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砸 45亿元买下横山输油管 全民成油公司股东?

 

web-001

 

特约记者 方瑜

橫山輸油管(Trans Mountain)該不該興建?各方爲此爭吵紛擾了數年,就在金德摩根公司(Kinder Morgan)公司受不了而訂出5月31日大限後,聯邦政府迅雷不急掩耳地于5月29日宣佈斥資45億元買下現存的橫山輸油管,並承擔興建新的輸油管項目。這使聯邦政府從輸油管監管人成了擁有人,換句話説,全民納稅人突然都成了這條油管的股東!

45亿元合理吗?
聯邦財長莫諾(Bill Morneau)表示:「絶對合理,値得投資!」莫諾説,「這是爲加拿大的未來投資。」他強調,聯邦政府無意長期擁有輸油管,將會在適當的時候將油管轉賣給其他投資者,而一些原住民組織和退休基金已經表示出興趣。該協議已獲內閣通過,還需要得到康德摩根公司股東批準,預計8月可以完成交易。聯邦政府希望8月之前能有新的買家接手,如果沒有,康德摩根公司還是可從聯邦口袋中拿到45億元。
總理杜魯多發推文説:「我們採取行動以保障阿省與卑詩省的工作機會,將重啓油管擴建項目工程,此工程符合國家利益。」
康德摩根公司則歡迎聯邦的決定,這筆交易代表了股東和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公司員工與承包商努力將該項目推進到這個關鍵階段,現在將繼續執行這個重要的工作。
聯邦政府一腳踩進了油管中,濺起了極大的漣漪,反對與批評聲浪不絶于耳。聯邦保守黨黨領謝爾(Andrew Scheer)表示,總理杜魯多逼使納稅人爲其失敗決定買單。聯邦新民主黨黨魁駔勉誠(Jagmeet Singh)批評杜魯多政府沒有遠見,唯一的獲利者是美國德州的石油公司。他質疑輸油管擴建只帶來短期工作機會,且工作機職位少于3,000個,計算起來「創造一個工作機會竟要花政府180萬元。」
阿省省長諾特利〈Rachel Notley〉感謝聯邦力挺。她説,阿省願意投資該項目,一旦新管道開始輸送石油,阿省會注資最多20億元,投資款項將轉化爲項目股權,很有機會能獲利。

卑诗省府依然反油管
橫山輸油管換了老闆,卑詩省長賀謹(John Horgan)其實也成了股東之一,但他可不領情,繼續反抗聯邦政府、阿省政府與這條油管。賀謹説,就算聯邦買了輸油管,並無法降低日後漏油風險,堅稱將通過法律訴訟,繼續捍衛卑詩利益,保護卑詩海岸、河流與土地。
卑詩緑黨黨領韋弗(Andrew Weaver)指,聯邦政府的決定是個背叛,渥太華不該資助使氣候變化面臨風險的項目:「一個曾承諾結束化石燃料補貼,以及支持清潔能源的政府,不應該花費數十億元公帑,購下輸送化石燃料的油管計劃。」
支持輸油管的省自由黨黨領韋勤信(Andrew Wilkinson)表示,賀謹選擇與阿省對著干,並跟渥太華在擴建油管項目上引發《憲法》危機,最後讓全民都攤上責任,是令人尷尬的結果,這充分顯示出賀謹在這議題上缺乏領導力。
曾任聯邦自由黨卑詩省分部主席,來自維多利亞市的David Merner則在聯邦政府宣佈購買油管決定後,決定退出爲之效力30年的自由黨,轉而加入緑黨。Merner表示,他無法接受自由黨一個接一個的收回根本性的競選承諾。自由黨早先放棄選舉改革就已經讓他深深失望,輸油管對他來説是”讓杯子滿溢的最後一滴水”。Merner的決定被外界視爲是輸油管爭議”濺到杜魯多身上的第一滴油”。

原住民业界学界意见不一
卑詩大學政治系敎授Kathryn Harrison認爲,聯邦收購橫山輸油管後,經濟風險仍在,因爲仍無法阻止卑詩省府繼續採取憲法挑戰,要求法院厘清管轄權問題。此外,原住民法律挑戰,還是會繼續。
卑詩大學憲法敎授Margot Young則説:「我認爲聯邦政府購買管道項目,對目前憲法挑戰沒有多大改變,這包括與原住民磋商,以及管道管轄權問題,都有相關。而且,聯邦收購橫山輸油管,勢必激發民眾對該項目的反對。」
阿省卡爾加里大學經濟系敎授Trevor Tombe則持不同意見。他透過推特Twitter表示,雖然收購橫山輸油管並不理想,但此時此刻是正確的。這不是社會主義或國有化産業,而是一個暫時措施,稍後會轉售,因爲政府沒有其他選擇。他認爲「今天的交易對納稅人來説風險有限,購買價格是正確的。」
有卑詩原住民部族有意購入油管項目,也有部分部族反對。卑詩奇姆(Cheam)部族領袖Ernie Crey表示,幾個原住民部族正在認眞考慮購買橫山輸油管及其擴建項目的股份。卑詩奇姆部族在溫哥華以東約100公里,他説:「很高興聽到這消息。這不僅意味著我的社區,還有其他42個直接在管道上原住民社區,他們的工作及日常生活都受到管道的影響。」卑詩奇姆克雷是43個原住民部族之一,它們之前曾與金德摩根就油管項目簽署了協議。
華杜迪原住民(TsleilWaututh First Nation)的Rueben George表示,橫山輸油管所有權的變化,並不會改變他社區對油管擴展項目的反對立場。
金德摩根公司股票直落
雖然不少人憂慮聯邦政府成了冤大頭,納稅人埋單數十億元,但看在投資圈金融界眼中,首先遭殃的是金德摩根加拿大公司(Kinder Morgan Canada)。
投資公司Edward Jones分析師羅蘭(Jen Rowland)則認爲此結果對金德摩根公司是壞消息,因爲沒有這條油管,該公司的增長前景不佳。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CIBC分析師率先將金德摩根公司的股票目標價格從22元調降到17元,分析師報吿指出,雖然金德摩根加拿大公司可獲得45億元現金,但無法彌補失去油管的長期利益。宣佈賣出橫山輸油管後,金德摩根加拿大公司股票連續幾天下滑,跌破16元。
皇家銀行(Royal Bank)的分析師稱,聯邦政府可能多花了12億元買這條油管,不過如果該項目能按計劃並按預算完成,納稅人可以回收投資。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 Investor’s Service〉亦評估,只要能順利建成,納稅人穩賺不賠。卡爾加里大學政策學院敎授Richard Masson説:「如果能夠按時建造這個項目,而且沒有出現重大成本超支,這將是一個非常有價値的投資。」 但聯邦並不想長期擁有,希望在8月要完成交易之前, 就能找到新買主。

谁可能接手?
根據財長莫諾的説法,已有原住民團體與退休基金等正考慮購買此項目。
有專家分析,首 先會出手的潜在買家其實是金德摩根公司!
華盛頓Height證券公司的分析師Katie Bays表示,金德摩根公司很清楚,輸油管是明擺著的利益,只要這條油管能順利施工,根本沒有風險。所以若能在政府擔保下讓這條油管擺脫政治與司法的障礙而繼續前行,金德摩根公司很可能會回購。不過金德摩根公司拒絶就此猜測發表評論。
如果金德摩根公司不想要,還有一些曾涉入這條輸油管的投資者可能會有興趣。位于美國休士頓的金德摩根總公司去年成立加拿大公司主導橫山輸油管項目時,在公開招募股權之前,曾先接觸一些私募基金公司,當時吸引了美國私募股權公司ArcLight Capital Partners和澳大利亞IFM Investors Pty Ltd.的興趣。最終是總部設于多倫多的布魯克菲爾德資産管理公司〈Brookfield Asset Management〉成爲金德摩根加拿大公司最大投資者之一。分析師指出,ArcLight、IFM與Brookfield等公司都非常瞭解橫山輸油管的情况,所以很可能會出手投資。
在養老基金中,安大略省市政雇員退休系統(OMER)和阿省投資管理公司(AIMco)也可能對這個項目感興趣。
OMERS的基礎設施部門投資了多個輸管道項目,包括捷克共和國的NET4GAS sro,英國和西班牙的CLH管道系統以及英國的Scotia Gas Networks。OMERS今年1月任命Michael Ryder擔任基礎設施部門〈OMERS Infrastructure〉的高級董事總經理。Ryder之前任職美國私募股權投資巨頭黑石集團,他負責領導該公司的能源投資戰略,是能源投資圈響叮噹的人物。但OMERS不願評論橫山輸油管項目。
AIMCo基金公司發言人Denes Nemeth拒絶評論AIMCo是否有興趣投資該項目,但提到支持政府採取提高投資者信心和應對市場不確定性的措施。
本國最大的退休基金-加拿大退休計畫投資管理委員會〈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首席執行官Mark Machin説:「如果這是個好的投資機會,我們會認眞看看。」
加拿大第二大退休基金- 魁省儲蓄養老金計畫〈Caisse de Depot et Placement du〉上個月披露它擁有Kinder Morgan Canada共1020萬股股票,使其成爲母公司之外最大的投資者。但其發言人拒絶評論Caisse是否考慮進一步對此輸油管投資。
投資公司Canaccord Genuity分析師葛莉森(David Galison)認爲,渥太華需要向任何願意接手的買方提供工程保證與財務補償,才會讓投資者有信心。他之前的硏究報吿提到,如果有足夠的政府保證,安橋(Enbridge)與橫加(TransCanada)兩家能源管道公司可能會成爲買家。
但亦有市場分析師評估安橋與橫加兩家輸油管道公司不可能購買橫山輸油管。多倫多資産管理公司Brompton Corp擁有安橋與橫加的股票資産,其分析師Laura Lau説,橫加公司的Keystone XL輸油管線已經延遲了大約10年的時間,而安橋公司的3號線更換和擴建工程也在等待明尼蘇達州的一項重要裁決。兩家公司目前的財務情况都比較緊張,例如安橋去年收購Spectra Energy Corp.已出現虧損,而橫加則在5月初剛被標準普爾信評公司調降財務評等。它們都有自己的項目亟待解決,不適宜分心在新項目上。兩家公司的發言人則都提到,公司目前沒有討論到橫加輸油管的問題。

成败风险并存
政府投資項目 輸贏皆嘗過在未找到買家之前,納稅人都得共同承受這幾十億、甚至上百億元的投資項目,難免令人膽戰心驚。而過去歷史經驗也證明,一切都難説,因爲政府投資商業項目,有成功也有失敗的經驗。
70年代新不倫瑞克省(New Brunswick)爲了挽救Bricklin汽車公司打造的極致跑車夢,當年出資2300萬(折合今日1.025億元),沒想到一切打水漂,最後慘敗收場。
80年代,紐芬蘭省政府與卡爾加里商人Philip Sprung決定合作在St. John城市建造一個新科技溫室栽培場。Sprung聲稱,此高科技水培方法可以比傳統方法更快地生長植物,爲當地消費者提供全年新鮮且價格合理的蔬菜,還可出口,創造就業機會。沒想到,花費納稅人2200萬元之後卻崩盤,連當時執政的進步保守黨都因此丟了政權,成爲該省歷史上最糟糕的投資項目。
卑詩省府在90年代則發生最臭名昭著的投資項目-快速渡輪。當年建造三艘渡輪耗資4.5億元,根本不合用,最後只拍賣約2000萬元。
不過也有幾個政府臨時出手的紓困投資案賺了不少錢, 其中一個是2009年聯邦政府與安省政府共同出資紓困通用汽車, 2013年政府轉售股票,進帳逾10億元。
聯邦與魁省于2016年紓困龐巴迪公司, 本來被大家唱衰的C系列飛機突然獲得有大進展, 連連接獲訂單,龐巴迪股價大漲,如今帳面上政府可是獲利豐厚。
上個世紀90年代,Hibernia石油公司瀕臨破産,聯邦政府投資近30億元,後來回報亦相當可觀。
橫山輸油管大事表:
1953年10月– 1,150公里長的輸油管建成,從阿省埃蒙頓至卑詩省本那比,每日運油量15萬桶。
2006~2008年 – 輸油管運量不斷增加,日運30萬桶。
2012~2013年 – 金德摩根公司2012年決定擴建油管,展開公眾諮詢後,2013年向國家能源局提交計劃,預定2017年動工,2019年竣工。
2014年11月 – 抗議行動發酵,逾100人在本拿比山抗議活動中被捕。
2016年5月 – 國家能源局有條件通過橫山輸油管申請案,提出157項要求。
2016年11月 – 杜魯多政府正式批準橫山輸油管與3號線管申請案,但否決北方門戶輸油計劃。
2017年1月 – 省自由黨政府認爲橫山輸油管已符合省府的五大要求,負起環保與利潤分享責任,宣佈核準油管。
2017年5月 – 省選變天,新民主黨在緑黨支持下上台執政,決定盡一切努力反對該油管。
2017~2018年 – 2017年8月起,省新民主黨政府開始運用不同司法工具對抗輸油管。溫哥華與本拿比市府隨後加入司法戰局。抗議潮一波波。阿省與卑詩省兩個省政府爲此撕破臉,開打貿易戰。
2018年4月8日- 金德摩根公司宣佈,限期聯邦與省府在5月31日前清理政治障礙,以評估是否將繼續興建油管。
2018年5月29日 – 聯邦政府宣佈45億元買下橫山輸油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