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他嘛?曾是中国体坛第一帅哥 万人迷

 

图说:汪嘉伟翻看新民晚报多年前对他的报道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

接过一沓30多年前的新民晚报和老照片,汪嘉伟细细读起来,脸上的表情是如此亲切。“我已经变老了。”他感叹道,“虽然我早已远离排坛,但心中始终有一份排球情怀。”身高1.92米,身材依然挺拔的前“网前飞人”汪嘉伟,在本报记者的专访中,回忆起往事,仿佛依然是那个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儿——谈起老朋友郎平率领的中国女排,他眉开眼笑,聊到中国男排在世锦赛上小组五连败的表现,他忧心忡忡……谈郎平 奖励二话不说

中国排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两位标志性人物,汪嘉伟和郎平,每一次见面,都会碰撞出令人振奋的火花。两人之间的故事,总叫人唏嘘。

  当郎平17岁进入国家女排队时,22岁的汪嘉伟已是中国体坛第一帅哥。在同一个训练馆里,汪嘉伟注意到了大力扣球的“铁榔头”。“当时我和郎平交流不多,但没想到后来我们都留洋归来当了国家队主教练,更是成了40多年的好朋友。”汪嘉伟回忆道。

图说:汪嘉伟和郎平同框出席2009CCTV体坛风云人物颁奖盛典 VCG图
对于郎平的执教,汪嘉伟很是欣赏。“下周开启的女排世锦赛,中国女排有绝对实力跻身前三。”他依然心直口快,“朱婷是30年不可遇的人才,比当年的郎平还强很多!”

最令他津津乐道的,是中国女排在2015年世界杯强势夺冠。早已远离公众视线的汪嘉伟,因为一则“重奖女排500万元”的新闻,惊爆众人眼球。

“你知道细节吗?”汪嘉伟来了兴趣,那可是从未披露过的。“决赛那晚,我和朋友们在聚餐,不知道谁说了句,今晚有女排决赛,我们立马打开电视机观看。”见女排夺冠,几个大老爷们高兴得连连举杯庆祝。

比赛一结束,汪嘉伟迫不及待给郎平打电话。“我问她,你什么时候回国。她说,明天就回国。我当即说,后天晚上请你们吃饭,你看行不行?她回了我一句,光吃饭怎么行。我说,当然还有别的东西。她马上问,真的?我说,真的!她又问,多少?我说,不少于500个。她高兴坏了,那我马上向队员宣布。”

郎平爽快、汪嘉伟霸气,两人之间的对话就是这么干脆利落。在北京的奖励宴上,汪嘉伟做了一个大的“支票”牌子,他个人奖励300万元,其余两个朋友一人100万元。奖励女排,汪嘉伟不图名利,他说,“当时我真是太开心了!”有意思的是,主攻手张常宁过来敬酒时,给汪嘉伟看一张旧照片。原来,张常宁的父亲张友生曾是汪嘉伟的队友,张常宁5岁时汪嘉伟曾抱过她。“我早就忘了这件事,再看到这张照片,很欣慰。”

忆往事 飞人是如何炼成

你注意过飞人乔丹的空中大灌篮吗?汪嘉伟说,“他抓着球起跳后,可以在空中滞留一会儿,然后将球扣进。我当时打球,就有这种身轻如燕的滞空感。”这需要很强的腰背力量才能达到这种力量。在当今体坛,已是屡见不鲜。然而,在汪嘉伟打球的那个年代,他凭借自己独创的背飞、前飞等一系列快攻战术,震惊排坛。

图说:中国队与美国队的比赛中,汪嘉伟的一个“背飞快球”资料图
汪嘉伟说:“我们那个年代,队员都很努力,训练课结束后,会主动留下来加练。有一天,他面对身高2米的陈刚扣球时,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在空中“漂移”。二传手沈富麟当即提议:“我们设计一下,我球传短一点,你‘飘’过来接,这样可以晃过对手。”“我那时可是有八块腹肌的。”汪嘉伟自豪地说道。

中国男排“黄金一代”就此诞生。在亚锦赛、亚运会上,中国队的球频频直接打在对方界内,韩国(专题)和日本等亚洲强队被打懵了。连续夺冠之后,中国男排在第三届和第四届世界杯上取得第5名,又在1978年、1982年世锦赛上夺得第7名。这是中国男排迄今为止取得的最好成绩。

以汪嘉伟、沈富麟为主力的中国男排成为当时最激励人心的体育队伍之一,北京的大学生在观看了一场他们反败为胜的比赛后,喊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

因为帅气的长相,汪嘉伟更是成了万人迷。除了身形飘逸,他每打完一个球后甩头发的动作,更是令无数少女倾倒,据说,向他告白的情书像雪片般飞来。

图说:万人迷汪嘉伟资料图
提及标志性的甩头动作,汪嘉伟又道出一个“秘密”。“我不是故意甩头发的。”他呵呵一笑,“那是历史造成的。当年没有发胶,我想留时髦的头发,可是一打球就满头大汗,于是只能通过甩头发来甩汗。”

现在的汪嘉伟,依然很注重发型,每天都涂上发胶,他声音洪亮、身材挺拔,还是一枚“老帅哥”。当看到当年杂志上的封面照时,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老了。”

聊性格 敢作敢当的男人

退役后汪嘉伟在日本留学13年,陷入低谷的中国男排一个电话,他毫不犹豫回国,执掌教鞭。

“我出国前,排协官员问过我一个问题,你学完一定要回来,答应吗?我斩钉截铁道,我答应!”当初的誓言,清清楚楚。

1997年,汪嘉伟率领中国男排在亚锦赛上夺回了久违15年的冠军,随后在亚运会上再次夺冠。他也成为作为运动员和教练员获得过亚运会冠军和亚锦赛冠军的中国男排第一人。

图说:汪嘉伟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

但很快,性格刚烈、敢作敢当的汪嘉伟,在奥运预选赛失利后,与排协闹出了一系列矛盾。在认真考虑了90天之后,他辞去主教练一职。而在决定回来执教的当初,他只考虑了3天。

正式告别排坛后,汪嘉伟47岁的时候才开始经商。起初,他栽了不少跟头,但他不气馁。现如今,他已是成功的商人。再问他,如果有需要,还会不会重回排坛?他摇摇头,“年纪大了,但我会一直支持中国排球。”

看现在 排球是一份情怀

再谈起中国男排,汪嘉伟满是失望。

素有世界排坛“里皮”之称的阿根廷名帅洛萨诺,竟是汪嘉伟当年隔网相对的对手。“我当运动员时,阿根廷队是输给我们的。”他直言不讳道,“洋帅,不能解决中国男排的现有问题。”

他很不喜欢当下给体坛明星取“小鲜肉”的绰号。“粉丝只看颜值的盲目追星,对运动员没有太大好处,运动员本身也很难沉下心来扑在体育事业上。”

他最关注的是,中国排球何时才能真正走向市场化。“我们当年打球,一票难求。现在的排球联赛,始终没有走上职业化的正轨。篮球在姚明的主持下,整个市场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汪嘉伟说,“男排联赛每年都是‘京沪争霸’,成绩好坏还看引进外援的水平。而我们自己的运动员,没有实力出国打球……”对于男排的现状,他欲说还休。

图说:汪嘉伟与本报记者合影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
63岁汪嘉伟的家中,再没有任何与排球相关的东西。奖牌证书,早已送人,甚至都没有一只排球。“我不喜欢张扬,也不喜欢动不动向人展示荣誉。但其实,我对排球,有一份永远的情怀。”说着,他将那叠晚报和照片,收入怀中带回家。(新民晚报记者 陶邢莹)

记者手记|享受人生

纹丝不乱的头发、魁梧的身材、洪亮的声音,汪嘉伟来到某五星级宾馆大堂吧,依然是帅哥一枚。只是,年轻的大堂经理不知道他是谁了。

当初,他是人人仰慕的偶像,日本女球迷为一睹他风采,曾包下他住处对面一幢楼。当初,他在排坛呼风唤雨,鼓舞无数热血青年。

生活已归于平淡,汪嘉伟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天伦之乐。开场白,讲到的是30多岁的儿子,很高、也很帅,英国留学归来,在上海拍微电影。虽然儿子没有从事排球,但一丝不苟、吃得起苦的工作态度,分明继承了老爸。汪嘉伟的口中满是自豪:“他去彝族山区待了整个3个月,和当地人同吃同住,只为了拍摄一部纪录片。”

他早已不是那个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儿,用慈父的口吻说道,“我希望他追求自己的事业,享受自己的人生。”

经历过辉煌,也遭受过挫折,跌宕起伏的过往,被汪嘉伟埋藏在记忆深处。如今,身份变了,样貌变了,但不变的,是他对生活的热爱。经营好家庭,继续支持中国排球,这是汪嘉伟现在的生活状态。和他同时代的读者们,读到今天的报道,一定也会为此感到欣慰吧。

体育,总有那么一股特别的力量,激荡人心。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但愿,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健儿能接过接力棒,激励新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