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明天就要入籍之前

明天是我宣誓入籍的日子,多年的願望就要實現了,就像當年出嫁一般,心中充滿了期待、想往與激動。有人説我這回要當“叛徒”了,那是別有用心,是故意找茬。
時光如梭,轉眼之間來加拿大已經4年多了。我一直是把4年前登陸加拿大的那個日子,作爲我新生命又一次開始的起點,因爲從登陸的那天開始,在我的生命歷程中,再一次開始了學走路、學開車、學説話、找工作等等一些列曾經在我的前半生中早已經歷過的事情。發自內心地感恩上帝,是他讓我有機會,用一生的時光,活出了兩生的歷程。這樣美好、這樣豐富多彩的人生,不是每個移民都能懂得都能體悟到的。
記得我剛來的第一年,第一次在家庭醫生哪里做了體檢,當時家庭醫生問我,“你婦科沒問題吧?還檢查嗎?”我立刻非常自信回答:“沒有問題,不用檢查了”。然而過了半年,一天突然接到家庭醫生辦公室的電話,説“我們接到衛生部的來信,要求我們爲您做婦科檢查,因爲您的年齡在某些疾病的監控範圍”。
當時聽着電話那一端説的這些話,我的眼淚一直在眼眶里打轉,那種被人尊重、被別人當人看的感動,猛烈地撞擊着我渴望已久的心!也許別人理解不了,這—正是我堅定不移要移民加拿大,我一直渴望得到的東西。你不會又在笑話吧,我這個人特別容易感動。有人關心,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我這個人身體上缺鈣,生活中缺愛。
整個加拿大這么多的移民,一個女人沒有做婦科檢查,衛生部會發信問詢和要求?!這在中國,不要説衛生部,就是市、區衛生局或者本單位也是不會有人過問的!誰會拿普通老百姓的事兒當事兒呢?4年來類似這樣的感動還有許多,我一直很感嘅,咱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我在中國沒有享受到多少,而在“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卻享受到了不少呢。我知道這話遭駡,但還是忍不住要説呀。
因此儘管在初來乍到的前半年找不到工作,隨身帶來的5000塊錢,花的只剩下500塊,而我那個月還沒有交房租;儘管在登陸之後的前三年中,我一個人背着背包,奔走在異國他鄉陌生的土地上,遭遇了許許多多在中國根本就稱不上困難的困難;儘管在工厰打labor的過程中經常會受到來自那個地方和那個地方,那些大字不識一個的某些中國人的欺侮,但我要在這塊土地上堅守終生的信念和決心始終都沒有動搖!
因爲我知道,這是我爲自己選擇的移民路上,必須經歷的過程。我不是好高騖遠之人,我相信,通過我的努力,通過我踏踏實實的辛勤勞作,在加拿大這片美麗的土地上,我一定會收穫我夢寐以求的夙願。我是不是有點傻?但是我這個可是眞心話呀。
恍然間4年已經過去了,我感受到這4年是我一生中最輕鬆快樂的美好時光,遠離了中國大都市的喧囂,遠離了機關內部的勾心斗角、飯局酒場的逢迎阿諛的諸多煩惱,雖然打labor工賺錢很辛苦奔忙,但精神上的輕鬆與內心的充實讓我感到無比地快樂。
來加拿大4年,有機會讓我重新思考和定位,眞正的人生價値是什么?作爲加拿大永久居民,享受到了很多在中國從來沒有享受到的經濟上和精神上的待遇,因此一直想回報加拿大、爲加拿大做點什么,尤其是從去年二月份遞交了入籍申請之後,這種願望就更強烈了,於是便想到了各國骨髓移植和器官捐獻的困境,尤其是海外華人的骨髓配型和器官移植配型以及醫學硏究,因爲可選範圍很小,就更加困難。
但上網一查,得知我的年齡已經超過了骨髓移植的年限,那么就只剩下器官捐獻了。令我感動的是,當我把這個決定吿訴家人的時候,家人也都非常支持我的決定。於是塡寫捐贈表格並簽字,所有的器官包括皮膚從我遞交捐贈表格的那天開始,已經不完全屬於我自己了。
我知道有人要追着我笑話我,多情善感,就是入個籍,有啥説的。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入籍其實就是和出嫁一樣的,你愛父母,但是還是要離開。我愛中國,但是我要變成加拿大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