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联邦预算案公布 你的钱包缩水了吗?

特约记者   方 瑜

bill-morneau-justin-trudeau-federal-budget-2017-14996593-sean-kilpatrick-cp-resized

 

 

 

 

 

平淡的预算案
你是個習慣會抽菸喝酒、搭巴士坐捷運的人嗎?那你眞的倒楣了,本周剛剛公佈的聯邦預算案,會讓你的荷包大縮水,因為菸酒稅漲了,大眾運輸工具的開支卻不能抵稅了。
這是自由黨政府的第二分預算案,延續去年的預算案基調,強調的還是用赤字救經濟,但沒有稅務上的重大調整,所以對普羅大眾似乎沒有太多實質的影響。

预算案十大
要 点:
1. 即將完結的2016-2017財政年度,會有230億元赤字,2017-2018年度的赤字有285億,包括30億元應急基金。渥太華預料,未來幾年都是高赤字,2021-2022年度的赤字降至188億。
2.未來11年為全國可負擔房屋政策撥款112億元。
3. 未來11年撥款201億元用以全國交通基建項目,其中包括22億元用於大溫地區交通工程,天車千禧線(Millennium Line)於百老匯街延伸段的建設,以及素里市輕軌線都將受惠。
4. 重視創新科技、加強職業技術培訓。例如3年撥款4億元鼓勵新的創新發展,又在未來6年,向各省提供合共27億,協助國民接受技術培訓、創業,以及獲得就業輔導。2018至19財政年度,當局會設立試驗計畫,向準備進修的成年人,提供學生貸款。
5. 致力吸引國際人才。將推出為國際人才提供2週內拿到來加拿大簽證的策略。從下個月起,聯邦政府還將為因學術交流、公司間技術交流等原因來加拿大短於30天的國際專業人才,實施免簽證的優惠政策。同時將成立25個為紀念加拿大150週年而成立的科硏項目,以吸引世界頂級的學者和硏究人員來加拿大工作。
6. 5年為原住民社區撥款34億元。
7.原定84億元的國放設備資本支出將延遲至2035年。
` 8. 10年撥款70億元投資在國內家庭,包括在2019年之前設立4萬個新的資助託兒名額。產假會有新安排,嬰兒的父母會繼續獲得相當於12個月的保險金,但是他們可以選擇把產假「攤長」至18個月。
9. 親人看護者〈caregivers〉從明年起可以最多獲得15週的假期。
10. 強調性別平等。包括撥款1億元發展反對性暴力策略硏究,致力男女薪資平等。也特別撥款設立處理LGBTQ事務的辦公室。

个人六大影响:
1. 上調就業保險金EI的供款額,國 民每100元收入將要供款1.68元,較早前上調五分。
2. 增加酒稅和煙草稅。每條香煙的稅會增加53分,到21.56元;酒稅就會上調2%。
3. 巴士捷運月票的稅務優惠將會在7月1日取消。
4. Uber等分享交通工具將與傳統出租車一樣,需徵收GST聯邦服務稅。
5.有71年歷史的加拿大儲蓄債券計畫將成為歷史。過去該債券計畫是保守型投資人的靑睞標的,但如今該計畫的利率僅約0.5%~0.8%,比GIC儲蓄保本的1%還要低,不受市場歡迎、投資效益降低,因此政府決定取消。
6. 投資利得稅〈Capital Gains Tax〉按兵不動。目前投資利得稅為50%,之前有消息透露聯邦政府有意提高稅率至75%,引發多倫多金融市場憂慮與反彈,最後預算案沒有改變該稅率,但財長並未鬆口是否未來都不會更動。

赤字預算究竟好不好?
2015年聯邦大選,自由黨能贏得勝選的關鍵是打破保守派堅持平衡預算的觀念,大膽地採用擴大投資、以赤字救經濟的模式。選票證明,選民並不擔心赤字,只要經濟朝上行趨勢,幾年赤字不是問題。問題是:多大的赤字是選民心中所能接受的?多大的債務是國家整體財政能承受的?
猶記得在選舉之前,杜魯多喊出的是每年100億元赤字,連續三年,但2019年可望平衡預算。 但執政後端出的第一分預算案,首年赤字不是100億,而是兩百多億, 一年半後的今天,赤字再度膨脹至近300億。何時滅赤呢?過去的說法是2019年平衡預算,但如今已經不談平衡預算的“時間表”, 財政部長莫諾〈Bill Morneau〉 現在的說法是強調國債佔GDP全國生產總値的比率“依然穩健”。
過去加拿大的國債與生產力總値的比率約在28%~30%,如今增加至31%,但財長莫諾表示,加國的國債比在世界已開發國家來說還是低水位。 雖然這個比率在未來兩年可能逾32%, 但是之後會開始下降,到2021-22年度降至30.9%。
他說:「民眾會看到政府能夠顯示淨債務與本地生產總値比例的下降,這是我們財政定位的重點,我們將來還會繼續採取這種方式。」
曾任敎於西門菲沙大學會計系的時事評論員謝堅說,債務並不可怕,試想一下,大多數的家庭都是舉債的,會有房貸、車貸等,只要是能夠有足夠的還債能力,不需要擔心。況且現在低利率時代,一般金融專業人士都鼓勵有意做生意投資者可以舉債來擴大自己的經營規模,經營國家也是相同道理,只要是在經濟財政的掌控範圍內,不需要因為赤字而憂慮。
但加拿大納稅人聯盟卻不以為然,稱預算「沒有為消除赤字提供明確的財政途徑」。全國總監Aaron Wudrick認為: 「自由黨競選時的口號是帶來『眞正的改變』, 但連續兩年的預算, 我們看到與前朝政府對比, 帶來的最大眞正改變是:『不再談恢復平衡預算的計劃』。
如果無止境地擴大舉債, 將下一代資金也花費掉,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表現。」
Laval University大學經濟學敎授Stephen Gordon則用數據對比現任總理父親老杜魯多的執政年代,發現老杜魯多時代對債務比率的控制是有鬆有緊的,最初執政時國家的債務比25.6%,之後一路降至18.6%,但下台前的債務卻又升高至27.9%。Gordon希望總理杜魯多也能有父親當年調控經濟的能力,但是也不忘提醒自由黨政府,人民的忍受是有限度的,如果發現債務持續膨脹,卻又看不到刺激經濟效果,最後只能換黨做做看。

不见亮点缺憾却多
就在我們公佈預算案的前幾天,美國特朗普政府先公佈了預算案,一分重視「美國優先」的預算;而在我們公佈預算案的當下,英國則又發生了恐怖襲擊事件。可見,這是個詭譎多變、災難不斷的關鍵年代,但是我們的預算案似乎對掌握如此動盪局勢有點疏離。
1. 川普不確定性太多,加拿大冷眼瞧?對著幹?
(下轉A3版) 杜魯多政府當然知道美國經濟政策對加拿大影響有多大,因此在川普執政後,已經派了不少經濟要員穿梭美國,但政府似乎決定以不變應萬變,在這個預算案中對美國影響隻字不提。
菲沙硏究所經濟分析師Charles Lammam與Jason Clemens批評,政府的不作為只是導致國民更多不安全感。因為擺在眼前的是美國可能開徵邊境稅、將設定購買美國貨條款、甚至重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政府卻沒有擺出充分因應的姿態,刻意忽略房間裡的大象,簡直是鴕鳥心態。
Dominion貸款中心首席經濟師Sherry Cooper則說,理解政府的謹愼,因為特朗普的不確性因素太多,甚至可能只是發一個推文,就搞得人仰馬翻,如此難以捉摸,還不如先審愼觀望。雖然美國打噴嚏、加拿大必感冒,但過度將焦點集中於此也無濟於事,暫且先行自己的路,萬一有變再做打算。
此外,特朗普政府對北約盟國的國防支出比率太低已經大表不滿,揚言各國不出錢,休想只靠美國保護,希望各國的國防預算能佔GDP的2%,而加拿大國防預算只佔GDP的1%,早就被特朗普點名,沒想到這分預算案中,只花了一頁半篇幅提到國防預算,不緊預算比重依舊1%,還把85億設備支出延緩至2035年。
2. 石油價格持續低迷,應對力足夠嗎?
石油價格究竟要低迷多久?恐怕又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卻是加拿大嚴重的心頭痛。經濟學家預測,如果油價不是50美元一桶,而是80美元的話,每年聯邦預算可以增加至少50億元收入。或許對聯邦來說,油價多少對於直接的稅收影響不是太巨大,但是別忘了,石油對加國很多產業的連動性很強,阿省經濟首當其衝,沒有石油利益滋潤,阿省失業率高漲、房市低迷、消費力大降,政府不僅方方面面稅收都受影響,還需要補貼更多資金扶持阿省。
加拿大石油商協會主席Tim McMillan語帶諷刺地說,要不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對Keystone輸油管計畫帶來好消息,石油業根本看不到未來,因為在這分預算案中發現聯邦政府根本不關心石油業。
預算案中刪除了石油商的稅務優惠,鑽井探勘費用不再享有一次性的直接稅務扣減額。Tim McMillan說,這對小型油商來說傷害最大,因為他們的探勘成本沒有辦法下降,很多公司都於是腹背受敵、內外交迫。McMillan說,外界每次都只批評政府提供石油商稅務補貼,卻沒有想到石油商每年上繳150億元的特許費與稅收給各級政府。加拿大石油服務商協會主席Mark Salkeld也說,政府不該落井下石,當前石油業困境時刻,政府只要略施援手,就可以讓產業延續、幫助更多就業者,是以小搏大的契機。他說,扶持綠色能源產業與資助傳統油商並沒有衝突,但預算案卻只看到政府大增綠色能源資金,而硬生生砍掉了油商的稅務優惠。
3. 撥款項目增,效益如何評估?
加拿大皇家銀行首席經濟學家Craig Wright不反對灑錢救經濟的方針,但是他希望政府要有追蹤效益的工具,才能為下一次預算撥款做更精準的策畫。因為最初的合理規劃與最後的實質成效不見得能完全一致,所以政府需要檢討季度與年度效益,不能永遠只是先行動、再思考。
渥太華大學財政硏究中心也舉例說,幾乎每屆政府都會提到創新科技、新興產業的重要性,因此每年創建了許多相關資助項目,今年又強調是個「創新預算」。但是如今聯邦政府每年已經有147個大大小小不同的創新計劃,例如:創新與技術計畫〈Innovation and Skills Plan〉、加拿大影響基金〈Impact Canada Fund〉、策略創新基金〈Strategic Innovation Fund〉等,這些項目執行成果究竟如何?新設的基金如何取代或彌補舊有基金的不足呢?政府似乎欠了交代。
4. 重視性別平等的預算,流於形式?
杜魯多政府一上台就強調兩性平權,所以創下內閣閣員首度達到男女比率一致的情況,如今出台的這分預算案,也首度把性別平等的概念納入。
有鑑於之前發生政府公務部門、皇家騎警、消防系統等單位出現性騷擾問題,甚至家庭性暴力屢屢發生,因此自由黨決定未來5年內撥款1億元,制定一個基於反性別暴力的國家戰略。政府將在樞密院辦公室設立專責負責LGBTQ問題的專員,希望更好地維護LGBTQ族群的平等權。政府也強調延長產假周期、加強托兒服務等。
的確是有資金,但是撥款的方式能否眞正拿到目的呢?例如只是讓父母可以將12個月的產業延長均攤到18個月,對於刺激男女共同照護的理想沒有幫助。反而是魁省的做法最實際,讓父親享有額外5周的70%帶新產假,如果父親不想休,就是自願放棄,母親不能代休。至於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一直存在,加拿大的男女薪資不均等現象名列OECD經合組織排名中最糟糕的國家之一,但究竟如何消除這個現象呢?政府口號喊得響,似乎執行力不佳。
5. 消弭稅務漏洞、縮小貧富差距,還是停看聽?
自由黨政府一直提倡縮小貧富差距,所以宣示會加強稅務上的不公平現象。之前有意增加投資利得稅、可能進一步對炒作房市者有進一步規範,安省都已寫信建議聯邦要靠改變稅制來冷卻房市,但財長莫諾最後選擇停看聽。這是否能讓期待公平的民眾感到放心?期待若一再落空,會不會成為憤怒?
當然,聯邦政府像是一艘大型坦克,它不能隨意快速改變方向,但恐怕國民也不希望看到一個持續平淡前行、缺乏砲火戰鬥力的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