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报告大派糖 简慧芝的最后一搏

特约记者 方 瑜

 

 

web-01

 

簡蕙芝最後的拼搏,但無力回天……

施政報告非常左傾化

6月22日省議會開議,省長簡蕙芝領導的自由黨政府端出施政報告,和過去自由黨理念很不同的是,這個施政報告內容非常“左傾化”,吸納了大量新民主黨與綠黨的政綱,甚至不少政策都是競選期間自由黨強力反對的,例如要為選舉改革制度進行公投、要取消大橋的收費制度等。

為什麼態度180度大轉變呢?省長簡蕙芝表示:「這是聆聽省民意見後的結果,而負責任的政府在聽到民眾聲音之後,就是應該要改變立場。我們希望能夠贏得信任投票,如果能,代表我們就能好好執行這些政策。」

施政報告要點:

  1. 辦公投以改革選舉制度。

政府有心改革目前簡單多數決的選舉制度,會以公投方式讓民眾決定,但沒有提到公投的時間表。

  1. 禁止企業與工會向政黨捐款,對個人捐款也將設上限。

還禁止非卑詩省的資金向政黨捐款,也禁止聯邦政黨向省政黨捐款。

  1. 免費托兒福利。

省府承諾注資10億元在托兒服務上,如果是家庭年收入6萬元以下者,可以享受全額的托兒津貼,如果是收入在6萬元至10萬元的家庭,也可以享受部分托兒津貼。省府也承諾,未來4年將創造6萬個新的可負擔托兒位置,這還不包括選前省自由黨承諾的1.3萬個位置。

  1. 取消大橋收費制度。

省府提到將儘快取消對曼港橋〈Port Mann Bridge〉與金穗橋〈Golden Ears Bridge〉的收費制度,也將加速對派圖洛橋〈PattulloBirdge〉的重建工程。同時也全力推動低陸平原的交通建設,包括在Maple Ridge、Mission、Lanley、Abbotsford、Chilliwack、North Shore與UBC等區域設立捷運、輕軌等都將納入研究考量中。但交通建設龐大的經費究竟撥多少?從何而來?施政報告僅說依照目前卑詩省的經濟態勢,承擔這些費用不是問題。省府也願意重新考慮瑪西大橋〈Massey Bridge〉的設計。

  1. 碳稅逐漸調高。

省府宣布將從2019年起將現在的碳稅每年每噸多收5元,到2022年將達到每噸碳稅50元的基準。

  1. 投資電動車充電站。

省府將在未來5年投資5000萬元設立更多新的電動車充電站。

  1. 大麻收入用於治毒防毒。

為因應毒品芬太尼危機,省府承諾將未來大麻合法化的所有收入都將致力於防治毒品教育、毒品執法與毒品治療等用途上。省府將設立一個新的精神健康廳,來專責處理精神健康、癖癮問題等。

  1. 推出先租後買的房屋政策。

省府承諾會與私營建商合作,共同於10年內興建5萬個新的房屋單位,這些房屋單位將採用“先租後買”的模式,也就是讓租屋者每個月的租金貢獻可以折抵成為他們欲買下這棟房屋單位的資金。

  1. 調高社會福利金。

過去10年來“文風不動”的社會福利金終於每個月調升100元,成為每月710元。殘障津貼也將隨著通貨膨脹每年調整。

  1. 設立皇家教育委員會。

1987年來首設“皇家教育委員會”,委員會專責檢討當前的教育制度,了解註冊入學人數逐年降低原因。

  1. 照顧弱勢青少年。

受特殊照護的弱勢青少年,省府將採用基本收入津貼來資助他們從18歲至24歲的生活所需,並為這些孩子提供免費的大專學費。

  1. 素里興建新醫院。

撥款為素里籌建一座新醫院。

承諾撥款提供更多的膝蓋與髖骨手術、核磁共振檢查等,更多醫生護理人員,建立合理的醫療等待時間模式。

最後拼搏反對黨不買帳

       不過新民主黨黨領賀謹表示,自由黨不論提出甚麼措施,都不能夠抹去對方過去16年施政失誤、令省民生活苦不堪言的事實。賀謹說,新民主黨會盡早提出對自由黨政府的不信任動議,然後展開政府交接工作。他表示,即使議長Steve Thomson在自由黨倒台之後辭職,新民主黨和綠黨需要安排議員擔任議長,導致朝野出現43票對43票的平手局面,他依然相信新民主黨的少數政府能夠穩定執政。

綠黨黨領韋弗也說,自由黨做得再多都已經無力回天,不能夠改變綠黨決心投反對票的事實。他說,信任投票的意思就是誰才是你能信任的一方?帶領卑詩省走向更好前景的一方?顯然自由黨已經失去多數選民的信任。

卑詩大學政治系教授Max Cameron表示,一切為時已晚,對反對黨來說,他們即將握有執政權,怎可能放棄千載難逢的機會?對反對自由黨的選民來說,熬了16年,終於可以翻轉變天了,怎可能一夕間因為一分施政報告而原諒自由黨政府呢?

社會倡導團體Inclusion BC的執行總監Faith Bodnar對於自由黨突然大放善意,特別針對社會福利大幅撥款、照顧弱勢團體感到欣慰,但他說:「這個時間點也太敏感了,讓人不得不有其他聯想。」只是很遺憾,現在再好的政策都太遲了,因為還是會被反對黨拒絕的。

卑詩降低貧窮聯盟負責人Trish Garner說,如果自由黨能在選舉前就端出這些政綱就太好了,或許選舉結果會完全不一樣,選民會相信自由黨是真心聆聽選民心聲的政黨。

時事評論員趙錦榮表示,看起來這比較像是自由黨布局下一次選舉的競選政綱,因為簡蕙芝心知肚明,這個施政報告無論如何都會被推翻的,所以這個報告不是說給反對黨聽的,而是說給所有選民聽的。下次大選也許很快就會到來,簡蕙芝必須利用這最後的機會好好挽回民心,所以她完全變臉,端出一個非常不屬於自由黨風格的政綱。

省報政治評論員Mike Smyth諷刺簡蕙芝成了一個“複製機器”,大量抄襲新民主黨的競選政綱,更何況當時簡蕙芝批評新民主黨的政綱是財政災難,卑詩省根本無力負擔,但簡蕙芝的施政報告不但大幅斥資在社會福利上,還要停收過橋費、興建到北岸的捷運線?難道省財庫突然選後這一個月變得富有了?只能說簡蕙芝已經成為“新民主自由黨”黨領了。

民意不願再選但自由黨捐款暴增

究竟會多快就舉行選舉呢?沒有人說得準。

但是施政報告之後會有4 天的辯論質詢期,所以預計最快29日簡蕙芝會在信任投票時遭到否決而倒台。重要的變化球將交由省督Judith Guichon決定,因為省新民主黨將向省督請求由其黨組建下屆省府,而省督則將必須在接受新民主黨請求,抑或解散議會、重啟大選二者中選其一。如果省督決定重啟大選,代表卑詩省民將在夏天就要再度走進投票站;如果省督將執政權交給新民主黨,那未來新民主黨與綠黨就將展開一次驚險之旅了。

因為新民主黨41席加綠黨3席,只比自由黨43席多出一席,而按照議會傳統,執政一方必須派出一個議員擔任議長,所以未來投票表決時將面臨43對43的拔河戰,議長一票決定勝負。但即便如此,新民主黨綠黨這一方,還必須在信任投票時都全員到齊,不能生病請假、不能出意外等,兩黨都必須同聲出氣、不能鬧脾氣,否則一個小差錯,就可能會倒台而重啟大選。

例如最近新民主黨才釋放出消息,表示執政後有意修改勞工條例,取消目前以不記名投票的方式來組建或退出工會,他希望使用一種名叫「工會卡打勾」(Card Check)的制度。在此制度中,若公司大部分員工簽署工會卡,工會就可以成立,毋須經過一場投票。但綠黨黨領韋弗明確說不會支持該想法,顯然未來兩大黨內部的磨合也是一樁考驗,很可能自己先砸了自己的腳。

民調公司Angus Reid Institute於6月15日-19日進行的最新線上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卑詩居民不願即刻面對第二次大選。

71%受訪者不希望在省選剛剛結束後立即進行第二次大選。63%的受訪者認為,省自由黨應在省新民主黨(NDP)和綠黨(Greens)聯手的情況下主動承認失敗,而不是「利用他們手中的一切規則和程式阻擋新民主黨執政省府」。此外,有62%的全部受訪者及32%的省自由黨支持者希望看到簡蕙芝辭去其擔任的省自由黨領一職。

有11%的受訪者表示,若進行第二次大選,自己會投下與先前不同的一票。然而在轉變主意的受訪者中,表示將轉而支持省自由黨的人數多於轉為支持新民主黨的人數。

雖然選民不想很快再次大選,但受訪者對新民主黨與綠黨聯盟的未來前景並不看好。該民調公司執行理事ShachiKurl指出:「極少的人認為這個聯盟能持續兩年時間,更別提一整個四年的執政期了。」

調查還發現,越來越多的民眾對卑詩省的經濟走向有所擔憂。34%的受訪者表示擔心自己一年後的生活水準會低於當前,該比例為7年來最高。另有43%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生活水準會維持不變。

雖說再次大選並非普遍選民的選項,但是商業界包括銀行、發展商、能源公司、旅遊業等似乎隱盼著重新大選,好讓自由黨再活一回,所以過去這一個月大量捐款湧入自由黨陣營。

自由黨官網披露,僅僅是5月的前三周,自由黨的企業與個人捐款總額達到300萬,對照2016年全年,企業捐款800萬、個人捐款450萬,而今年5月卻在三個星期內就爆量300萬。大型發展商如Anthem、Bosa、Concord都捐了,大型金融機構如CIBC、TD等也是捐款金主,更少不了如能源業Encana、Chevron、Woodfibre LNG等。

新政府上台企業繃緊神經

面對未來新民主黨綠黨的執政,商界最憂慮的就是能源業與房地產業的走向,而這兩大塊正式卑詩省經濟重中之重。

Kinder Morgan輸油管與Site C水壩已經被點名將可能停擺,Kwantlan大學商學院教授張國任表示,這兩大重要工程若停擺,影響的不僅是工人失業、投資泡湯等單一問題,更深層的影響是未來的企業與投資者對卑詩省的信心,因為投資者最怕不穩定的政治環境、不喜歡反對的社會氣氛,而新政府已有貶抑能源業的心態,這對於未來的能源投資將是重傷害。張國任同意兩黨強調發展綠色能源的重要性,但這不代表要即刻扼殺傳統能源產業,因為現在綠色能源與高科技產業比重占整個卑詩省GDP貢獻僅2%,傳統能源產業比重佔約10%,沒有能源產業,如何能撐起卑詩經濟大局?

不過大衛鈴木基金會資深公共事務專員賀明瑀說,沒有置之死地之心,哪有絕處逢生之態?看似危機,其實是轉機。因為再生能源已是大趨勢,加拿大的太陽能、風能、還有地能發電都做得愈來愈好,卑詩省一些公司已經在綠色能源上漸漸茁壯,例如列治文市政府主導的Alexandra District Energy Utility公司,就積極開拓地熱發電項目,從Cambie區域開始已延伸至Oval場館一帶,如此的發電模式,每年可以減少大量溫室氣體的排放。

卑詩商會主席Val Litwin憂慮未來新政府會的理想性過高,而傷害商界的現實需求。他說,像輸油管與水壩,都屬於國家戰略發展項目,著重的是百年大業,不能只考量10年、20年的需求。況且,未來企業可能要面臨更大的稅務負擔,包括碳稅、所得稅等,恐將有增無減,如果企業發現在卑詩省做生意難度太大,他們當然選擇其他省或地區另行發展,最終倒楣的還是一般民眾。

卑詩公民權益教育協會創辦人王璐認為,新民主黨難得重掌權力,相信會懂得珍惜,會在經濟與環保、企業與勞工之間拿捏平衡。王璐說,無論是對新政府有期待或是憂慮的民眾,都要積極發聲,特別是少數政府時代,將迫使政治人物更戰戰兢兢為民服務,未嘗不是整體省民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