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保费又要大 涨了!ICBC :政府的提款机?

特约记者 方瑜

 

 

web-01

 

 

汽車保費又要漲了,你受得了嗎?

汽车保费将涨130元
有沒有發現,您的汽車保費年年都在漲?而且每年的漲幅都遠高過通膨率。本周省府宣佈鑒於ICBC〈卑詩汽車保險局〉財政入不敷出,因此從11月1日起,基本汽車保險費率將增加6.4%,選擇性保險費率也將增加,第一季度增3.1%,之後每季度增加2.2%,等於最高會增加9.6%。如果購買基本險與選擇險的車主,將面臨平均8%的漲幅,每位車主每年多付130元。
省新民主黨上台,雖然剛剛宣佈取消兩大橋過橋費的派糖政策,但隨即也給了省民一記苦頭吃,而且這次ICBC的漲幅明顯高過前幾年,去年的漲幅為4.9%。省律政廳長尹大衛(David Eby)把責任歸咎於前任自由黨政府。
財務報吿顯示,ICBC去年虧損逾5億元,成為ICBC成立以來財政損失最大的一年。這次基本保費上漲將可為ICBC挹注2.05億元的收入,尙不清楚選擇性保費收入會達到多少,但即使兩種保費都上漲,ICBC明年的財政損失預計仍將達到3.6億元。
尹大衛表示,在ICBC目前的財政狀況下,保費上漲是無法避免的。他批評,省自由黨政府把ICBC當成提款機,曾在2010-2016年間從ICBC儲備資金內挪用12億元用於平衡省府自身財政預算,若非如此,ICBC當前的財政境況不會如此嚴峻。他強調,對於ICBC日益惡化的實際財政情況,卑詩省民先前被「蒙在鼓裡」,而現在才不得不為前任省府「短視的決定」付出代價。
受前任自由黨政府委託,今年7月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在經過歷時半年多的調查後,出爐了一分長達203頁的ICBC財務體檢報吿。報吿警吿:若ICBC財政狀況以當前的速度繼續惡化,且省府對ICBC保險系統不做出大幅調整,卑詩車險費率將不得不在未來2年內上漲30%。
安永報吿中指出,雖然卑詩省車險費率是加拿大全國最高的車保費之一,但仍然不足以覆蓋支付賠償金的眞實開銷,因為省內車禍數量與賠償金額不斷高漲,導致ICBC的財政狀況愈加惡化。過去基本保險的開支大增,還能從選擇性保險中的收入來補貼,但去年選擇性保險部分也呈現大幅赤字的情況。

各方开药单 政府都摇头
除了漲保費外,省府也宣佈一些打擊違規駕駛的新措施,包括:將設於高危路口的紅燈照相機運行時間由原先的每天6小時延長為每天12小時,最終延長至每天24小時;針對分心駕駛展開大型宣傳運動;試行新型手機應用。該應用可在司機駕駛時屛蔽手機,以杜絕司機因手機而分心駕駛,而主動安裝該手機應用的司機可獲保費優惠等。這些措施主要是希望能減少交通事故,因此可降低事故賠償金。
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的報吿中曾建議:引入無過失保險(no-fault insurance);對輕度傷者設定賠償最高上限;強迫高危司機支付更高的保險費;重新引入拍照雷達;增加紅燈照相機;嚴格管制分心駕駛、酒駕、藥駕等行為。
省府並沒有積極採納安永的建議措施,對於引入無過失保險(no-fault insurance)、對輕度傷者設定賠償最高上限、強迫高危司機支付更高的保險費、重新引入拍照雷達等較直接對財政有幫助的方案都拒絕採納。
綠黨黨領韋弗(Andrew Weaver)就呼籲省新民主黨政府要對ICBC的保費模式進行大幅度改革,例如安永報吿中提到應引入無過失保險(no-fault insurance)就是個好選擇。
「無過失保險制度」是不允許意外傷者提出額外的賠償訴訟,這套制度在魁省、緬省、沙省的車保系統中都行之有年。安永的建議報吿中提到,因為法律訴訟賠償耗時耗錢,如果能因車禍導致的身心賠償案交由獨立機構決定,禁止當事人為身心受損賠付問題提出訴訟,只允許他們向法院提出涉及刑法疏失的訴訟,則2019年前就可為ICBC省下13.5%的支出。如此,每位車主每年可節省630元的保費。這套模式已運用在卑詩省的勞工保險賠償機制中,現在卑詩勞工保險局〈WorkSafe BC〉是向雇主收取保費,但禁止因工作受傷的雇員提出法律訴訟。
「對輕度傷者設定賠償最高上限」也是安永報吿中建議的亮點。報吿中提到,從賠償案件與金額的比率來看,這幾年因受輕傷而要求ICBC賠付薪資損失與醫療福利的比率愈來愈高,如果能針對此類賠償設定上限,則可望每年節省7.7~14億元的開支。
資深汽車保險顧問劉進立認同安永報吿建議中提到的「強迫高危司機支付更高的保險費」做法。他說,現在對於優良駕駛與危險駕駛的基本保費漲幅都一樣,是一個不公平的制度,只有賞罰分明,才能激勵所有的車主都樂當好駕駛,而不是成為坑殺保險理賠的壞分子。
有法律界人士則建議ICBC必須要改變當前習慣性將索賠案訴諸法庭的強硬態度。在Preszler Law公司擔任律師的Dairn Shane,是專門從事人身傷害官司的專家,已有20年執業經驗。他說,當面臨交通事故賠償請求時,ICBC通常不會心甘情願一開始就拿出賠償金,而會將案例拖延許久,以至在法庭上與索賠者互相拉鋸,基本上每個索賠案都要經過一番爭執,導致ICBC在法律訴訟上的開銷大幅增加。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的報吿也顯示,ICBC的全部開銷中有24%為法律相關費用。
可惜的是,省律政廳長尹大衛都否決這些方案。他只願意增設紅燈照相機的運行時間。去年因為闖紅燈被拍照而開出的罰單有3.4萬張,帶來了430萬的收入。

打破垄断引入竞争?
早在1973年之前,卑詩省車主有多達183家的汽車保險可以自由選擇,從1973年起,省府將車保統一收編,ICBC成為車主唯一選項。當年設定公營企業的理想與目標就提到:這樣可以有效運用資源,在政府監督下讓民眾享受廉價的汽車保費與服務。當年還提到,保費僅要25元即可,但這幾十年來,年長者都可細細回想,其實從來沒有享受過25元的保費,卻只看到不斷上漲的保險帳單。
卑詩省的車保費有多貴?多年以來,不同的汽車保險硏究報吿都顯示,安省車保費全國最高,卑詩省排名第二,魁省最便宜。
2015年數據顯示,安省的年平均車保費是1458元、卑詩省1316元、阿省1179元、紐芬蘭拉不拉多省1090元、緬省1001元、沙省775元、魁省724元,全國平均値為930元。
加拿大保險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早就指出卑詩省車險保費高、賠償少,若要改變就需引入競爭,改變ICBC一家獨大的局面。
如今加拿大多數省分都採私營制度的車保方式,只有魁省、緬省、沙省與卑詩省還有公營的色彩。
加拿大納稅人聯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呼籲政府讓ICBC大變身。它們倡議ICBC可以採取Co-op制度,像信用社Vancity類似的方式經營,讓公眾與消費者成為經營並擁有股權的一環;同時卑詩省應允許私營保險公司參與基本車險業,以增加該行業的競爭性。
加拿大納稅人聯盟卑詩省總監Kris Sims表示,經過改革後,政治因素對ICBC的影響便會減弱,ICBC也能與市場上的其他保險公司同台競爭,省內的車險費率便會隨之下降。Kris Sims表示,魁省的制度也可以多參考,因為魁省車保雖然有公營色彩,但是公營只負責省內車輛的人身傷害的賠償,對於車輛損壞與省外發生的車輛碰撞事故等都由私營保險公司承擔。如果ICBC仿傚魁省模式,每名車主每個月可省下約50元。Kim Sims認為,不是要扼殺ICBC的生存權,它不該倒閉關門,省民需要它能永續經營,所以讓它轉變成為Co-op的模式,與私營企業同步競爭,反而是更好的生存之道。
支持打破ICBC壟斷情況的時事評論員李世雄表示,沒有競爭,永遠不可能有好的服務;只要是政府經營的事業,永遠會有浪費無效率,因為,只有私營企業才會錙銖必較,希望用最精簡有效的方式達到最大利益化。如果一個城市上只有一家餐廳、一家超市可以選擇?你能期望買到什麼便宜的東西?吃到美味價廉又服務精緻的食物嗎?(下轉A3版)
時事評論員姚永安則反對私營化。他公開撰文提到,前自由黨政府的思維錯誤,例如早前把豪華汽車保險交由私營保險公司經營便是一例。因為做生意的,不會做虧本買賣。試想,如果豪華汽車保險是虧本生意的話,有誰會去接?自由黨把ICBC最好賺的部分切割出來送給私營保險公司,這當然會影響ICBC的財政情況。姚永安說,即使這些豪華汽車修理昂貴,ICBC大可以增加其保費。開著蘭博基尼和法拉利的,又怎會因為増加保險費而棄車改開平民座駕呢?此外,自由黨早前把賺錢的選擇性保險(optional insurance)開放讓私營公司承保,事後證明,這塊正是過去幾年ICBC賺錢最多的部分,如果完全留在ICBC,豈不可更好地幫助ICBC財務?
時事評論員謝堅則認為,公營私營各有利弊,也絕對不是解決保費高低的關鍵,否則不會出現私營的安省保費最高、公營的魁省保費最低的情況。每個省對各自汽車保險內容的最低要求不同,理賠索償方式也有不同規定,才會導致保費出現一半價差的情況。謝堅認為公營事業不是毒藥,問題在於政府是不是能發揮私營企業的精神來有效運作管理?如果今天民眾繳付多一點保費,卻在需要索賠時獲得合理又安心的結果,沒有人會抱怨連連,反之,如果只是讓一些懂得投機取巧、刻意訛詐理賠的人得利,ICBC卻將最後的財政惡果要全民分擔,自然發生民怨四起情況。
ICBC是政府提款機?
即使是最支持私營制度的省自由黨,過去執政十幾年來,也從未將ICBC私營化,如今換上了一向力挺公營制度的新民主黨執政,想讓汽車保險市場完全走上自由競爭一途,恐怕更是天方夜譚。省律政廳長尹大衛就強調,ICBC的財政問題的根源,在於前省自由黨政府將公司儲備基金移作公司外他用,而非由缺少競爭導致。他認為,將ICBC的全部收入留在公司內部才是解決其財政問題的根本辦法。
ICBC退休資深信息分析師Deborah Hiebert說,2001年選舉時,自由黨曾在競選政綱中提到要把ICBC私營化,但後來上台,自由黨就知道根本不可行。第一,早在1990年代,ICBC就成立了道路安全計畫〈Road Safety Program〉,ICBC的部分盈餘透過這個計畫分撥給全省各城市政府,讓他們可以修繕道路以保障行車安全。如果ICBC成為一個私營公司,怎麼可能再撥款給城市政府呢?各市政府自然不願樂見此情況發生。第二,從1998年起,省府廢除了車輛登記管理局〈Motor Vehicle Branches〉,而把現在管理車輛註冊、考駕照、處理罰單等業務全交由ICBC管控,其盈餘則可以挹注到省府財庫。如果ICBC成私營公司,當然不能有公司財庫與省府財庫相通的行為,而省府又要額外花行政成本再設立一家車輛管理局,對省府來說,當然不是好盤算。
華人消費者協會理事陳作人認為,ICBC有盈餘首先應該直接回饋給車主、降低車主汽車保費,ICBC不該成為省府額外賺錢的工具,ICBC可以像所有的私營企業公司一樣繳付所得稅給政府,而不該另立一個名目來挹注省庫房。況且,每個省民都已經繳過稅了,對車主來說豈不是二度被剝削?稅上加稅?如今ICBC有了虧損就只想到增加保費,又再一次傷害車主利益。
雖然省新民主黨政府現在批評自由黨多年來曾把ICBC的12億元盈餘轉入省庫,但如果今天換作新民主黨執政,又適逢ICBC都有盈餘,恐怕也會做一樣的舉動。如果能讓省營企業的利潤挹注省府,讓省府端出漂亮的預算,哪個政府會不願意呢?除非ICBC走向私營化,否則只要披著公營企業的外衣,就肩負上繳政府庫房的責任。放諸四海,哪一個公營事業賺了錢不上繳政府庫房的呢?這不正是政府希望把持公營事業主導權的一大誘因嗎?
ICBC其實有沒有上繳省庫不是重點,因為如果ICBC盈餘沒有資助省府,省府收入減少,要不是削減服務就是增加稅收,依舊是省民埋單。重點是該用何種手段讓這家公司起死回生?納稅人聯會與安省會計事務所的諸多建議,値得認眞思考。否則如今的漲保費、增加紅燈照相等措施都只是貼膏藥,沒有大改革,恐怕只是讓爛瘡繼續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