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高居不下的元凶 “税” —— 深度报道: 大温油价为何创北美历史新高?

特约记者 方瑜

TIFF001 copy

 

大溫油價創北美歷史新高!究竟誰之過?

汽油万万税
大溫的開車族非常頭痛,對於飆漲不停的油價感到遺憾、無奈、憤怒。小市民唯一能做的,恐怕只能勒緊其他開支而補貼耗油支出,要不就是費點時間心力,南下過邊境加油。
有人說,加拿大全國油價都在漲,大溫並非特例,但大溫油價的確是全國最貴之處。如今創下每公升1.61元北美新高紀錄,跨過邊境到華盛頓州,每公升汽油價格僅約1.1~1.2元。 巨大的差異有很多原因, 其中最大因素是「稅」。
大溫每公升的汽油零售價中包含了很多稅:
1. 碳稅(Carbon Tax):省新民主黨執政後宣佈增收碳稅,2018年的4月1日起是執政後第一次加碳稅,如今碳稅已達每公升7.78分。也就是說,如果加滿一桶50公升的汽油,大約其中包含了4元的碳稅。
2.卑詩運輸管理燃油稅(BC Transportation Financing Authority Fuel Tax):每公升6.75分。
3.卑詩機動車燃油稅(BC Motor Fuel Tax):每公升1.75分。
4. 運輸聯線稅(Translink Fuel Tax):每公升17分。此稅乃居住大溫地區獨有的稅項,是為了支付運輸聯線的基建工程之用,相當於加滿一桶50公升的汽油需付此稅8.5元。
5.聯邦燃油特許稅(Federal Fuel Excise Tax):每公升10分。
6.聯邦商品服務稅(GST):一如所有的商品一樣,GST稅率5%。很不可思議吧?我們是稅上稅,因為付了一大堆與汽油有關的稅後,卻還是需要再被課稅。
除了萬萬稅現象之外,大溫地區似乎成了汽油商最喜歡壓榨的地方。
根據Kent Group硏究公司的數據,卑詩省的汽油批發價格是92.2分,但在阿省卡爾加里卻只要81.6分。況且若以汽油批發價格與原油價格相比後的「提煉利潤率」計算,我們可以發現溫哥華比卡爾加里要多付出20%(約每公升8分)的金額。而溫哥華的零售利潤率又再比卡爾加里的利潤率高20%(約2分)以上。同樣一桶汽油,住在大溫地區的居民被販賣石油的廠商層層剝削,就是要比其他城市再多賺一點。
加拿大燃油協會獨立經濟學家Robyn Allan表示:「石油公司是在掠奪大溫民眾。沒有任何市場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它們就是多賺了一些利潤。」
Robyn Allan表示,外界正喧鬧不休地討論輸油管與煉油廠問題,但從現狀來看,似乎這都無法解釋高油價狀況。因為長久以來,阿省油公司透過橫山輸油管運送石油到大溫,大溫堪稱是石油的淨出口地,顯然供應不是問題。石油公司早前關閉了本拿比的煉油廠,說是因為在阿省煉油成本更低,所以捨棄卑詩省。如果阿省煉油比卑詩成本更低,那石油商只是圖利了自己,並沒有因此回饋卑詩,讓省民獲得任何利益。

一场完美风暴
油價居高不下,除了責怪高昂的稅與失常的市場運作外。汽油價追蹤網站Gasbuddy.com資深油價分析員Dan McTeague表示,季節性漲價也是躱不過的問題。每年汽油價格從5月天氣回暖後就會明顯漲價,這是因為夏季汽油中需要加入防止在高溫下自燃的添加劑。此類添加劑很貴,所以油價會上漲,而煉油廠進行此項運作時,都要將煉油設施關閉幾天進行調整,由此造成供應短缺,繼而導致油價上漲。再者,夏季駕車出行的人會增多,增加了對汽油的需求量,也會增加加油的費用,夏季每公升汽油總會比冬天增加5到10分。
En-Pro首席石油分析師Roger McKnight說,加拿大石油還與美國市場緊密相關。他說,由於美國國會修改法律,允許美國的汽油出口,石油公司為了追逐利潤更高的離岸市場,油品供應偏向於出口。為了與國外市場競爭,國內油價,包括加拿大的油價也必須上調,才能讓唯利是圖的石油公司保證北美市場的供應。
目前的原油價格上漲至2014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也導致汽油價格颷升。原油價格每上漲2元,加拿大的汽油每公升的價格就會上漲約1.2分。當然,但這不是鐵桿規則,因為不同的加拿大地區是根據美國供應不同地區的條件來定價格的。
Dan McTeague認為,輸油管道問題讓阿省與卑詩省撕破臉,阿省宣稱要限制對卑詩省供應石油,這將導致卑詩省陷入供應短缺的災難。他表示,雙方爭吵涉及到的供應量是6萬到8萬桶汽油、柴油和飛機燃料。這代表了卑詩省使用的所有燃料中60%至75%的供應量,如果阿省眞的下此重手,卑詩省的油價會達到每升2元以上。”
跌跌不休的加元又讓高油價雪上加霜。因為石油產品都以美元定價,今年加元兌美元的匯率是表現最差的主要貨幣,這意味著加拿大石油公司買到的油品要比以往少得多。

卑诗建炼油厂不符经济效益
民怨因油價而沸騰,省長賀謹把話題重心拋向了煉油廠,他希望聯邦出資來協助卑詩省興建煉油廠,又提到已聯繫美國華盛頓州州長Jay Inslee,商議由華州增加煉油量並供應卑詩更多汽油。
卑詩沒有自己的煉油廠,這是老問題了,但究竟為什麼會產生「從卑詩運油出口、卻不在卑詩煉油」的奇怪現象呢?
有人說因為在卑詩煉油不符合商業利益,有人說是因為卑詩省民為了環保拒絕煉油廠,還有人說加拿大本來就在煉油廠競賽中遠遠落後,永遠都不可能跟上。
還記得卑詩省出版業大亨David Black嗎?他早在2012就提議要找資金來興建煉油廠,2013年他對外提到,一組美國投資者已經承諾250億元,為他在卑詩北部海岸的Kitimat市附近興建煉油廠。他當時說,這個煉油廠項目完成時,會成為本世紀最好的項目。它將擴展本國經濟,創造數以千計的就業機會和高薪工作職位,也會為承包商和小企業提供上百萬元的合同,並為政府帶來大量稅收收入。擬建的煉油廠將是北美西海岸最大規模的,也將進入世界上最大煉油廠之列。興建煉油廠需要僱用大約6,000名員工,投入運營後,則需要僱用超過7,000名員工。
願景宏大,可惜經過6年,這個煉油廠始終沒有落實。從一開始,對煉油廠提出質疑的人就很多,甚至包括當時屬於反對黨的省新民主黨都認為,這恐怕不是個好選擇。

为什麽历年来加拿大
的炼油厂只减不增?
全國如今只有14家燃料煉油廠(儘管位於埃德蒙頓附近的Sturgeon最新煉油廠未來將投入生產)。與上世紀70年代相比,當時全國有40家煉油廠,不過因為石油價格暴跌,加上其他能源逐漸發展,加拿大對石油的需求下降,一些中小型煉油廠陸續關閉。(下轉A5版)
Gasbuddy.com的分析師Dan McTeague則提到,過去幾十年來,石油公司不斷收購和兼併,導致壟斷,而渥太華又允許這些油公司在美國提煉石油,以確保加拿大的石油輸出沒有問題。惡性循環下,石油公司只把加拿大當原油輸出國,不曾上昇到精煉石油的地位。
實際上,加拿大提煉的石油產品比消耗的要多。大草原和加拿大東部地區基本上是自給自足的,紐芬蘭和新布倫瑞克兩家煉油廠的產量遠遠超過其需求。東岸的原油多數是來自東岸自產或是海外進口,並沒有利用阿省的原油。
卑詩省比較獨特,石油依賴阿省,連提煉廠都依賴阿省或南部華盛頓州,但是卑詩省的燃油消耗非常大,每天耗油20萬桶。過去卑詩省曾有7個煉油廠,現在只剩下2個,雪弗蘭(Chevron)本拿比煉油廠每天供5.5萬桶,赫斯基(Husky)喬治至王子成的煉油廠僅每天供1.5萬桶。去年雪弗蘭還選擇把本拿比煉油廠賣了,將煉油事業轉到阿省的Parkland。
卑詩省一半以上的精煉燃油品都靠阿省供應,其餘約每天3萬桶則來靠華盛頓州5個煉油廠提供。
華州的煉油廠幾乎90%以上的產量都是在美國銷售,其他才賣給加拿大,而華州的原油卻是從阿省透過卑詩運至華州的,油公司輸油賺了錢,煉油再賺一筆,反而高價賣給卑詩省民。說到底,卑詩省是石油輸出的咽喉,但卻反被阿省與華州掐住了,沒有自己的煉油廠,只能任人宰割。
但如今想在卑詩省興建煉油廠卻不是太可行的方法。燃油協會副主席Brian Ahearn說:「北美煉油廠太多了。汽油與柴油需求只會再下降,因為現在的汽車更省油,電動車將更普及,科技進展更快。」該協會計算過,如果在加西興建一個高效率的煉油廠,至少要150億元,投資回收期需要25~30年的時間,儘管外界預測石油在未來40年還是關鍵運輸燃料,但投資150億元可不是個小數目,對投資人來說實在沒有太大興趣。」
Dan McTeague曾擔任國會議員,他說政治氣候也是考量因素。反對輸油管的聲浪飆高,已經讓卑詩省,特別是溫哥華、溫哥華島成為石油投資的”禁區”,他說:「很不幸的是,我們已經被貼上紋身標籤,沒有投資者願意在卑詩省談油氣相關的投資項目了。」
卑詩省的環保要求一直是最高標準,因為無法與美國、阿省同步來管制碳排放問題,所以石油公司不會到卑詩省自找麻煩,寧願找一個容易做生意的地方落腳。
Dan McTeague說,石油投資者都是步步精算的,他們算準在加拿大佈署煉油廠並不是好的投資選項,就算是正在阿省埃德蒙頓興建中的新煉油廠,也是因為有阿省政府擔保下才能進行。
對油公司來說,市場在太平洋的另一邊,機會在亞洲。石油公司知道,如果要獲得最大利益,是在加拿大出口原油,而在亞洲進行提煉,這就是為什麼它們迫切希望橫山輸油管的擴建工程可以成行,這樣可以運送更多原油到亞洲。與此同時,石油公司加碼對亞洲、特別是印度的煉油廠投資,預計未來12年內,印度的煉油能力將提高77%。其中印度一個大型綜合煉油廠,其產油量就是加拿大所有煉油廠總量的60%。

David Black期待Kitimat煉油廠
不過看在David Black的眼裡,卑詩省還是具有興建煉油廠的實力。在他的擘畫中,卑詩省必須打破仰賴阿省與華州的宿命,要讓這樣的恐懼感降到最低。他說,Kitimat清潔煉油廠位於Kitimat以北13公里處,完全建成後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煉油廠之一。目標是處理來自阿省油井的40萬桶純瀝靑,加工成46萬桶汽油、噴氣燃料和柴油燃料,再加上丁烷、丙烷和硫磺顆粒等副產品。造價成本已從最初估算的兩百多億元降至價格180億元。
David Black說,實際上數字更低,因為目前的重點是項目的第一階段:興建一個日產12.5萬桶的煉油廠,耗資85億元即可。他說,這是個高科技的煉油廠,比起其他煉油廠,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僅為三分之一。而若運輸精煉燃料,也比運輸瀝靑重油好,萬一眞的有洩漏,不會讓海洋無可救藥地糟糕。
他相信,這個煉油廠除了對卑詩省所需的燃油有幫助外,還可以外銷到亞洲。因為從Kitmat到上海的輸油輪耗時3星期,同樣的船從美國德州休士頓到中國卻需要9星期,所以Kitimat煉油廠是很有競爭力的。
但為什麼David Black不選在阿省、而是卑詩省興建煉油廠呢?這位生意人沒有矯情地說「因為我是卑詩省人,我熱愛這片土地…。」等之類的話,他回應地很乾脆:「成本考量。」因為煉油廠的模板設備等,必須要在中國、台灣、馬來西亞或韓國這類高科技、低工資的地區來建造,然後再運輸到西海岸組裝,而卑詩省是海運最直接的落地點,可以省下很多錢。日產12.5萬桶的Kitimat清潔煉油廠第一階段工程,85億元就可以搞定,但如果是阿省Sturgeon煉油工廠,日產5萬桶,成本卻須達97.5億元。
當然,聽起來都順耳悅聽,但如今除卑詩省府熱情支持外,聯邦政府、阿省政府都沒有給予相應支持,尤其是阿省省長諾特利早前提到,單單阿省就已經有5座煉油廠了,對阿省來說,首要課題是如何把油運出去。更不要說石油公司了,它們是未來的煉油廠的供應金主,沒有它們點頭,卑詩省民只能繼續痴痴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