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治文的“残疾人”为何那么多

最近不断听到一些朋友提及载着患病或者残疾的家人去列治文饮茶、吃饭或者参加活动,各个停车场残疾车位经常爆满的情况。他们说,现在即便有残疾证,他们去列治文也通常不带了,因为根本没有残疾车位可停。

笔者不信,在上个周末中午去帝国中心实地勘察,确实所言不虚。因为好奇于这么多残疾人出没列治文,我就在停车场想探个究竟。过了半小时左右,分别有两个中年人出来把车辆开走了,大致的情况看,对方并无明显肢体残疾迹象,至少走路没有问题。我猜想可能是家属有人残疾。有一些人告诉我,他们经常看见完全健全者持残疾证将车辆停在残疾车位上,然后扬长而去。

看来,这并非是残疾人多的问题,而是残疾证持有的家庭成员在胡乱消费便民服务项目。这些人群也并非列治文一地,其他各个城市汇聚列治文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列治文有众多的中餐馆,华人非常喜欢扎堆聚在这里喝茶聊天。当然,衡量是否有残疾,光靠我们外行人目测是不行的,或许有些人的残废是在身体的其他部位,但只要不是脑部残废,任何人若在残疾人不在的情况下,占用残疾车位都是需要谴责的。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家庭可以依据其成员的实际情况,领取残疾人停车证,但这种资源一旦遭到滥用,其负面效应将会非常严重。

表面上看,这只是个车位问题;其实,这是社会诚信制度遭受攻击的事例。加拿大社会以人与人相互信任所形成的对人的关爱、对人的帮助制度,正由于一些人这种伤害,面临重大的挑战。

由此类推,其他类似的社会服务和社会援助,一旦被不符合条件的人占有,那么真正需要支援的人群,就会面临新的困难。这些年,我们经常看到,在食物救济团体派发食品的对象中,经常出现根本不是经济困难、只是想贪点小便宜的华人面孔。在低收入老人屋的排队申请者,也有家境优良、子女年薪都在数十万的富裕家庭的成员。过度的消耗社会紧缺的救助资源,将造成供需关系的恶化,同时改变这种关怀体系的运作节奏。

列治文出现的残疾车位疑似被健全者占用的问题,说明我们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正在降低,随着新移民的不断增多,那些我们深恶痛绝的不良习气,正在华人聚居地重新抬头。这不仅是我们最不愿意见到的,同时,也是加拿大社会最感头痛的。假定任这种现象泛滥,各种检查和限制措施就会接踵而来。到头来,那种人与人相互信任的关系,就会被彻底打破。

列治文是华人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我们华裔的一张名片,虽然违规的事情不一定都是我们华人干的,但我们的嫌疑会更大一些。但愿,列治文的残疾人会变得少一些,让残疾车位不再那么拥挤。

本文说理太多,并不幽默。不过,若有人真要问我,为什么“残疾人”多了,我想说的是有些人思想深入有些问题了,那就难免会出状况,难道“脑残”不是残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