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欧贸易争端 远未彻底平息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欧盟(EU)在白宫玫瑰园达成贸易战停火,在短期内避免了跨大西洋贸易战升级,受到了从柏林到华盛顿等地担心贸易战经济影响的人士的欢迎。但美欧距离实现长期和平仍很遥远,并且这种和平还容易被美国总统的反复无常打破。
周三特朗普与欧盟的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白宫宣布美欧贸易战停火,双方达成协议,呼吁就消除与汽车以外所有工业品相关的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展开讨论,并共同努力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
这对容克而言是一场胜利,根据协议,双方在商讨期间将暂停任何新的关税,包括特朗普威胁要对进口汽车征收的20%关税。
对特朗普而言,除了在因自身贸易政策受到国内批评时取得了一场短期政治胜利外,尚不清楚他还能从中得到什么。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很快就开始把这次协议宣传为一项重大突破,以及对特朗普强硬贸易政策合理性的证明。
周四特朗普在爱荷华州对听众说:“农民们,我们刚刚为你们打开了欧洲的大门。你们不会对特朗普太生气的。”特朗普的这番话掩盖了一个事实——本周的美欧协议其实未针对广泛讨论农产品作出任何承诺。
分析人士的反应更为平淡。
“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会让我们回到 (美国对钢铝新征收的) 关税(在今年6月1日生效)之前的状态。”曾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贸易顾问、 现供职于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的菲利普·利维(Philip Levy)说,“这并不是一项很大的成就。”
参加本周三在白宫举行的美欧会晤的欧洲官员是带着低期望值来的。参与讨论或者听取了讨论情况 介绍的人士表示,在会晤前,特朗普的助手们传达出了相互矛盾的信号。可以想到,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鹰派人士采取了强硬的路线,而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等推崇自由贸易的人士提出了达成协议的可能性。
但特朗普很快就宣称他想要敲定一项协议,这让欧洲人感到惊讶。双方仅用不到3个小时就定下了一份一页长的联合声明,这份声明制定了关于进一步推进讨论和关税战停火的模糊的计划。
特朗普在宣布此事时拿他所说的欧盟承诺将购买更多美国大豆和液化天然气(LNG)大做文章。而周四欧洲官员表示,欧盟代表团所做的不过是向美国总统陈述全球市场的现实。
欧盟本身并不购买大豆或者天然气。在中国对原产美国的大豆加征25%关税并决定转而从巴西购买以后,美国大豆的价格下跌,这使欧洲的私营买家开始购买更多的美国大豆。
周四一名欧盟官员说:“我们并没有迈向苏联式的经济模式,是市场的力量(导致购买变得更多)。”
同样就液化天然气而言,欧洲企业一直在建立新的终端和基础设施,并且多年来一直在宣扬购买更多美国天然气可对冲一些欧盟成员国在能源上对俄罗斯的依赖。欧盟官员主张,欧盟进口更多美国天然气的主要障碍是美国的出口限制。
特朗普有充足的理由想要达成协议。他一直面临来自美国企业、农民和其他共和党人的压力,他们担心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会损害经济。目前特朗普尚未落实任何他承诺过的、经过大幅修改的贸易协定。
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因为过去特朗普会在重新考虑以后很快解除他的副手们制定的贸易协定。
今年5月,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接见了习近平的最高经济特使刘鹤,双方进行了会谈。数天后,华盛顿方面宣布,因为北京方面承诺将购买更多的美国大豆及其他农产品、天然气和原油,美国将“搁置”与中国的贸易战。
在美国国内批评特朗普对中国太软弱后数天,这一协议被推翻。
中国是美国的强力对手,欧盟则是美国的盟友,因此与美中贸易相比,美欧贸易的政治含义是截然不同的。然而,专家警告称,即使只限制在工业品领域,落实一项跨大西洋贸易协定很可能是十分复杂的。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美国驻欧盟大使的安东尼·加德纳(Anthony Gardner)称,本周宣布的协议是一种“有用的姿态”。
加德纳表示,在2013年启动、现在已经冻结的TPP谈判过程中,欧盟和美国已经同意取消对97%的产品征收的关税,因此这个目标是可以达成的。但考虑到美国本身有很多政治敏感因素,消除非关税壁垒是一种“空想”。
美欧合作推进WTO改革的承诺“是人们乐于听到的,也完全符合逻辑”,加德纳说,“但这与这一届政府迄今为止为从内部摧毁WTO所做的一切完全相悖。”
这一次的情况可能是不同的:过去美国的那些协定都由特朗普的助手们达成,而这一次的协议基本上是特朗普本人的杰作。
(译者/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