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味着要加很多税?省预算案 深度解析

特约记者 方 瑜

 

B.C. Finance Minister Carole James passes a letter from Lt.-Gov. Judith Guichon before delivering the budget as Premier John Horgan looks on from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at Legislature in Victoria, B.C., on Monday, September 11, 2017. THE CANADIAN PRESS/Chad Hipolito

 

 

省府端出了一分平衡的省預算案,但未來隱藏更多的加稅嗎?
預算平衡但荷包不輕鬆
9月11日,省新民主黨政府發布上任以來首次財政預算案,嚴格來說,這是一個“微調預算”,因為前朝自由黨政府已在2月時提出了年度預算,所以新民主黨不過是稍微修改。但僅僅是修改,還是有一些令人喜與憂之處。

1.个人税务与荷包变动
省新民主黨按照競選政綱的規劃,對高收入者及企業加稅了。如果年薪超過15萬者,個人所得稅稅率將由當前的14.7%上調至16.8%,明年1月起生效。一般企業所得稅稅率也將自明年1月1日起由11%上調至12%。該舉措預計將為省府新增8.9億元財政收入。
過去兩年沒有增加的碳稅也要上調 了。明年4月起,每公噸碳稅上漲5元, 並將於其後繼續逐步上調,直至2021年增至每噸50元。 對於前省自由黨政府堅持的碳稅「收入中立」原則,即省府減少其他方面稅收以抵消碳稅帶來的財政收入,省新民主黨表示將不再遵循。
但加稅同時,預算案中也保留了前省自由黨政府在原始預算中提出的部分減稅措施,如將小型企業稅率由2.5%降至2%,以及逐步取消工商業電費所需繳納的省銷售稅PST等。省新民主黨政府承諾,工商用電的省稅將在2019年4月完全取消。
對所有省民的好消息是:醫療保險計劃(MSP)保險費將被減半。之前省自由黨政府曾在2月的預算案中說,只讓年淨收入12萬以下的省民享受保費減半的優惠,但新的預算案中,則讓所有省民一律受惠。同時,省新民主黨政府則在這次預算案中承諾,MSP保費將在未來4年內取消。
對開車族的好消息是:取消曼港大橋〈Part Mann〉和金穗大橋〈Golden Ears〉的過路費,這將讓常使用大橋的省民每年節省1500元的開支,商業用運貨車每年可節省4500元。

2. 聚焦住房问题
省新民主黨政府宣佈新增2億9,100萬元撥款,用於在全省新建2,000套「模塊化房屋」(Modular Homes),即在工廠內組裝完成後被直接運往目的地的低成本住房。
此外,省府還計劃在未來4年內投入2億800萬元新建1,700套可負擔性租住用房,提供給省內的低收入租客、年長者、殘疾人士和精神疾病患者。
省府也宣佈改善現有的住宅租務法,在未來3年內為政府住宅租務管理部門(Residential Tenancy Branch)提供700萬元,以確保租客的公平權益,並且明確租客以及房東在房租租賃時需負的責任和權利。
3. 增加教育拨款
在未來3年內投入6.81億元用於提陞幼兒園至12年級的基礎敎育,其中包括5.21億元增建課室以及創造3500個敎師職位,1.6億元以提高學生入學率等。還撥出5000萬資本融資,為孩童未來的成功提供更多有效資源。

4. 因应毒品危机
有鑑於芬太尼(fentanyl)毒品危機惡化,省府斥資3.22億元以提供即時的、有數據支持的芬太尼硏究,並進行預防、早期干預、治療和恢復治療等,加強數據收集和分析系統,並對相關法規進行完善,以打擊市場上猖獗的芬太尼非法供給鏈。

5. 平衡预算
省府在2017/18財政年度將有2億4,600萬元財政盈餘,相比前省自由黨政府於今年2月預計的2億9,500萬元財政盈餘略有減少。2016/17財政年度盈餘為27億元。
由於今年各項經濟數據都好於預期,因此今年的省經濟增長預測會由原本的2.1%上調至2.9%。

这次加税只是开始?
加拿大納稅人聯會對於省府的加稅措施感到不滿,卑詩分會總監Kris Sims認為卑詩省民的住房與生活開銷已是全國負擔最重,財政廳長卻還繼續打著“劫富濟貧”的旗幟,向高收入者徵稅,並不公平。碳稅繼續上調對所有省民都是負擔,因為碳稅增加會影響各行各業的交通與燃料成本,這代表經商者必須把成本轉嫁給消費者,未來會看到各種商品又要漲價。
註冊會計師李金萍表示,無疑地,高收入者的負擔是加重了。15萬以上者要多付2.1%的省稅,代表他們要額外多繳1050元的稅。從今年起,聯邦政府已經把收入20萬以上者的所得稅率從29%增加到33%,如今聯邦政府又進一步考慮將把醫生、律師等高收入的稅收移轉的門再堵掉,可見高收入者在加拿大生活也很辛苦。
整體而言,加拿大最高收入者的整體所得稅率會從去年的44%升破50%,對比美國特朗普政府正走減稅方向,加美兩國在這一點上顯然分道揚鑣。
在本地知名的全球晶片公司Broadcom任職的首席工程師劉書梅就說,高稅率政策會影響卑詩省吸引優秀高級人才進駐。她所屬公司的多數同事都屬於15萬以上的收入者,看似收入不錯,但收入15萬,每年要繳出的所稅高達6.5萬元,眞正到手的可用餘額僅為8萬元,負擔一個家庭生活並不容易。
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經濟學家IglikaIvanova則說,卑詩省最高級距的個人稅率依然是全國第四低的水位,低於安省的16.7%。阿省為15%、沙省為14.75%。IglikaIvanova表示,這次省府調升高收入者所得稅,但也減輕他們的MSP保費,算是平衡照顧。
Capilano大學商學院敎授朱欣硏憂慮,這恐怕是新民主黨政府加稅的第一步。因為新民主黨的理念是照顧弱勢,這次預算案中還有許多競選時提的承諾都沒有兌現,例如10元日托計畫、400元租客補助等隻字未提,可以想見省府現在還在為籌措這些福利開支的資金大傷腦筋,未來如果眞要付諸實現,難免只有繼續加稅一途。
朱欣硏說,碳稅的增加不令人意外,因為這是新民主黨與綠黨合作的一個重要前提。今年5月省選的競選政綱中,新民主黨曾提到會從2020年起增收碳稅,而綠黨則說2018年起就收碳稅,而且每年每噸要增收10元。最後等於兩黨各退一步,讓碳稅從明年就上路,但以每年5元的增幅定案。但令人意外的是,新民主黨宣佈取消碳稅的稅務中立原則,則代表新民主黨需要更多的稅收資金,所以有碳稅,還是要增收企業稅、個人所得稅。短期來看,省府可能會因此收到一些稅款,但是長期而言,稅收負擔恐怕會嚇跑企業與人才。(下轉A3版)

省府端出了一分平衡的省預算案,但未來隱藏更多的加稅嗎?
預算平衡但荷包不輕鬆
9月11日,省新民主黨政府發布上任以來首次財政預算案,嚴格來說,這是一個“微調預算”,因為前朝自由黨政府已在2月時提出了年度預算,所以新民主黨不過是稍微修改。但僅僅是修改,還是有一些令人喜與憂之處。

1.个人税务与荷包变动
省新民主黨按照競選政綱的規劃,對高收入者及企業加稅了。如果年薪超過15萬者,個人所得稅稅率將由當前的14.7%上調至16.8%,明年1月起生效。一般企業所得稅稅率也將自明年1月1日起由11%上調至12%。該舉措預計將為省府新增8.9億元財政收入。
過去兩年沒有增加的碳稅也要上調 了。明年4月起,每公噸碳稅上漲5元, 並將於其後繼續逐步上調,直至2021年增至每噸50元。 對於前省自由黨政府堅持的碳稅「收入中立」原則,即省府減少其他方面稅收以抵消碳稅帶來的財政收入,省新民主黨表示將不再遵循。
但加稅同時,預算案中也保留了前省自由黨政府在原始預算中提出的部分減稅措施,如將小型企業稅率由2.5%降至2%,以及逐步取消工商業電費所需繳納的省銷售稅PST等。省新民主黨政府承諾,工商用電的省稅將在2019年4月完全取消。
對所有省民的好消息是:醫療保險計劃(MSP)保險費將被減半。之前省自由黨政府曾在2月的預算案中說,只讓年淨收入12萬以下的省民享受保費減半的優惠,但新的預算案中,則讓所有省民一律受惠。同時,省新民主黨政府則在這次預算案中承諾,MSP保費將在未來4年內取消。
對開車族的好消息是:取消曼港大橋〈Part Mann〉和金穗大橋〈Golden Ears〉的過路費,這將讓常使用大橋的省民每年節省1500元的開支,商業用運貨車每年可節省4500元。

2. 聚焦住房问题
省新民主黨政府宣佈新增2億9,100萬元撥款,用於在全省新建2,000套「模塊化房屋」(Modular Homes),即在工廠內組裝完成後被直接運往目的地的低成本住房。
此外,省府還計劃在未來4年內投入2億800萬元新建1,700套可負擔性租住用房,提供給省內的低收入租客、年長者、殘疾人士和精神疾病患者。
省府也宣佈改善現有的住宅租務法,在未來3年內為政府住宅租務管理部門(Residential Tenancy Branch)提供700萬元,以確保租客的公平權益,並且明確租客以及房東在房租租賃時需負的責任和權利。
3. 增加教育拨款
在未來3年內投入6.81億元用於提陞幼兒園至12年級的基礎敎育,其中包括5.21億元增建課室以及創造3500個敎師職位,1.6億元以提高學生入學率等。還撥出5000萬資本融資,為孩童未來的成功提供更多有效資源。

4. 因应毒品危机
有鑑於芬太尼(fentanyl)毒品危機惡化,省府斥資3.22億元以提供即時的、有數據支持的芬太尼硏究,並進行預防、早期干預、治療和恢復治療等,加強數據收集和分析系統,並對相關法規進行完善,以打擊市場上猖獗的芬太尼非法供給鏈。

5. 平衡预算
省府在2017/18財政年度將有2億4,600萬元財政盈餘,相比前省自由黨政府於今年2月預計的2億9,500萬元財政盈餘略有減少。2016/17財政年度盈餘為27億元。
由於今年各項經濟數據都好於預期,因此今年的省經濟增長預測會由原本的2.1%上調至2.9%。

这次加税只是开始?
加拿大納稅人聯會對於省府的加稅措施感到不滿,卑詩分會總監Kris Sims認為卑詩省民的住房與生活開銷已是全國負擔最重,財政廳長卻還繼續打著“劫富濟貧”的旗幟,向高收入者徵稅,並不公平。碳稅繼續上調對所有省民都是負擔,因為碳稅增加會影響各行各業的交通與燃料成本,這代表經商者必須把成本轉嫁給消費者,未來會看到各種商品又要漲價。
註冊會計師李金萍表示,無疑地,高收入者的負擔是加重了。15萬以上者要多付2.1%的省稅,代表他們要額外多繳1050元的稅。從今年起,聯邦政府已經把收入20萬以上者的所得稅率從29%增加到33%,如今聯邦政府又進一步考慮將把醫生、律師等高收入的稅收移轉的門再堵掉,可見高收入者在加拿大生活也很辛苦。
整體而言,加拿大最高收入者的整體所得稅率會從去年的44%升破50%,對比美國特朗普政府正走減稅方向,加美兩國在這一點上顯然分道揚鑣。
在本地知名的全球晶片公司Broadcom任職的首席工程師劉書梅就說,高稅率政策會影響卑詩省吸引優秀高級人才進駐。她所屬公司的多數同事都屬於15萬以上的收入者,看似收入不錯,但收入15萬,每年要繳出的所稅高達6.5萬元,眞正到手的可用餘額僅為8萬元,負擔一個家庭生活並不容易。
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經濟學家IglikaIvanova則說,卑詩省最高級距的個人稅率依然是全國第四低的水位,低於安省的16.7%。阿省為15%、沙省為14.75%。IglikaIvanova表示,這次省府調升高收入者所得稅,但也減輕他們的MSP保費,算是平衡照顧。
Capilano大學商學院敎授朱欣硏憂慮,這恐怕是新民主黨政府加稅的第一步。因為新民主黨的理念是照顧弱勢,這次預算案中還有許多競選時提的承諾都沒有兌現,例如10元日托計畫、400元租客補助等隻字未提,可以想見省府現在還在為籌措這些福利開支的資金大傷腦筋,未來如果眞要付諸實現,難免只有繼續加稅一途。
朱欣硏說,碳稅的增加不令人意外,因為這是新民主黨與綠黨合作的一個重要前提。今年5月省選的競選政綱中,新民主黨曾提到會從2020年起增收碳稅,而綠黨則說2018年起就收碳稅,而且每年每噸要增收10元。最後等於兩黨各退一步,讓碳稅從明年就上路,但以每年5元的增幅定案。但令人意外的是,新民主黨宣佈取消碳稅的稅務中立原則,則代表新民主黨需要更多的稅收資金,所以有碳稅,還是要增收企業稅、個人所得稅。短期來看,省府可能會因此收到一些稅款,但是長期而言,稅收負擔恐怕會嚇跑企業與人才。(下轉A3版)
卡爾加里大學經濟學家Jack Mintz也說,卑詩省這幾年經濟表現持續強勁有多方因素,但其中之一與低稅率很有關係,吸引了不少外省、外國的資金投入,但企業面對碳稅增高、營業所得加重等新挑戰,難免對未來的投資產生觀望。
不過這次針對大企業增稅與小企業降稅,商界有不同看法。當然屬於小型商業者是開心的,但大企業可就皺眉頭了。卑詩商業議會副主席Jock Finlayson不認為省府應該再給小企業降稅優惠,因為本省小型企業的稅率已經是全國最低,他認為省府應該要思考一下大型與小型企業稅率差距愈來愈大會帶來的影響。因為如果一個企業獲利低於50萬元,則所納稅率為2%,但只要超過50萬的部分就要付12%的稅,恐怕會降低企業追求獲利與成長的慾望。
不過商界很看重平衡預算的概念,認為政府與企業一樣,應該要重視收支平衡。所以Jock Finlayson說:「可喜的是省府的整體收入與支出都在平衡的狀態下。」卑詩商會主席Val Litwin也說:「很高興看到一分平衡預算,雖然按照這次預算案,今年度僅有兩億多元的盈餘,但依然是個令人欣慰的消息。」
Kwantlan大學商學院敎授張國任期望看到政府對刺激經濟端出更多實際的策略。他說,現在新民主黨接手時刻,正是卑詩省經濟暢旺之際,所以預算案中將卑詩省本年度經濟增長預期由原先的2.1%被上調至2.9%,但榮景會持續多久呢?財政廳廳長都指出,雖然本省目前的經濟增長優於預期,但未來仍潛伏著隱患,包括加拿大進入加息週期、北美貿易協定談判前景不定、軟木材業受美國關稅重擊仍未獲解決等。張國任強調,卑詩省有54%的出口銷至美國,雖已經不像其他省高度依賴美國,但還是脫不了美國經濟的變動。如何應付NAFTA的燙手山芋?省府如何繼續擴大其他國際市場的板塊?預算案並沒有說明。
Thompson Rivers大學商學院助理敎授Joel Wood說,前朝自由黨在設計預算案時會抓一個經濟發展重點,例如打造LNG經濟,或是房地產、資源礦產、基礎建設等,如今尙未看待新民主黨政府的規劃。旣然新民主黨與綠黨都重視環境問題,為何不趁機擬定“綠色經濟”藍圖呢?

房價與交通省府棘手課題
最新的地產交易數據顯示,大溫房價愈來愈高。大溫地產局公佈8月的買賣數字顯示,獨立屋基準價161.5萬元,比去年同期漲2.2%;城市屋基準價77.8%,比去年漲12.8%;公寓基準價62.6萬元,比去年漲19.4%。
諷刺的是,位列全世界最貴房價之一的大溫哥華,卻是加拿大城市中薪資漲幅的末段生。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分析2015年的數據顯示,大溫家庭收入的中位數為72,662元,在加國城市中排名第15名。最高的是卡爾加里99,583元。全國平均値70,366元。
家庭平均收入僅7萬多元,但是卻要負擔平均百萬以上的房子?在卡爾加里,收入逼近10萬元,平均房價卻僅要46萬元,這眞是天壤之別!
在西門菲沙大學專做城市規畫硏究的甄瑞謙表示,這是全球資本市場下的運作結果,沒有“在地人享受在地價”的好事,太多投機炒作的因素在大溫房市,導致於這裡愈來愈不可負擔。他說,政府需要正視相關問題,選民就是因為對省自由黨在房市政策的處理不滿意,而想換黨做做看,旣然給了新民主黨一個機會,新民主黨若只是撥款蓋一些可負擔房屋,恐怕不符合選民期待。
長期關注房屋問題、這次將參與溫哥華市議員補選的Judy Graves說,她這次提出的競選政綱包括針對5%最貴的物業開徵“豪宅稅”;房屋在3年內就買賣交易者,其所得利益必須上交至多50%的“炒作稅”等,這些政策都需要省政府配合執行。如果能遏止炒作風氣,讓地產利潤挹注到可負擔房屋基金中,就能幫助更多想置業自住或租房生活的省民們。
時事評論員趙錦榮提醒省府,推出任何房地產市場的政策都要謹愼,因為房地產是卑詩省經濟重要一環,影響的不僅是建商與地產經紀,還有許多其他鏈接的相關行業與勞工們。前自由黨政府去年推出的外國人買房稅就證實,加稅對遏止房價沒有效果,太多政治因素而干預市場,只怕適得其反。
另一個棘手課題是交通。省府一方面停止收取過橋費、一方面連馬西大橋工程都暫時停止了。
兩座過橋費讓省府一年少了2.24億元,這些資金從何而補?再者,省府還在預算案中,將曼港橋的債務從自主運營的體系中轉為納入省營企業的一環,這代表現在負債35億的數字將直接與納稅人有關。這樣的改變讓卑詩省民的債務與收入比率瞬間增加,上個財政年度比率為81.8%,2018/19年度的比率則暴增為91.7%,2019/20的比率更增至93%。
這個數字代表什麼意義呢?“債務與稅收比”是國際評級公司評量一個政府的信用評等的標準之一。去年穆迪信用評等公司〈Moody’s〉就提到,如果這個比率高於90%,卑詩省的3A評級可能會受到影響。一旦評級被降等,就會增加省債的借貸利率,等於增加所有省民的財政利息負擔。
不過省財政廳長詹嘉路〈Carole James〉表示不擔心這個問題,因為她相信省府的債務與收入比〈debt-to-revenue ratio〉或是債務與經濟成長比〈debt-to-GDP ratio〉都會健康發展的。
興建馬西大橋的爭議吵了好多年,各市長意見也不一,如今省府宣佈暫停而展開重新評估,代表工程延宕又是一筆財政上的損失。雖說謹愼總比莽撞好,但未來這一年,我們已看到馬西大橋、Site C水壩與Kinder Morgan輸油管等重大工程都在停擺搖盪中,基礎建設的經濟支柱在哪裡呢?這是省府不能迴避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