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香港段首日通车:热闹与混乱的背后 “一地两检”忧虑仍在

3位高铁粉丝一早来到站门,等候历史的一刻。踏入5时的一刻,3人兴奋冲过彩带,迎接高铁新时代。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有铁路迷排队等候西九龙站开站的一刻。

中国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周日(23日)正式通车,香港西九龙站全面投入运作,来往中港的旅客,现在起可以使用高铁,来往香港及大陆多个城市。首班列车早上7时开出,约18分钟后抵达终点深圳北。

高铁香港段早已因造价过高以及“一地两检”问题,引发连串争议。“一地两检”下,香港把站内部分区域交由大陆管辖,做法备受抨击,反对派认为做法是“割地”、“损害一国两制”,但中港政府及港铁认为,“一地两检”可以“节省时间”,高铁长远有经济效益。

BBC中文记者到西九龙站采访了香港与大陆旅客,了解他们对香港高铁首日通车以及“一地两检”的看法。

Chinese policemen stand guard at mainland’s jurisdiction inside West Kowloon Terminus at the first day of service of the Hong Kong Section of the Guangzhou-Shenzhen-Hong Kong Express Rail Link, in Hong Kong, China September 23, 2018.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国大陆的执法人员在口岸区范围内执勤。

首日的热闹与混乱

首日运作的西九龙站早上开始人流密集,除了大批乘坐高铁的旅客,也有一些民众专程来感受首日通车的气氛。

港铁在现场摆放不同的布置,西九龙站变成一个旅游景点,许多家庭一家大小来拍照留念。由于第一日,旅客未熟悉站内环境和运作,港铁加派人手协助解答旅客的问题。

这天西九龙站出现零星混乱,其中,许多乘客没有注意到高铁有行李限制,被职员叫停。

按规定,高铁自携行李长、阔、高相加不能够超过130厘米,重量要在20公斤以下,如果超出限制或需托运,一些乘客结果要把行李箱留在香港,改用港铁派发的“红白蓝”尼龙袋,让他们带走个人物品方能入闸上车。一些乘客质疑,为何行李可以上飞机,但不能上高铁。

90秒看懂香港高铁站“一地两检”争议
有人专程来见证高铁香港段首日通车。 图片版权 CNS

在抵港大堂,BBC中文记者发现,不少旅客的行李箱都明显超出标准,一些乘客告诉BBC中文,在深圳北或广州南站,他们的行李也没有问题,未清楚香港的规定是否不一样。

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回应香港媒体时表示,会与中国铁总商讨行李大小规定的事宜。

BBC中文又在现场发现,取票处持续有很长的人龙,大批旅客透过大陆官方铁路售票平台购票,但现场能够取票的柜位只有几个,结果,港铁要封锁扶手电梯控制人流,以及让一些旅客不用实体票便能够入闸。

有一些排队的旅客对BBC中文记者抱怨,认为港铁准备“不周详”,低估了大陆旅客在网上购票的人数。

由于一些扶手电梯因应人流停止运作,拖着行李箱的乘客要绕道才能找到要去的地方,站内的升降机及其他扶手电梯,多度出现挤拥的人群,但秩序大致良好。

扶手电梯暂停,旅客要另觅升降机或其他扶手电梯。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扶手电梯暂停,旅客要另觅升降机或其他扶手电梯。

来自广州的王小姐从广州南站坐高铁到香港,她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绕了几个圈,才找到转乘地下铁的路径。

她坦言,成为首日透过高铁抵港的旅客是“为了好玩”,亦预示了站内会有“少许混乱”。

“站内指示牌可以再清晰一点,但事实上比大陆已经好一点,今天还好,有很多工作人员来回答旅客的问题,”她对BBC中文说。

“一地两检”是否真的方便了她呢?她说,在西九龙站抵港过关速度“挺快”,不过目前人流不多,也没有事故,难以评估这项措施是否真的很便利。

她说,广州南站距离她所住的地方有点远,日后未必会再乘坐高铁来香港。

“高铁有点贵,要两百多人民币,坐直通巴士比较便宜,时间也不见得差很远,即日来回的话,早点起床还行,那个直通巴士站离我家近一点,”她说。

有人专程来见证高铁香港段首日通车。

已经退休的香港市民陈先生与太太,则在西九龙站,准备乘坐高铁到深圳北,他们在深圳已有物业,偶尔会上去“度假”。

他对BBC中文表示,首日坐高铁是来“凑热闹”。他说他住在香港新界西的屯门区,要专程到西九龙站再转乘高铁,所花的金钱和时间也较多。

他相信,高铁主打为大陆游客服务,可以提振香港旅游业。

他说,“我觉得,真的经常来往香港、深圳的人,反而不会坐,谁会每天坐这个去深圳上班,来回要花几百块。”

而回应“一地两检”争议,他认为“没有做犯法的事情,是不用怕大陆口岸区的执法人员”,但他也指出,“一地两检”所节省的时间,其实微不足道,“本身高铁已经够快了,再有效率一点对一般旅客,真的没有很大分别。”

Tour guides greet passengers from China at West Kowloon Terminus at the first day of service of the Hong Kong Section of the Guangzhou-Shenzhen-Hong Kong Express Rail Link, in Hong Kong, China September 23, 2018. REUTERS/Tyrone Siu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导游到高铁站迎接大陆抵港旅客,旅游业界预料,未来会有更多高铁为主题的旅游产品。

种种争议

高铁香港段全长26公里,估计耗资884亿港元,是全球最贵的高铁路段,由兴建开始便已经充满反对声音。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跨境基建不是以收回成本为准则,指高铁50年营运期,为乘客节省的时间来计算回报,足以支撑整个铁路项目。

西九龙站能直达的大陆高铁站点,合共44个。

周六(22日),香港政府及港铁举行了开通仪式,由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中国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主持,林郑月娥之后与一众嘉宾乘坐“动感号”列车,出发到广州南站,再返回香港,其间有建制派人士叫“动感号,好感动”的口号。

林郑月娥表示,香港步入了高铁新时代,鼓励市民多搭高铁到中国各城市,了解当地的发展,不过由于西九龙站到北京需时近9小时,她到北京进行公务时未必会乘坐高铁,她说,公务不搭高铁,不代表高铁不够吸引力。

部分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获邀出席高铁开通仪式,不过他们全部没有出席。同日,一批示威者在西九龙站外示威,高呼“反对割地两检、反高铁、全世界最贵、全世界最废”的口号,担心高铁令香港变得“大陆化”。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周日发表社评,称广深港高铁通车是“香港反对派输了”,文章称高铁能为香港带来“巨大现实利益”,香港部分泛民力量抵制高铁,但受到香港社会的普遍冷落, 指反对派不应该“逢中必反”。

“香港市民谁不想前往内地的出行更方便,谁又想香港被排斥在内地先进的高铁网之外,逐渐在交通上边缘化,”文章说,“不能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与香港民生的现实需求过不去,搞为了政治,民生可以不要或者打严重折扣的那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