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GDP增速”的一点困惑

杨 博

GDP是一个英文缩写词,即国内(年)生产总值。可能是图方便或是体现“与国际接轨”(或顺应“潮流”),中国大陆媒体人、专家学者,甚至政府领导人,凡论及国内生产总值皆以GDP代称之。本文所议之困惑与此无关。又,媒体上近期时有关于2015年“GDP增速”官方和非官方的各种说法,聚焦在能否达到7%的预定增速目标。能或否,年底统计数据一出来,答案即可见分晓。故也无从引起困惑。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在于咱们的政府为什么每年要制定一个GDP增速目标?
中国大陆媒体上常有报道西方各国(央行和经济界人士)预测和实际达到的GDP增长率,但却鲜见还有哪个国家政府每年去制定一个GDP增速目标。这当然不是说西方国家不做的事情中国也不应该做。外国(政府)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自有他们的道理。和中国(政府)应该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并没有逻辑上的相关联之处。如今到国外转过几圈的中国人(政府官员、普罗大众、“学者/专家”)如过江之鲫。凡说点什么中国的事情,多会情不自禁地扯上外国如何如何,尤其是美国和日本如何如何。可是除了显示他/她们的“见多识广”之外,却常常并无半点“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功效,且不去说外国是否真像他们说的那样。外国人啃他们的面包和芝士或牛排,咱中国人还得吃咱的米饭加佐食荤素小菜。
细细想来,制定GDP增速目标并非轻而易举或随心所欲之事,原因在于经济发展的不确定因素太多而且不以人的意志左右。如果目标定高了,达不到,会徒增烦恼。如果目标定低了,不仅没意思,还有可能引起恐慌。若大个中国,地区差别显著。有些发达地区至今仍有两位数的GDP增长率,有的地方则是有此心却无那力。如果排除中央政府不考虑各地经济状况而自行决断的可能,制定一个GDP增速目标还得整出一个平均数来。于是一堆很聪明(或者并不很聪明)的谋士就聚在一起,费尽心思去制定一个“合理”的增速目标。目标制定出来了,掌门人还得费尽心思去想一想是否靠谱,然后方能昭告天下。
制定一个GDP增速目标不容易,目标制定出来之后麻烦更多。首先,既然是个目标,就要想方设法去达到。于是就会出现不择手段、不计后果那种情况的可能。亦或是在账面上下功夫,实际经济状况又是另外一回事。当然,如果事遂人愿,比如2015年达到预定的7%GDP增速目标,那自然是皆大欢喜。领导有方自不用多说。有人甚至会把“舒心丸”当作“补药”说得天花乱坠。(比如:“哪怕是5%增速,仍然是世界第一。”)但是,如果天时地利不佳,虽有人和,经济增长乏力,目标会落空。那就要想方设法去说圆,比如“四舍五入法”,再比如“从来没有说过要死守7%”。想想,假如没有那个预定增速目标,怎么会有那些烦恼呢?
回想一下,那几年没有什么增速目标,增长率连年两位数(代价自当另说)。如今制定了增速目标,却只见年年在往下调。10%有一堆话,8%又有一堆话。如今7%了,还能找出一堆话。没有那个GDP增速目标,就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了?其实,稍稍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如果增速达到7%,也不是因为有了一个增速目标才会有的结果。最多只是制定目标恰到好处罢了。如果有可能比7%更快一些,也没有道理因为有那个目标所以硬要止步不前。更进一步说,政府应该把所有聪明才智(或众多臭皮匠的脑子)都用到制定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和措施上去,方为实干。把经济政策和措施制定好了,经济列车就能得到助动力,增长速度自然就会上去。GDP只是经济发展结果的一个标志而已,其本身根本没有任何推动力。为什么非要本末倒置,把它弄成“目标”呢?能有点什么实际上的好处呢? 想来思去,困惑不解。
以上所述仅是愚人之见。聪明一点的人就看不明白么?这也是困惑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