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各大城市争抢亚马逊 温哥华志在必得?

特约记者 方瑜

 

Untitled-2 copy

谁家“梧桐树” 引得凤凰来?

温哥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最近加拿大幾大城市的市長都在“比美”。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說溫哥華是全加拿大最具競爭力的城市;多倫多市長莊德利〈John Tory〉說再也沒有比多倫多更棒的城市了;卡爾加里市長NaheedNenshi高聲說「誰會比我更好呢?當然要選我!」
市長們大拋媚眼、自我感覺良好,主要是想與全球電商巨擘–亞馬遜公司結親。

亚马逊公开选址
亞馬遜日前宣佈將在北美蓋第二間總部,並廣發英雄帖,公開選址,希望有意願的城市主動接洽,提供好的投資環境。亞馬遜預計投資50億美元在建設上,新總部將帶來5萬個平均年薪10萬以上的工作機會。可以想見,哪個城市能與亞馬遜結親家,這個城市將充滿新生機新面貌。
亞馬遜現在的總部在西雅圖,看看它的規模:
1. 建築數:33棟
2. 面積:810萬平方英尺
3. 員工數:超過4萬人
4.資本投資(建築加基礎建設):
37 億美元
5. 營運支出:14億美元
6. 員工福利金:257億美元
7. 亞馬遜訪客和拜訪亞馬遜員工的 旅館住宿天:23.3晩(2016年)
8. 亞馬遜員工貢獻的大眾交通運輸 金額:4,300萬美元
這些數據難免令城市首長感到鼓舞。根據《西雅圖時報》報導,亞馬遜是目前西雅圖最大的企業雇主,佔去西雅圖19%的主要辦公室空間。亞馬遜估計,在2010年到2016年間,其亞馬遜總部的擴張替該城市的經濟貢獻380億美元。換句話說,亞馬遜美投資1美元,西雅圖城市就能產生1.4美元的經濟產値,這也是為什麼各大城市這麼渴望的原因。
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強調:「第二間總部將完全等同於西雅圖總部。」他也開出第二間總部的選址的考量點,包括:都市圈(地鐵系統覆蓋區)人口要超過100萬;穩定且對商業友善的環境;容易吸引人才,最好有強大的大學系統;靠近主要高速公路和機場等交通樞紐,有直飛西雅圖的航班等,並表示會優先選擇「準備好被開發的新綠地」。
亞馬遜也很坦白地說:「做生意最初和後續持續性的支出,會是關鍵的決策驅動力。」希望城市能提出稅收抵免、搬遷補助金、勞力補助金、費用減免等誘因。
在此前,為了促進就業和消費,已有不少城市對科技公司和工廠的選址相當歡迎。例如,特斯拉因為在內華達蓋超級工廠,獲得高達13億美元的稅務減免;蘋果供應商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開設工廠,也獲得30億美元的賦稅減免。
有興趣的城市要在今年10月19日前透過網站呈交申請,而亞馬遜將在明年將作出最後決定。加拿大至少有包括溫哥華、多倫多、卡爾加里、埃蒙頓、蒙特利爾、溫尼闢等城市表態爭取。美國的達拉斯、多倫多、芝加哥、費城、華盛頓特區、巴爾的摩、匹斯堡也表示要加入競爭。

人人热情拥抱亚马逊?
商業地產界專家Glenn Gardner說:「如果亞馬遜能落腳溫哥華,將為溫哥華帶來巨大變化。溫哥華的條件非常好,鄰近亞馬遜第一總部西雅圖,有地利之便;溫哥華還有許多優秀的人才,更有非常宜居的自然環境。」
溫哥華經濟委員會發言人Ingrid Valou說,溫哥華政商界將積極爭取亞馬遜,所以溫哥華經濟委員會 已經成立專責小組與溫哥華市政府、省政府密切合作,希望能在未來的競標書上盡一分心力。
卑詩省科技協會執行長Bill Tam強調,大溫哥華地區是個具有高度地理與人才優勢的區域,如果亞馬遜要興建數百萬呎的大型建築,選址很重要。例如溫哥華的False Creek Flats區域就是一個非常適合亞馬遜新家的地方。這個區域現在幾乎已經是數位媒體中心,鄰近的卑詩大學、西門菲沙大學、BCIT理工學院與Emily Carr藝術設計大學,都是很好的人才培育與合作夥伴。新的聖保羅醫院還將於2022年在附近開張。
溫哥華貿易局主席Iain Black則說,加拿大有世界上最好的移民政策,一貫吸引許多優秀的技術人才,許多到加拿大的移民都把卑詩省當作第一選擇,況且卑詩省的電費幾乎是北美最低的,這也是做生意的好處之一。Iain Black認為,比起美國的大城市,溫哥華實在太有自然美了,像硅谷,雖然有活力、充滿蓬勃朝氣,但總覺得都是鋼筋水泥、單調乏味。溫哥華卻是一個工作與生活可以獲得美好平衡的地方。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樂見亞馬遜的到來。雖然亞馬遜替西雅圖帶來經濟繁榮和提陞就業率,另一方面,也讓房價高漲,帶來交通堵塞。
溫哥華綠黨市議員Adriane Carr就在市議會上要大家“停、看、聽”。她說:「只聽市長說要提案競標,但為什麼都不先在市議會討論呢?這可是一個50億建築大案啊,是不是巨大到我們應該要好好評估一下它帶來的利弊得失呢?亞馬遜的進駐對於房價、交通與小型商業戶都會造成影響。」
Kwantlan大學商學院敎授張國任對於Adriane Carr的說法感到灰心,他說:「坦白而言,溫哥華爭取到亞馬遜的機會並不高,就戰略位置考量,旣然亞馬遜已在西岸有了一個總部,第二總部應該會選在東岸,但作為市政首長,怎麼能先自打耳光?自我矮化?市議員是要為整個城市謀取最大利益,而不是把自己的政治利益放第一位。
溫哥華當然有房屋難以負擔與交通擁擠等問題,但這正是市政府與市議員們需要解決的問題,要用開拓積極的態度處理,而不是一味封閉排外、拒絕發展。若連亞馬遜這個乾淨綠色的企業都要拒絕?溫哥華希望什麼樣的產業進駐才好呢?」
曾在西門菲沙大學會計系執敎的評論員謝堅也說,大家都說房屋難以負擔,根本原因是薪資趕不上房價成長的速度,因為房屋市場是全球資金流動投資的問題,你很難去打壓房價,但可以想辦法提陞薪資。亞馬遜如果能選溫哥華為第二總部,它將可以有效帶動薪資成長,它的高薪與福利將促使其他企業雇主們都必須要開出更好的條件來爭取到好的人才。
(下轉A3版) (上接A2版) 第一聯合敎會社區協會執行長Carmen Lansdowne也對亞馬遜這種大企業進駐感到憂慮,他說:,「美國式的生活模式不見得是我們需要追求的,因為要滿足這種大公司,城市要做出很多讓步。我們的住房、交通與醫療資源已經很緊張,我們的貧富差距已經惡化,難道溫哥華要複製美國大城市的生活夢魘?」
西門菲沙大學出示硏究敎授Peter Hall也不覺得亞馬遜適合溫哥華,他認為亞馬遜的公開選址擺明瞭就是獅子大開口、姿態擺高高,任何城市要得到它,其實犧牲的會比獲得的還多。Hall說:「城市發展需要有清楚的定位,溫哥華要變成西雅圖、洛杉磯、舊金山嗎?或許有了類似的城市繁榮之景,卻有更多的不平等的問題。」
科技公司靑睞溫哥華
事實上,亞馬遜在2015年已經在溫哥華設立了辦公據點,辦公室位於市中心的Telus Garden大樓內,佔據了幾層空間,共有1000名員工,上個月又公開招聘300多人,徵求:軟件開發工程師、科硏學者、數據工程師以及數據庫管理經理等,來滿足其雲計算業務、倉庫配送中心的運作,以及招聘機構的發展。這些工作的年薪通常為:軟件開發工程師是8.9萬元;軟件工程師為11.1萬元;而高級產品經理年薪高達15.5萬元。
科技公司Certn的創辦人Amdrew McLeod說,一些科技公司剛聽到亞馬遜登陸招聘會感到緊張憂慮,怕亞馬遜搶了好人才,但隨後就會發現其實亞馬遜這樣的大公司帶來的是良性競爭,只會讓溫哥華愈來愈有北方硅谷、科技大城的模樣。
Amdrew McLeod相信,亞馬遜在溫哥華的擴張動作,會為溫哥華的創新科技增添新動力,將進一步催動溫華企業孵化器,吸引更多高科技人才聚集,大家可一起分享創意理念,相互串接營運上的需求,絕對是雙倍以上的加分效應。
根據溫哥華經濟委員會最新的勞動市場報吿,現在溫哥華大約有1.2萬個工作招聘機會,其中3000個屬於高科技領域,預計從今起至2021年,市場上會增加4萬多個科技工作機會。
Starup Genome今年3月發表的創新科技報吿中提到,溫哥華是加拿大的創新科技首選之地,在全世界排名第15。溫哥華有許多成功創業的案例,創新科技公司如Slack、HootSuite、Vision Critical與PlentyOfFish等,都帶來耳目一新的氣象。一些創業成功的優質公司很容易被大企業靑睞,例如今年6月,英特爾剛併購了溫哥華公司Recon,它是一家專精於戶外運動娛樂的企業,被Google Glass視為競爭對手之一。
專門培訓創新科技人才的學院Spring的首席營運官Sana Kapadia說:「溫哥華的經商環境是非常良好的,不斷產生正循環效果。過去三年半時間裡,我們與430個新企業合作共識,如今有250個企業都還非常活躍,愈做愈大,創造超過220個工作機會。」Spring在今年併購了西雅圖公司Kick的創新孵化器計畫項目,因為Kapadia相信,溫哥華的企業孵化器會愈來愈蓬勃,它們可以抓住培育科技人才的商機。
北方硅谷不是夢
科技公司逐漸聚居溫哥華有幾個原因,一是成本較低。商業地產硏究機構(Commercial Real Estate Research)今年公佈的報吿顯示,在美國與加拿大的50個大城市中,溫哥華是開辦科技公司最便宜的地方。在溫哥華開辦一科技公司,每年的工資與租金開支達2,400萬美元,還不到其他最昂貴城市的一半,加州灣區的科技公司在這方面的開支高達5,700萬美元。
為什麼溫哥華具備這方面的吸引力呢?報吿指出,溫哥華技術工人的年薪平均為7.94萬美元,比西雅圖與舊金山類似工作的年薪,分別減少了3.4萬與4.4萬美元。各城市是用其最高工資為比較値。
這兩年加元的弱勢更增加了企業投資的意願,對類似亞馬遜這種全球企業來說,賺的是美元,但花出去的是加元,匯率成了一大誘因。
二是人才多元。溫哥華本來就是移民多元之地,加上這幾年加拿大政府對留學生廣開求學與移民之門,讓國際學生把溫哥華當成首選之地。如今又碰上美國總統特朗普緊縮移民政策,讓一些本來就在美國的海外科技人才開始擔心未來前途,紛紛把步伐轉進了加拿大。資深移民律師Richard Kurland說,他過去半年接獲許多客戶諮詢,都是從美國想要搬來加拿大的。硅谷顧問及企業家Scott Rafer為此創辦了一家新公司,幫助外勞和公司應對目前的不明朗局勢。在The Truth North網站上的一項針對H-1B簽證人士的廣吿稱,他們提供6,000美元的一籃子服務,包括到溫哥華的機票及兩晩住宿,有一天時間與當地的一流移民專家會面。他們廣為宣傳:「面對美國移民政策的不穩定性,你可以在加拿大獲得類似的工簽,作為一個後備方案。」
來自亞洲的移民更特別喜歡溫哥華,而高科技人才中不乏優秀的華裔、印裔,群聚效應讓這些移民人才在溫哥華更如魚得水。
三是溫哥華的天時地利環境。溫哥華與西雅圖、舊金山、美國科技重鎮硅谷在同一個時區,時間差上沒有障礙。再者,科技人本來就喜歡追求閒適、優雅、綠化的生活方式,溫哥華堪稱是北美中最具典範的城市。對手中賺著大把鈔票的高科技人才來說,能搭配好山好水的環境,正是人生兩全其美的選擇。
雖然不少科技人才還是抱怨溫哥華房價太貴、生活指數太高,但若比起紐約、舊金山等城市來說,溫哥華的問題並不嚴重,在溫哥華市區一房公寓的租金最近剛突破2000加元,而對比舊金山、洛杉磯市區,一房公寓兩三年前就已經突破2000美元關卡。
有人說亞馬遜是大巨獸〈behemoth〉,溫哥華容不下這個龐然大物。但溫哥華本就有海納百川之量,沒有衝擊,怎知道自己能耐有多大?這隻巨獸或許不來,但下一隻奇禽也許造訪,做好萬全準備方是要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