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贸协定 “命悬一线”

特约记者  方 瑜

 

web-0113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要死了?

美国要废NAFTA?
2018一開市,金融市場就傳出特朗普政府最快將於本月底宣佈撤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消息。白宮否認相關消息,只說“特朗普總統對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立場沒有改變。”加拿大內閣部長則整軍以待,11~12日一連兩天的內閣會議上都將經貿議題列為重點。
聯邦外交部長方蕙蘭〈Chrystia Freeland〉說:“特朗普總統早已說美國有可能會撤出協定,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從一開始我們就希望有最好的結果,但也做最壞的打算,加拿大已經做好了應對準備,我們要保護國家的利益。”
聯邦國際貿易部長尙平(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加拿大在貿易談判中仍將保持尋求解決方案和建設性的態度。他強調:“政府將維護我們的林業、維護我們的航天業,為加拿大的工人們站出來說話。當你立場堅定的時候,你就會得到尊重。”
聯邦財政部長莫諾(Bill Morneau)則指出,政府繼續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但會仔細審視所有情況,考慮後果。莫諾不願推測最後情況,但他堅持任何協議都必須符合加拿大的最佳利益。
特朗普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就說,NAFTA是美國史上最糟糕的協定,揚言他一旦當選就會退出NAFTA。2017年上任之後,他稍稍踩了煞車,在1月23日宣佈要與加、墨兩國“重新談判”NAFTA。後來三方敲定從2017年8月展開7輪談判,第6輪預定本月23日至28日在蒙特利爾進行,第7輪也就是最後一輪則會在3月底之前結束。
究竟特朗普想做什麼?說穿了,他骨子裡是眞的不喜歡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眞的很想廢除,但這畢竟不是一人說了算,特朗普知道就算自己宣佈廢除,接下來的麻煩事也很多,但是喊一喊廢除並不費力,況且蒙特利爾第六輪談判即將登場,姿態拉高就是一種談判伎倆,沒有損失。
若特朗普宣佈要廢除協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1.需有6個月的通知期限。
根據NAFTA規章第2205條(Article 2205),成員國必須在退出前6個月提出意向聲明;不過6個月期限屆滿之後,此成員國還是可以選擇留下,與英國脫歐(Brexit)非走不可的情況不同。儘管美國退出,但加拿大與墨西哥還是可以繼續在NAFTA的框架下運作。
2. 美國國會與法院將處理法律問題。
詭譎的是,美國總統若決定廢除協定,美國國會可以杯葛反對嗎?有專家認為,特朗普有權威可以決定;但也有許多專家表示,國會授予白宮進行實際談判的能力,之後將完成的協定提交給國會投票。這是必要程序,因為貿易交易涉及許多政策,例如取消關稅,需要國會批準才能實施。加拿大C.D. Howe硏究中心硏究員Jon Johnson表示,美國憲法賦予國會“管理與外國的商業”的權力,這意味著國會有最終的權力來決定美國是否停留在北美自由貿易區。
奧巴馬政府前高級貿易官員Robert Holleyman的說法更細緻一點,他認為特朗普可以用他的行政權力把美國從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中解救出來,但他會需要國會通過一項扭轉交易帶來的一系列政策的法律。這就意味著,如果特朗普宣佈撤出NAFTA,協定中涉及交易的一些規定 – 例如解決貿易爭端的雙邊協定 – 將立即在美國消失,而其他事項,如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優惠關稅待遇將繼續存在,直到國會通過立法廢除它們。
由於法律上有爭議,所以很可能美國支持NAFTA的企業會在法院提出訴訟、要求釋憲說明。顯而易見,就算特朗普宣佈撤出NAFTA,接下來要面對美國立法與司法界的多重挑戰。
3. 加拿大與美國可能恢復雙邊協定。
NAFTA誕生以前,1989年加拿大與美國之間是達成過雙邊協定的,如果NAFTA終止了,那兩國可以回到當年的雙邊協定原則。 當然, 當年的雙邊協定是個年代久遠的老東西,放在今日環境, 很多條款也不適用, 恐怕得經過多方琢磨修正。
但要達成令加美兩國都滿意的雙邊協定也非常不容易,因為正在進行的NAFTA談判,美國提出一些讓加拿大很不能接受的主張,包括:對汽車訂定“原產地規則”(rules of origin),要求美國產製的零件與材料須達50%的比例;訂定“夕陽條款”(sunset clause),要求締約國每5年重新談判一次;廢除原NAFTA第19章(Chapter 19)的爭議處理機制。如果雙邊談判中美國還是緊咬不放,談判結局恐是死衚衕。
4. 可以採用WTO世界貿易組織的關稅法規。
根據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硏究顯示,如果沒有NAFTA,加拿大美國採用現行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的關稅法規,加拿大依然有41%的貨品進入美國是免關稅的,其他需要繳的貨品關稅,一年總値約35.5億美元。換算一下,加拿大平均關稅上昇4.2%,美國上昇3.5%,墨西哥上昇7.5%。只不過部分貨物商品關稅的確高得驚人,整體而言,聽起來是不太好,但也不至於是大災難。
5. 企業須有B計畫。
Canada West Foundation推出網站專頁,指導企業面對NAFTA變數的因應之道。貿易投資政策總監Carl Dade表示,企業應該及早評估NAFTA若被終止,企業將面對什麼成程序與影響。
KPMG畢馬威國際會計事務所加拿大總部的貿易與稅務專家Russ Crawford提醒企業主,需要檢視自己的生產供應鏈,看有沒有什麼新關稅是需要調整的?這些新關稅在其企業的全球佈局中,將起到什麼影響?企業是否應該調整一下自己的市場定位?企業也應該評估一下有沒有需要派遣公司人員到美國與當地上下游廠商合作,以提供未來的售後服務給美國的客戶?
企業應該開始調查硏究一下加拿大與其他國家的商品關稅差異,例如英聯邦國家內有最優惠關稅待遇,加拿大還與世界上其他11個國家簽有自由貿易協定。 (下轉A3版) 究竟這些協定內的關稅細節如何?例如2017年9月21日起,加歐自貿協定生效後,98%的商品貨物流通加拿大與歐盟28個國家之間都是免關稅的,如果把生意上的供需鏈情況從美國移轉到歐盟,是不是可行呢?因為各企業需要的產品服務都不同,無法一概而論,所以要掌握充分資訊,以重新評估一下未來後NAFTA時代的生意佈局安排。
金融市場憂慮NAFTA變數
2018年開市以來的美國華爾街股市一路沖天,創下歷史以來最長的連續漲勢,但1月10日傳出美國將退出NAFTA的消息,讓美股三大指數漲聲暫歇,雖然後兩天股市回穩,但市場已現動盪因子。
《MarketWatch》報導指出,美國的退出被認為對股市具潛在的破壞性,股市多年來一直處於牛市,相當長的時間沒有經歷過回調。Charles Schwab 首席投資策略師 Liz Ann Sonders表示:“如果美國撤出 NAFTA,這對市場將構成一定的風險。”Sonders把特朗普想要退出和美國實際上退出兩者作出區分,強調這種政策的根本轉變需要國會的批準,基本上非常困難,因為這樣做可能會有許多爭議。“可能會先宣佈美國要退出,然後可能會眞的發生;但無論哪種方式,都會對股市造成衝擊。”
保護主義是投資者必須面臨的風險,部分人士認為這是 2018 年股市的主要風險之一。
貝萊德集團的地緣政治風險指數(Geopolitical Risk Indicator)目前處於 2015 年 3 月以來的最高水平,該公司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 Richard Turnill表示,他“最擔心美國高舉貿易保護主義大旗”,它可能“重傷全球經濟增長和收益前景,令我們對經濟前景產生質疑。”他補充說,“NAFTA 的解體將成為全球貿易的一個不祥之兆。”
瑞銀資產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資產配置主管 Erin Browne指出:“美國退出 NAFTA的法律和政治影響是複雜的,但毫無疑問,商業和投資的不確定性會上昇。”
投資硏究公司Datatrek的創始人Nicolas Colas建議特朗普總統要“放鬆一下”,這時候退出NAFTA,將抵銷大規模減稅帶來的利基。
專家普遍認為,如果美國退出 NAFTA,墨西哥和加拿大被視為受影響最大,因為他們從與世界最大經濟體的自由貿易中受益。然而,美國放棄協定被視為給市場增添了另一個政治不確定因素,尤其在美國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 中國進行艱難的貿易談判之際,又在北美貿易上橫生枝節,這可能會影響跨國公司在全球開展業務的意願。
美國商會(USCC)會長Tom J. Donohue日前警吿,美國退出NAFTA將是“嚴重錯誤”,會令美國經濟“大幅倒退”。因為美加墨三國產業鏈已高度整合,相互投資巨大,任何試圖改變或破壞現有供應鏈和生產網絡的行,為都會對三國的生產和就業產生極大影響。
石油公司首席游說團體主席Jack Gerard敦促白宮冷靜思考,因為維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好處多於壞處,比如降低能源價格。
不可否認,因為NAFTA框架,讓美國消費者享有廉價物品,如果沒有NAFTA,美國有很多貨物價格可能要大幅度上漲;輕則帶來嚴重通脹,重則可能會減少美國整體消費,甚至影響美國的競爭力。以美國汽車業為例,不少零件均來自加拿大及墨西哥;如多數零件要美國本土生產,整體車價定會大幅上漲,這會削弱美國出口競爭力,對美國整體經濟是得不償失。

加國將美國吿上了WTO
面對特朗普喊出要撤出NAFTA、一副上咄咄逼人的態度,加拿大也不示弱,把美國濫用反傾銷稅與反補貼稅手段的問題丟上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控訴台上。
聯邦政府在長達 32 頁的訴狀對美國提出多項指控,包括不當的出口控制,違反《反傾銷協議》、《補貼和反補貼措施協定》、《關稅貿易總協定》,以及《解決爭端規則及程序諒解書》。
申訴書中指出,美國徵收高額稅款,違反國際貿易組織的規例,甚至對關稅計算稅率錯誤百出,還限制第三方證據。再者,美國的貿易顧問小組投票系統有偏見,它明顯排擠外國人。
文件列舉近 200 宗案例指責美方採用不當手段對付其他貿易夥伴,包括加拿大、中國、印度、巴西和歐盟。
外交部長方蕙蘭表示,加國軟木生產商受到美國不公平和不合理的關稅懲罰,因此採取廣泛的貿易訴訟行動。“我們必須保護林木業工作,…我們將持續與美國溝通談判。”
軟木談判破裂只是冰山一角,早前美國對加國飛機製造商龐巴迪商用飛機也課徵重稅,最近連紙類產品都遭殃。
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則批評加國指控毫無根據,對美國的貿易救濟制度是不恰當的攻擊,只會令美國質疑加方對兩國進行互惠貿易的決心。
他說:“加拿大違背自己的工人和企業的利益,即使加拿大在這些毫無根據的要求上達到目的,最後只是讓其他國家受益,而不是加拿大。”他強調,若美國撤去反傾銷和反補貼措施,中國產品將大舉湧入,美國和加拿大產品都將無法與中國產品競爭,加劇貿易不公問題,所以加國的投訴是“損人不利己”。
加美貿易律師Mark Warner表示,也許加拿大投訴有理,也很有勝算機率,但這個時間點比較怪,因為NAFTA即將舉行第六輪談判,如此雙方撕破臉,讓談判氣氛更糟糕。況且,特朗普本來就討厭世界貿易組織,又一直希望在談判協定中廢除解決爭端機制,這次加拿大向世貿組織提訴,或許只會加深特朗普要廢除其他“特別申訴程序”的決心,而希望由美國法院審理爭端即可。
按照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美國須在60天內解決加國提出的申訴,否則加拿大可要求世界貿易組織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