毁一些合约,完全展现出了一种咄咄逼人、自私自利的架势。

他始终坚信,被恐吓后的贸易伙伴会让步让利,并同美国达成“完美”的贸易协议。这可以说是特朗普特色的“如意算盘”。但贸易对手并没有被吓倒,并未做出任何令人满意的让步,特朗普不得不一路走到黑,执行贸易关税。对于一个极具权力表演欲的总统,每天贸易战都能上头条,反而是好事,因为这给予了他最大程度的曝光度。

20

美国总统向来喜欢看着民调做决策,比如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特朗普则是看着经济数据或股市表现做决策。但他同时又是一位刚愎自用,天然排斥异见的总统。共和党传统游说势力根本不起作用。比如,美国商会一直反对美国发起关税贸易战。欧盟盟邦也明确建议,这样反而会伤害美国自身经济,但特朗普就是听不进去。

除了美国商会外,美国国际钢铁协会,以及代表福特、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美国公司三大汽车厂商公共利益的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都明确反对特朗普依据“232”条款加征相关关税。但这些声音无法动摇特朗普政府打贸易战的决心。

国会对特朗普的制衡也不是很明显。在特朗普发给欧盟多个成员国的信中,包括他公开的表述,加上在限制投资和外企收购的国安审查,都体现了和国会一致的立场。国会虽然对特朗普打贸易战的“手法”有疑虑,但终究没有国会议员站出来旗帜鲜明地反对特朗普打贸易战。

即便有,也是一些动用立法权象征性地表达立场,不可能有实质的效果。比如犹他州参议员、负责贸易政策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哈奇(Orrin Hatch)近日表示,反对征收关税,尤其是232条款,计划推动独立立法,以解决议员们对特朗普征收新关税的担忧。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考克(Bob Corker)表示,将提议设定一项立法,规定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时要接受国会审查。

共和党内部也有人反对或质疑特朗普的关税举措,但很难形成主流认识,更何况共和党内部本来裂化严重。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支持率因贸易战威胁而快速下跌的情况。而且,在他支持的州长或参议员候选人当中,近来很多选情看涨。这也助长了特朗普本人的自信心。

如此多的人反对、质疑特朗普,但依然阻止不了特朗普咄咄逼人、执意执行贸易关税。其中一大因素就是其内部就缺少制衡。

现在,特朗普已经完全笃信自己身边的贸易鹰派。从他公开抱怨世贸组织(WTO)、北约(NATO)会费问题,以及罕见地谈及中国的战略规划,比如中国制造2025计划,都可以看出,贸易顾问纳瓦罗(Pater Navarro)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已经在白宫国安会占据绝对的话语权。

22

目前来看,2018年下半可以说是特朗普权欲最为膨胀的一段时期,从通俄门调查渐渐进入尾声(预计9月结束),到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替换人选任命,再到第二次税改的酝酿,特朗普进入了超级自信和自我的执政期。

在此背景下,特朗普自然会认为自己处于贸易战的“优势”一方。 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除了以牙还牙,就是要保持战略定力。当然,这场贸易战也考验双方如何开展精准打击,以战促和,使得彼此最终回到谈判桌。但是,贸易战既然已经开打,双方都不会提前让步或轻易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