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反103号动议背后的悲哀

 

作者  姚永安

 

朋友传来一些有关反对国会M-103动议的文章,问我的意见。
对于这些右派的仇恨运动,我感到厌恶和悲哀。九十年代散播不实仇恨言论是针对同性恋者,试图把同性恋者妖魔化,现在轮到是针对难民和信奉伊斯兰教的人。上个世纪是针对华人、日裔加拿大人和南亚裔受到歧视。当年政府的种种恶行,受到社会内仇恨华人和亚裔的言论和流言所驱使。
早前有关难民收取比工作了40年的退休人士更多政府津贴的言论是不实和误导的。外面一些有关M-103的攻击言论也同出一辙。动议只是动议,没有任何法定效力。每个星期国会都有各式各样的动议,即使通过政府大多都没有执行。动议内有提及谴责对所有宗教的歧视。为什麽要特别点名伊斯兰恐袭,是因为这正是我们社会目前面对的问题。过去两年,针对伊斯兰的仇恨罪行增加了两倍,伊斯兰庙被破坏、教徒被枪杀,伊斯兰经常成为被抹黑和攻击的对象。伊斯兰恐惧(Islamophia)不是什麽难明的名词,牛津字典也有解释。
言论自由并不是没有界限, 甚麽都可以说。有时评人说103号动议压迫言论自由,若不是无知便是恶意欺骗百姓。
以不实、歪曲的言论去中伤一个人,那是诽谤,是民事罪行。 以语言欺负他人,可以是欺凌罪行,是刑事罪行。
蓄意以不实言论中伤某个族群、群体或宗教,是仇恨罪行,是刑事犯罪。在没有M-103动议之前加拿大便已经有起诉仇恨罪行的法律。有没有M-103,散播仇恨伊斯兰、天主教、犹太教又或佛教、华人、叙利亚人、印度人、黑人、同性恋等等都是仇恨罪行。
自由党政府推动国会周五休息跟伊斯兰毫无关系,国会一年开9个月会,开会期间周一至周五,即使每个月通常有一个星期不用开会。但议员有几多时间在选区?因此很多议员开完星期四的会后都会离开,在星期五回到选区处理办公室的工作,政府研究应否星期五休会是有相当理据的,但却被说是受到伊斯兰的影响,实在离谱。
难民跟移民的性质很不一样,不能想当然地以申请移民的方式来比较。加拿大的难民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营,我们还会给予抵达加拿大国境的人申请(当中包括从合法或非法途径进来),但接受申请不等如会获批准,不轮是伊斯兰、天主教、佛教、叙利亚、华人都一视同仁。
所有闯境的难民,在入境时官员都无法即时知道他们的身份和背景,他们是否真正的难民又或罪犯,在未调查之前是不会知道的。因此只能让他们先入来后才作调查,这跟他们是否伊斯兰无关。若果不符合难民资格,是会被遣返的。
今天我们谈的是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但二、三十年前从海、陆、空闯境申请的难民很多来自中国。在繁华的香港,大多数香港人的上两代都是来自中国的难民。华人社群应该更具包容的心去看待难民。
反难民者,很多都是反移民的白人优越者。这些人也会散播仇恨大陆移民和华人的言论。华人不挺身反对种族歧视反而被误导和利用来针对其他少数族群,实在令人难受。
今天反难民反伊斯兰,他日很可能轮到移民和华人成为针对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