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贸”协定将如何影响加国经济

 

 

 

 

002 web

 

特约记者 方 瑜

 

北美貿易自由協定2.0升級版,將影響你我日常生活……

8/16 加美墨
谈判桌上见
醞釀許久,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終於要重啟談判,三方代表第一輪會面於8月16日至8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數周後將轉由墨西哥作東,隨後是加拿大主持第三輪會議。三國代表將在今年年底前展開7輪談判,希望在明年墨西哥大選前完成協定談判。
8月16日的晩宴將為這場重要國際協定拉開升級版的序幕,所謂“宴無好宴”,可以想見未來要達成北美自由貿易協定2.0升級版的難度有多大。
筆者曾經撰文提過10大關注焦點,再次為大家精簡提要:
1. 乳製品 —一如之前的加歐自貿協定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談判,NAFTA升級版一定會棒打加拿大的供應管理系統,要求加拿大進一步鬆綁乳製品進口的限制。
2. 汽車零件 — 美國希望汽車零件在美國自產自用,因此將考慮祭出更嚴厲的關稅手段。
3. 電子商務—美國將要求加國提陞網路購物免稅的門檻,從現在的20元提高到800元。
4. 公共工程競標 — 特朗普與杜魯多都把基礎建設列為重點經濟項目,但兩國對他國投資競標設限卻多。
5.勞工流動與邊境管理—加拿大企業樂見在新NAFTA談判中能重新修改關於那些人才與勞工可以獲得更自由的工作權。邊境管理則涉及如何處理來自所謂的“美國非法入境者”。
6. 軟木談判—加美軟木糾紛正在談判中,未來期盼納入NAFTA,就不需要再單獨處理。
7. 酒品—美方抱怨加拿大對酒精飲品的關稅太高、規管太嚴,尤其不滿卑詩省和安省根本不讓販售進口酒類。
8. 數位服務—加拿大基於隱私保護,有“資料本地化”的規定,要求要把客戶個人信息存放在加拿大的伺服器,美國公司對此抱怨不已。
9.電訊傳播——加拿大堅持文化產業不屬於自由貿易項目,包括文字書籍、數位傳播等,不過美國具有龐大的文化傳播力量,所以它迫切希望加拿大能打開更多的電訊傳播大門,例如手機服務就很希望能登陸加拿大。
10. 鬆綁金融與匯率操控—美國金融業希望擴展加拿大版圖,直接登陸設立銀行。美方也計畫在更新版的NAFTA協定中加註禁止匯率操控條款,好為美國以後跟日本、馬來西亞、南韓、中國等亞洲貿易夥伴協商時立下前例。

加国汽车业期待2.0升级版
談判桌上的進退收放是門藝術,最後的輸贏定奪很難一言而盡。特別是某些談判項目,看似危機,實為轉機。
每次商談自由貿易協定,加國的汽車產業總是緊繃神經,但面對這次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啟談判,汽車產業的期待卻比憂慮多。
全國工會Unifor主席Jerry Dias就說,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簽訂以來,加拿大的汽車業不蒙其利,反受其害。例如通用汽車GM今年初宣佈裁減安省廠房625個職位,因為計畫把GMC Terrain生產線遷往墨西哥。Jerry Dias說:「這樣類似的裁員案例不勝枚舉,顯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利加拿大汽車業,因為汽車廠轉移到成本較低的國家,墨西哥成了最大受益者。我們樂見重新談判,因為我們需要新的貿易規則,確保好的工作機會留在加拿大。」
自從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於1994年起生效,加拿大的汽車產業是吃了大補丸。根據蒙特利爾經濟硏究中心的報吿顯示,1992年至2015年,加拿大的汽車零件製造規模提陞了81%,出口量增加了72%。不過墨西哥受惠於廉價的勞工,所以這幾年的成長更驚人,也明顯稀釋了加拿大的成長動能。1989年墨西哥的汽車業產値在北美市場僅佔5%,如今已高達25%,相較於加拿大的同期比率,卻由15%減少至12%。
CIGI國際管理創新中心的經濟學家Jeff Rubin發表硏究報吿顯示,過去10年,墨西哥的汽車業工作機會成長了400%,但加拿大卻衰退了26%,美國也衰退28%。10年以前,加拿大與墨西哥每年生產的汽車總量是差不多的,但如今墨西哥一年比加拿大的汽車生產多出150萬輛。1999年加拿大是全球第四大汽車生產製造商,但如今已落至全球第十位。Jeff Rubin說,無庸置疑,當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加拿大的汽車產業開了個好頭,但如今卻成為致命傷。現在重啟談判,對加拿大汽車業是個機會,而且加拿大必須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共同對抗墨西哥。
加拿大生產的汽車零配件85%都是銷往美國,所以加拿大汽車零件生產商協會〈Automotive Parts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主席Flavio Volpe說,假如特朗普政府有辦法,吸引車廠工回流底特律,那意味加拿大汽車零件供應商有更多發展機會。
去年安省省長與密西根州長已經簽署一項合作意向書,雙方同意將共同致力於汽車業的創新力與競爭力。安省經濟發展廳長Brad Duguid當時即說,加美兩國的合作,可以打造出更好的汽車產業環境,比墨西哥更勝一籌。
加拿大汽車零件生產商協會主席Flavio Volpe說,根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只要一輛汽車中有達到62.5%的零件是產自北美,它們就可以享受免關稅的優惠。但1994年的協定中並不包括一些新的科技軟體或感應裝置,現在的汽車零配件已經非常科技精密化,例如加拿大的黑莓公司的QNX軟件系統是世界領導品牌,常用於汽車上,現在還應用於無人駕駛領域中,如果新的NAFTA談判中能涵括這類高端軟件與感應裝置,那就能嘉惠一些加拿大企業。

特朗普意外为加国消费者送大礼
你會網上購物嗎?如果是,你會喜歡特朗普政府要求加拿大提高郵寄進口商品免稅額的提議。
去年美國已經宣佈把郵寄到美國的進口商品免稅額從200美元提高到800美元,當時就讓很多加拿大消費者羨慕不已,因為從1985年以來,加拿大的郵寄進口商品免稅額就一直是20加元,從來沒變過。試想一下,現在網上購物,20元能買到什麼東西呢?
去年加拿大美國商業委員會(Canadian American Business Council )就發起一個網上向加國政府請願的行動,呼籲加拿大人積極到網上簽名,反對這種不公平的關稅。 (下轉A3版) 民意機構Nanos Research也做過民調,76%的加國民眾贊成將目前20加元的免稅額提高到200加元。
為消費者來撥撥算盤,如果從美國網站訂購一件100元的衣服,你得附上12%或13%的聯邦與省消費稅,外加進口關稅,如果再加計運費,恐怕總共要額外付上近100元的費用了。誰還願意買呢?這就是加拿大政府打的主意,最好讓消費者都打消境外網購的念頭,老老實實待著,為加拿大的零售業多點貢獻!
去年C.D. Howe硏究機構撰寫報吿提到,加拿大政府的思惟太過窠臼,壓著進口商品的免稅額不放,導致我們邊境海關浪費許多行政成本處理相關問題。
不過擁有4.5萬會員的加拿大零售商會可不願意了,他們積極向杜魯多政府遊說,強調如果增高免稅額將使加國零售業受到嚴重打擊,況且如果在國內買東西,無論多少金額都又收聯邦與省消費稅,那為什麼網路購物卻可以豁免這些稅呢?
日前聯邦財政部發言人Chloe Luciani-Girouard表示:「這個涉及關稅與消費稅的問題,我們必須小心處理,不能不考慮對加拿大零售業造成的負面影響。」
華人消費者協會理事謝焯如則說,或許可以仿傚歐盟的規定,把關稅與消費稅分開計算。在歐盟,如果郵購150歐元以上的進口商品,可以免關稅,但是金額超過22歐元的商品,都還是需要付消費稅。
除了網購行為外,特朗普政府希望廣開自由貿易之門,例如呼籲要開放電訊與酒類市場,爭取銀行登陸加拿大,對奶禽類產品施壓等等,聽在加拿大消費者心裡難免暗暗高興。因為太多消費者受夠了手機通訊商的寡頭欺壓、厭惡加國銀行處處收費,也對本地牛奶雞蛋等價格高昂抱怨不已。
沒想到,加國消費者多年來的抱怨不見功效,卻需要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2.0的談判上,仰賴美方代表的姿態才可能扭轉現況。
絕對底線捍衛解決爭端機制
這次談判有個棘手課題– 原協定中的第19章〈Chapter 19〉,也就是解決爭端機制,加美立場不同調。美方說要廢、加國說要留。
這個機制的運作方式是透過設定的專家委員會來裁決爭議,而不是透過法庭。也就是說,如果某國認為另一國有價格不公平或受補貼的產品,導致貿易上的不公平,是否應該採取反補貼稅或反傾銷稅?相關的兩國任命專家小組會聽取申訴,最終做出有約束力的裁決。
美國認為,委員會在做裁決時,會忽略美國的法律,白宮相信,透過法庭來解決是最好的方式。但加拿大已表態會堅守捍衛解決爭端機制的有效性,有官方消息透露,這是不能退讓的底線。
回顧1987年一開始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時,當時的美國也不希望設定解決爭端機制,而當年的加國前總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堅持這個機制的必要性,威脅當年的美國總統雷根,如果無法確立解決爭端機制,加國將離開談判桌。慶幸的是,美國選擇尊重加國立場,最終協定訂立了第19章。
卑詩大學商學院敎授Werner Antweiler說,第19章的解決爭端機制讓加拿大得以避開美國的司法體系,獲得一個獨立又公正的裁決機會。因為美方會針對某個產品提出反傾銷或是反補貼的關稅,例如長年以來對加拿大軟木材的抱怨抗議,幸好有這個第19章的機制,雖然軟木業不包含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之中,但加拿大依然可以根據這個解決爭端機制,創設一個獨立、雙邊的五人小組委員會聽取兩方意見,最終做出裁決。Werner Antweiler說,當年加國在談判桌上的堅持,是因為不相信美國的法院體系會公平地檢視加美兩方所提出的證據與立場,如今過了二十幾年,這樣的疑慮依然沒有消除,畢竟站在加國立場,美國的司法體系是極為昂貴、緩慢與不可信賴的。
Capilano大學商學院敎授朱欣硏說,當國與國涉及貿易糾紛時,兩國成立獨立委員會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仰賴任何單邊國家的法庭裁決都不公平,就算美國所提,可以訴諸世界貿易組織或是國際貿易法庭來做裁決,一樣是加拿大吃虧,因為在國際組織的話語權,永遠是美國最大。況且,兩國自己成立的貿易協調委員會,最知悉兩國的情況,在一邊審閱聆訊的過程中,還可以一邊談判磋商,比較有彈性空間。
對特朗普政府而言,撤銷第19章,是為了築起更高大的保護壁壘,它們可以更常發揮反補貼稅/反傾銷稅的手段,這對於加拿大與墨西哥來說絕對是貿易上的重傷害;對美國消費者來說也是壞消息,因為他們將付出更多的金錢來購買進口商品。
旣然30年前的加拿大,展現強硬立場換得了第19章—解決爭端機制的成功,現在的杜魯多政府更沒有退讓之路。在國際貿易談判道路上,走過的痕跡是最好的樣板。
期盼盡早結束談判 創造三贏
加拿大製造出口協會主席Dennis Darby表示,製造出口業是加拿大的經濟核心,這次的談判對加拿大的產業貿易再升級也是個契機。因為25年前制定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早已不符合現代需求,這次的升級版,不僅是補上過去之不足,更需要為未來幾十年的增長創新鋪好道路。三國可以齊心協力,一起打造更好的市場環境,並通過技術勞動力促進創造就業機會。
Kwantlen大學商學院敎授張國任說,加拿大所握有的利基很大,單看這幾年美國的經濟震盪,更能發現加國經濟穩健又多元的基石是不可忽視的力量。之前又有與歐盟、跨太平洋夥伴國家的談判經歷,這些經貿協定上,加拿大都取得很大成功,這次的NAFTA重啟談判,可望寫下更好的新篇章。
目前看起來杜魯多政府的起跑點是漂亮的,他已巧妙地在美國政商界鋪排,靠著非正式談判的管道先拉近一些默契,還網羅了不少本國最專業的貿易談判專家,例如曾任職於外交部助理副部長的Kirsten Hillma,就成為首任駐美國副大使,專責貿易談判事務。同時,杜魯多不忘啟動加中自貿協定的可行性對話,上週兩國剛結束最新一輪的對話,為未來的自貿協定談判訂下了初步基調。有了中國牌,對美國來說也是一種無形的施壓法。
這場貿易談判,我們已聰明上陣,最後需要的就是一點幸運了。如果美方眞如特朗普私密電話中曾提到的:「加拿大沒問題,不用擔心,根本不用考慮它們。」那美好勝利就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