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 17万多张选票尚待点算 悬而未决的省选谁会笑到最后?

特约记者  方瑜

web copy

 

少数执政时代来临!?

從來沒有碰過一次加拿大三級政府選舉的開票之夜是那麼漫長卻又刺激的,兩大政黨的得票情況咬得很緊,時而自由黨多一點,時而新民主黨稍稍領先,一度時間都落在42席比42席,直到接近午夜時刻,確定由自由黨獲得43席,新民主黨41席,綠黨則拿下3席。
這個數字很可能在未來兩星期後會變動,因為還有17萬6104張選票尙未被點算,這些包括:郵寄投票、海外投票,或者選舉日當天未在指定票站投票者等,而這17萬多張選票將於5月22日至24日才會被點算。
有幾個選區的票數差距非常接近,如果重新被點票,很可能會翻盤,根據選舉法,只要兩個黨得票率差距在0.2%之內,一定會重新點票。例如溫哥華島的Courtenay-Comox選區,新民主黨僅領先自由黨9票,自由黨候選人聲稱有很多支持她的選民,包括一些前同事們因為工作關係都採用郵寄投票方式,她有信心可以翻盤得勝。此外,Maple Ridge Mission選區,新民主黨也僅領先自由黨120票;Coquitlam-Burke Mountain選區目前是自由黨領先170票。這三個選區未來可能是左右最後選舉結果的關鍵。因為只要自由黨再多拿一席,44席就可以成立多數政府。
但無論如何,綠黨已成這次選舉的大贏家。兩大黨黨領簡蕙芝〈Christy Clark〉與賀謹〈John Horgan〉這幾天不斷向綠黨黨領韋弗〈Andrew Weaver〉拋媚眼。簡蕙芝說:「韋弗博士是個聰明有禮的人,過去他提出的許多私人法案,我都大力支持。」賀謹說:「新民主黨與綠黨很多理念都很接近,包括對可負擔房屋、對醫療敎育、托兒問題,特別是禁止企業工會捐款上,都有一樣的堅持。」
如果24日點票之後並沒有造成任何席次變化,則綠黨將手握王牌,成為實實在在的造王者〈King Maker〉,黨領韋弗的選擇很重要,他決定傾向哪一邊,則哪一邊就成為執政者。他與其他政黨的合作可以有兩種模式,一是組成聯合政府,也就是綠黨加入內閣團隊;二是雖不加入內閣,但願意在重大議題上合作,讓執政黨可以順利通過法案。
當然,簡蕙芝還有一步險招可以走,就是不與任何政黨合作,未來就等著新民主黨與綠黨聯手倒閣,這樣就會立刻重啟大選,賭一賭是否自由黨可以重新拿下多數執政地位。選舉需要經費,以三黨來說,資金最充裕的當然是自由黨,選舉資源上佔了優勢。但依目前有高達六成選民對自由黨投下反對票,顯示民眾思變的情緒是高漲的,簡蕙芝若要硬賭一把,恐怕不是太明智的決定。
少數政府運作是否有困難呢?卑詩省歷史上出現過3次少數政府執政,上一次是1952年,但僅僅一年後就宣佈重啟大選。卑詩大學政治學敎授Max Cameron表示,放眼世界民主國家,少數執政的情況並不罕見,就算是加拿大政壇,處理少數政府的經驗也不少,所以少數政府絕對是可以運作的。只是政黨黨領考驗很大,他們必須要學習如何與其他政黨合作,找到最好的方式共同前進。

绿党的造王机会
卑詩省,在綠黨的世界版圖上,絕對是最鮮明的一塊。
卑詩綠黨成立於1983年2月,是北美洲第一個綠黨,隨後聯邦政壇才出現綠黨,聯邦綠黨在當年6月成立。
它是個小黨,但成長的腳步從來沒有停歇,90年代末期,卑詩綠黨在地方選舉層面有所突破,其中維多利亞誕生了第一位綠黨市議員Vanden Berg,溫哥華市選出第一位綠黨公園局委員Roslyn Cassells。
2006年聯邦綠黨有了來自卑詩省的Elizabeth May擔任黨領,氣勢不一樣了,May本人在2011年首度為綠黨拿下卑詩省Saanich—Gulf Islands選區聯邦國會議員席次。
2013年的卑詩綠黨則因為有國際知名學者、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氣候變化團隊成員的維多利亞大學敎授Andrew Weaver出戰Oak Bay-Gordon Head選區,讓綠黨在卑詩省選首獲一席。Weaver不僅在過去4年被公認為是最認眞的省議員,一人提了19個法案,同時他的清晰論述引發選民更大認同,帶領綠黨在本屆省選中一舉獲得3個席次。除了他自己在Oak Bay-Gordon Head連任外,還有Adam Olsen贏得Saanich North選區與Sonia Furstenau贏得 Cowichan Valley選區,3席都在溫哥華島。
這一戰綠黨絕對是大贏家,無論哪一政黨想要與綠黨合作,綠黨的聲音不能不聽。韋弗說得很清楚,如果要合作,政治捐款問題是首要項目,這是他的底線,一點也不能改。綠黨政綱中說得很清楚,卑詩省必須禁止企業與工會的大額捐款,只能允許個人捐款,還要設金額上限。韋弗說:「過去沒有設限的政治獻金,是不道德的政治文化,一定要改變。」
卑詩省是全國少數對政治捐款沒有設限的省分,已經被稱為“狂野的西部〈Wild West〉”,民調已經顯示,將近8成民意認為應該要禁止企業工會的大額捐款。選舉之前,新民主黨黨領賀謹表示願意支持禁止企業工會的大額捐款,自由黨黨領簡蕙芝則說已經在第一時間公佈捐款人的資料,選後也願意交由專家小組來評估建議政治捐款的問題。不過綠黨更進一步,之前提議還要禁止外國資金捐款給本省政黨,因為不少外資希望能獲得本省的自然資源開採權,所以難免對執政黨獻殷懃,綠黨同樣對此舉嗤之以鼻。
政治評論家Gary Mason表示,卑詩省的腐敗政治文化由來已久,這次選舉中可以看見一些為企業遊說的政治說客,不斷穿梭在自由黨黨部活動中,可以想見,如果自由黨贏得執政權,能擺脫這些利益糾葛嗎?能不給這些企業金主們一些甜頭嗎?這次選舉中為綠黨披戰袍在本拿比Edmonds選區出戰的吳曙方就說,這是一定要改變的,綠黨是造王者,不是幫自由黨或新民主黨造王,而是幫所有卑詩省民找到王者之路,找到未來眞正乾淨選舉的政治文化。
時事評論員楊凱淦更期待綠黨能在選舉改革制度上繼續堅持,因為這次綠黨得票率將近17%,如果是按照比例代表制度來計算選票,綠黨應可以再多得12席。卑詩省長久以來就是新民主黨與非新民主黨兩個選項,〈自由黨的前身是社信黨〉,如今綠黨打開了第三條路,這一次綠黨的選票也來自原自由黨與新民主黨兩方,顯見第三選擇是不分左右政治光譜的,都希望綠黨帶來新氣象。而唯有透過選舉制度的改變,才能讓綠黨進一步茁壯,所以未來有機會進行的政治談判,綠黨更應該為自己的“造王”找到新天空。(下轉A3版)

能源經濟出現變數
少數政府執政未來最棘手的課題,恐怕是卑詩省的能源經濟動向了。
直接的衝擊就是Kinder Morgan輸油管計畫究竟前途如何?聯邦政府與卑詩省自由黨政府對Kinder Morgan項目都是背書的,就在卑詩省選後,聯邦自然資源部長Jim Carr還出面強調,聯邦政府對於這條油管的支持態度沒有改變,因為該油管已經獲得嚴格的環境評估與效益考量,相信是符合全加拿大利益的。
阿省省長諾特利(Rachel Notley)很謹愼,對三個政黨都釋出善意,她說:「阿省政府期待與卑詩三大黨合作,一起為加拿大的經濟機會、就業前景與省內貿易共同努力。」除了卑詩省自由黨之外,省新民主黨與綠黨對輸油管項目都表達反對意見,但是諾特利曾在卑詩省選前說過,她相信任何執政黨上台後都難以改變輸油管要擴建的事實,因為這已經走完一系列法定程序。
値得留意的是,省新民主黨把輸油管議題當成是這次選戰的主軸之一,黨領賀謹曾多次表示,「會用盡一切的法律手段來阻止這條油管擴建」。倒是綠黨黨領韋弗的反對立場比較有彈性,他只說個人不贊成這條油管,但是會不會推翻油管興建的決定卻沒有明說。
諾特利說,當卑詩省政治人物強調環境保護時,應該知道這條油管也是促進阿省能源發展走向低碳經濟的一環,因為阿省已經與聯邦達成碳排放的協議。
以促進經濟發展為硏究核心的加拿大西部基金會〈Canada West Foundation〉執行長Martha Hall Findlay希望無論卑詩省政局最後如何定版,Kinder Morgan輸油管擴建計畫都不要被改變。她說,雖然有六成選民反對自由黨,這些人卻不是都反對輸油管,按照過去的民調顯示,支持輸油管者比反對者多,所以這一次省選並不是對輸油管的公投。Findlay說,這條輸油管當時通過審批,是經過聯邦政府與省政府多方評估調硏後的決定,不是卑詩省自由黨的決定,如今選舉已經結束,不應該把選戰的情緒繼續擴大,應該要回歸理性看待油管問題。
Findlay說,這條輸油管牽涉的不只是途經油管的大溫地區,而是很多原住民社區與偏遠地區的工作機會和經濟利潤。這條油管不僅攸關卑詩省,更與全加拿大經濟息息相關。她說,如果一個重大經濟項目,經過多重審核過關後,卻因為一個省的執政權有了變化就遭到翻盤,那對於卑詩省與加拿大的形象都是傷害,無論是國內外的企業資金都會對未來投資打上問號,他們會擔心所有政府已經承諾的、已經拍板的,都可能一夕之間改變,何來誠信可言?Findlay說,賀謹與韋弗兩人不應該反對輸油管,而是在油管興建過程與輸油時的運作,做好對環境與公共安全保護的監管,這才是省民之福。

卑詩經濟如何前行?
除了輸油管,Site C水壩項目也懸上了心頭。因為綠黨黨領韋弗批評Site C水壩將對環境造成傷害,也會造成嚴重碳排放問題,他質疑在省自由黨的大型工程項目下,卑詩省的碳排放在未來五年只會增加一倍,根本不可能達到所謂的2030年要降40%的目標。
RBC Capital Markets市場硏究分析師Walter Spracklin說,卑詩省的能源項目因為選舉而有極大不確定性,Kinder Morgan油管與Site C水壩突然間全打上了問號。就算對能源經濟友善的簡蕙芝,在選舉時也提出將禁止美國煤礦透過卑詩省港口輸出的想法,導致港口相關產業蒙上陰影,最近Westshore Terminals Investment西岸港口投資公司股價就連番重挫。
但前維多利亞政治學敎授Norman Ruff說,危機也是契機,特別是簡蕙芝提議禁止燃煤的構想,與綠黨屬同一陣線,這又為未來兩黨合作奠定了比較好的基石。
雖說聯邦綠黨黨領Elizabeth May提議卑詩綠黨應與新民主黨合作,但韋弗要選邊站,恐怕與自由黨的機率還是多一點。卑詩自由黨推出的碳稅,最早就是韋弗等人共同建議打造的。韋弗在省議會推出的倡議法案,例如關於工作場所不強制穿高跟鞋與防治校園性侵害事件等議案,都獲得簡蕙芝力挺。
只是未來兩黨能源經濟的理念能拉得多近?如何你進我退互達共識,是艱難課題。對自由黨來說,堅定支持油管或是水壩項目的興建是絕對的政治正確,這一次自由黨贏得多數內陸與北部選區,很大層面就是因為這些大型建設將為這些地區帶來工作機會,自由黨贏得了當地選票,所以簡蕙芝斷然不能放棄這些項目。
中央第一信貸聯會經濟學家Brian Yu說,除了能源經濟問題外,對預算的分配也是未來自由黨與綠黨合作的考驗。自由黨仰賴房地產經濟,雖然推出15%外國人買房稅,但沒有進一步控制房市措施,反觀綠黨政綱中提議將外國人買房稅增加至30%,也要興建更多可負擔房屋,這就需要預算上的支撐。
地產公司ReMax加西區副總裁Elton Ash認為,少數政府情況對地產界是好消息,因為當前民眾對房屋問題最關注,為了滿足各類民眾需求,各政黨會促使三大政黨致力改善所有類別房屋的供應情況。Ash相信,各政黨都會力促聯邦政府撥款配合,也將要求市政府在批準建照上加快速度,所以整體房地產市場反而會看到積極加速的力量。Ash並不擔心30%的海外買加稅,他相信在有其他方案之後,綠黨不會對此過度堅持。
Brian Yu也關注財政能否繼續平衡的問題。因為綠黨的財政理念打破自由黨的慣例,他們在未來四年的財政預算案中,計畫其中兩年是呈現赤字的,以完成一些社福政策目標,這種赤字預算的概念能讓自由黨接受妥協嗎?
許多問號與驚嘆號,將在未來的時間內一一浮現,緊張刺激即將登場,卑詩省民,扣上安全帶,準備好接受這趟雲霄飛車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