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 “众筹” 现象之我见

众筹_页面_3

 

 

时事评论员   王 楠

 

今天我们来谈谈在温哥华引起广泛关注的众筹问题,究竟什么是众筹呢?
众筹火于一种新型商业融资模式,旨在让创意获得资金,实现梦想。众筹即是向“大众”“筹款”。众筹这一“众”字任何人都无歧义,即大众,企业对企业的投资、私人间的筹款不会扯上众筹,但这“筹”字却有歧义,因为卖身卖房,都可说为“筹款”。依此理解,则面向大众的一切筹款行为,都可以理解为众筹了,甚至说政府收税然后搞教育修铁路买武器打isis也可以说是众筹了,所以我并不赞同对这种模式无限的引申,这种引申使众筹包含了“众贷”“众售”“众投”“众……”既然已有“售”“贷”这类分类更明确更好的词,为何争“筹”的名分呢?这种行为跟当年中国城乡结合部的法郎,一个化学烫髪非不叫化学烫而要叫成”负冰等离子塑形”有什么区别?
我更愿意让它回归本意,并向大众普及众筹这种概念。众筹应该有它的“参与性”,至少临门一脚正所谓人多好办事,众筹应该是大家集体合伙做一个项目。它应该是未完成的产品,需要众筹“参与”,“众筹”不应该等同于团购,同时,“团购”也不应该等同于“促销”(一人团购等)。可现在,众筹等于团购,团购等于促销,(这毁了这两种模式)的现象非常明显,很多所谓的众筹,都只是“预售”、“团购”,明明有“预售”,“团购”这两个那么好的词,偏要扯上众筹,可以说一开始就居心不良。例如, 2015年有个项目突破了中国的众筹记录,笔记本,雷神新品钢版911M, 经过42天的筹款周期,最终以28292979元的众筹金额收官,创造了中国众筹的新纪录。可是,如果没有众筹“参与”,这项产品不也会照常上市吗?不过是打着个众筹的幌子搞促销而已,众筹个周杰伦啊众筹。
那么众筹的特别在哪,它应该是个未完成的产品,它应该是有风险的,毕竟每个众筹者都是参与者,发起众筹,应该是“寻求志同道合的人”的一个过程,而不是“大家快来捡便宜啊”!最根本的,众筹应该是个“项目”,众筹后应该发生点什么,改变点什么。而你作为投资人,是有权利要求、建议点什么的(当然力度看投资额)例如点名时间-《十万个冷笑话》中的众筹者可以参与剧情讨论。很可惜,因为(市场认为)”投资者”不够耐心,现在很多众筹往往15天内就发货了。甚至都来不及做些什么,大部分众筹都只是将众筹作为产品的一个渠道。别说“参与性”了,完全没有众筹的“必要性”,所以我说这毁了众筹。众筹应该有它的“风险”——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正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如果是一个项目,必然有失败的可能,即风险。 最基本的,金额没达到计划的“目标”,项目应该取消,金额应该返还,而不是把目标调低。众筹期间发现项目有隐瞒,欺骗行为,应该可以退款。较复杂的,发起人没有完成承诺的“回报”,如回馈的时间,产品有瑕疵等,应该按投资合同解决。
可笑的是,绝大部分众筹都没有写明,如果项目回馈有问题,该怎么解决众筹应该明确“目标”—— 筹到多少钱我们会怎么用正所谓积土成山,积水成渊。作为众筹,对于额度应该有个具体的目标。例如达到多少钱,我们会做哪些事,就像《洛克人》之父在 Kickstarter发起的众筹一样,获得多少钱,就多增加多几个关卡。如果筹到多少钱回报都一样,那么很明显是卖东西。而且这种众筹的最重要一点就是,众筹的发起者也会把筹到的所有资金都用在项目的进行上,抽到多少就花多少筹得多,项目完成的好,筹的少项目就简单一点,在这个项目中他本人是不盈利的,不盈利的,不盈利的!完成项目本身就是对他最大的回报。如果说从你这里收100元,然后回报给你一个成本价60元的产品,他自己还能有40元的盈利。这是赤裸裸在卖东西,而且还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在收全款预购卖东西。好好的一个销售行为,非不把顾客说成顾客,而说是众筹伙伴,这不是推卸责任吗?
其次,众筹应该是有它的“回报”——且这个回报要与项目相关正所,但一定不是金钱上的盈利。谓无利不起早,大家参与众筹,是因为想完成这个项目。确切的说,大家都是投资者,合伙人。就像之前所举的《洛克人》的例子一样,参与众筹者所期待的回报是完成并且玩到一个自己心目中最满意的电子游戏,而绝对不是说能够有多少的盈利。於众筹,项目完成本身就应该是对合伙人最大的回报。如果说把钱投入某个项目,并且期望以此获得资本的升值,那么很明显,这就是一种投资金融行为。许诺按照投资比例获得利润分配的这种行为实际上就是在吸纳股东,按照事先约定的利率定时返还本息的这种实际上是在发行公司债券,这两者之外,按照书面或者口头的共同投资合同进行投资的额,那就试典型的私募基金。
不管以上那种形式,都是要严格遵守政府相关机构与法规的监管的,对于发起者的资质认可也有非常严格的审批,所以投资者的权益也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以众筹之名行吸引投资之实并以此来躲避政策法规的监管,显然是不合法的。
综上所述,众筹说其实就是给自己欣赏的项目捐款促成其实现的一种行为,说白了就是日行一善罢了。其它的所谓”预购性众筹””股权性众筹””回报性众筹”等等都不过是已经存在很久的商业行为顶着一个”众筹”的头衔的改头换面罢了。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明明已经有明确法律规范的商业行为偏偏要顶着另一个名头出现,必然有其私下的考量。所以政府最近对这些行为发出警告也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其实,众筹起源很久远的,想象千年之前,就有无数的托钵僧凭借着信仰,在中华大地上不断游走,为了塑造一尊菩萨,建立一座宝塔,一家一户的从普通的善信那里化缘募款,集腋成裘,聚沙成堤,最终建起一座座气势恢宏的佛像和庙宇,并最终实现了自我修行和广播信念,创造了东方文明最著名的宗教之一。这是一种最原始的众筹模式,中国历史上的各地大小庙宇无不是民众齐心协力、捐钱捐物的众人之功,大家不图金钱回报,而遇到天灾或者饥荒,寺庙道观也成为民众避难之所。然后关键的是你见到有一个信徒跑到寺院里去要本金和利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