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兮祸兮 ? 碳税 叹税! 高油价、高生活成本背后的推手?

特约记者 方瑜

 

W-02jpg

 

碳稅又加了,這個稅究竟有何用?

碳税令高油价更恶化
大溫地區的汽油價格一直是全國最高,當我們的汽油掛牌價每公升1.55元時,別的省分約落在1.2元。為什麼這麼貴?因為汽油費中含有「萬萬稅」!包括聯邦稅、省稅、運輸稅、碳稅。例如,4月1日起,在卑詩省政府的政策下,凍結幾年的碳稅再度上漲,每噸漲5元,使汽油內的碳稅上漲每公升1.11分,代表每一公升汽油費中,所徵收的碳稅已達7.78分。
面對汽油價格漲漲漲,省民抱怨不已,省長賀謹的說法令人吃驚,他把球丟給了聯邦政府。「我很希望看到聯邦政府能在這個問題上發揮一些領導作用。」
加拿大納稅人聯盟卑詩省負責人Kris Sims表示:「這簡直令人笑話!他自己的政府要抬高汽油價格,卻希望渥太華來做些什麼?根本是作夢!」
賀謹幾乎成了油價推高的元兇之一,除了碳稅外,他還反對Kinder Morgan的橫山輸油管計畫。西蒙菲莎大學可持續能源經濟學家、卑詩公用工程委員會(BCUC)前主席Mark Jaccard表示,大溫這一波油價上漲,主要原因是供應劇減:撐起本地汽油供應半邊天的本拿比煉油廠和美國Olympic油管都因維修而遭到臨時關閉,導致顧客只能依靠另一半供應渠道-橫山油管來獲取汽油。如果運油量大增,就可以使供需不會失衡。
阿省省長諾特利掐住卑詩省民這個高油價痛點,威脅賀謹若繼續刁難橫山輸油管擴建計畫,乾脆減少對卑詩省供應石油。如果阿省對卑詩省的汽油減少20%-25%的供應量的話,價格就會飆升到每公升1.6元。若減少60%的汽油供應量的話,大溫油價將會飆升到每公升2~3元!那麼一輛普通的小轎車加滿45公升的油,可能需要135元,一輛SUV需要60公升的油,就是180元!
賀謹還是堅持,油管不能蓋,即使蓋了,也不可能改變高油價的問題。Gasbuddy石油價格分析師Dan McTeaugue表示,不理解賀謹的數學是怎麼計算的,因為「橫山輸油管擴建案會使運油量增加三倍,將允許更多汽油、柴油與噴氣燃料被輸送,這正是大溫市場上需要的。如果沒有更多的油量,但卻只有省府因輸油管提出的更多訴訟,可以想見,每個駕駛者、納稅人所要付出的成本會增加多少?」

全国碳税上路
卑诗成榜样?
卑詩省民對碳稅早已有深刻體驗,但許多省分未有碳稅制度,在聯邦杜魯多政府高舉環保大旗的理念下,全國性的碳稅政策將上路,將適用於那些沒有碳稅或碳交易制度的省分。目前聯邦政府正在聆聽民意、制定架構細節,但初步規劃是從今年稍後起,會針對每噸碳排放徵收至少10元碳稅,未來4年則每年漲10元,到2022年則每噸碳排放徵收50元碳稅。
卑詩省是北美第一個碳稅開徵的省分,究竟開徵碳稅究竟好不好?效果如何?
卑詩省從2008年自由黨政府執政時徵收碳稅,隨年度遞增,到了2012年增至每噸30元,該稅率自2012年後暫時凍結,直到省新民主黨政府上台後,決定2018年再提高碳稅至每噸35元。
根據卑詩環境部2017年初發表的報吿,指雖然自從2008年以來,人均燃料使用量減少了16%,但2013年至2014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了2.1%。2014年經濟學人就撰文讚揚卑詩省的碳稅成功經驗,提到卑詩省經濟成長超過加拿大其他省的平均値,就業率沒有因此受影響,所謂減碳政策有害經濟的說法,經不起實證檢驗。
去年紐約時報撰文也提到:「卑詩省的經驗吿訴我們,徵收碳稅不會崩毀經濟。」文章中提到,因為有碳稅,讓使用燃油的成本增加了,所以卑詩省的油價是最貴的,但因此促使民眾減少開車、降低暖氣耗量、甚至企業會做出相應調整來減排。紐約時報並強調碳稅終會獲得民意支持,像卑詩省於2009年碳稅開徵後一年,還有47%的人反對,但2014年只剩32%的人反對。卑詩商業議會政策主管Jock Finlayson說:「一開始我們並不喜歡碳稅,但現在我們的會員多數已覺得是可接受的。」卑詩省府因有碳稅的收入,所以2010年調降企業稅兩個百分點至10%,隨然現在已增至11%,但依舊是加國最低;此外,收入最低的兩階民眾之入息稅也降低了。
讚許卑詩省碳稅機制的人都認為:第一,卑詩省經濟根本不受影響;第二,是旣達到減排環保效果,又能透過稅收機制還富於民,何樂而不為?
不過對碳稅有質疑的人士則認為,這只是過度美化的卑詩省的碳稅效益。
加拿大另類政策硏究中心硏究員Marc Lee認為,卑詩省的經濟是沒有崩盤,但從2007年起至2014年的平均經濟成長率,卑詩省一直都是加拿大中段班學生,所以該省經濟情況與全球經濟表現有正相關,而非關碳稅。至於碳稅是否對減排有幫助呢?從2008至2010年的數字顯示,的確是明顯減少了,但是那段時間卻也是國際油價的高峰期,大溫地區油價甚至高達每公升1.5元。 (下轉A5版) 如果說減排是因為碳稅,還不如說是因為國際油價太高。2011年起卑詩省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又逐年拉高了,省府委任的一個環保和氣候專家小組之前公佈的報吿中直指,卑詩省制訂2020年的碳排放將比2007年減少33%的目標勢必落空,建議將達標年分修改為2030或2050年。
Marc Lee也提到卑詩省在推動碳稅與減排策略的其他盲點。他說,卑詩省不斷強調液化天然氣是清潔能源,但事實證明,液化天然氣產業是碳排放的大戶,如今已在卑詩省每年產出180萬噸的碳排放量。此外,卑詩省實施碳稅時宣稱,這個稅將用在基礎建設與投資清潔能源科技上,希望轉化成促進減排的重要資金來源。但如今看到的是其碳稅中的三分之二是用在為個人與企業減稅,可以說是還富於民,也可以說是自由黨為自己累積了選票利基。

碳稅只是另一個搶錢工具?
設立碳稅的目的,美其名當然是為了環保。依照經濟理論,如果一個東西愈來愈貴,則民眾需求與使用量自然會降低,所以徵收碳稅的初衷,是希望民眾能透過少開車、少耗燃油煤氣,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為愛護地球盡一點心力。立意雖好,可惜效果不彰,但政治人物卻因此看到了收稅的好利基。
加拿大生態財務委員會〈Canada’s EcoFiscal Commission〉執行總監Dale Beugin表示,客觀來說,卑詩省實施碳稅之後的碳排放還是繼續增加的,但增加的幅度卻比沒有實施碳稅的情況下來得小,如果從「減緩增加幅度」的角度來看,碳稅還是成功的政策。
省府原定的減排目標是2020年的碳排放要比2007年減少33%,Dale Beugin說,看來是需要改為2030年了,而要明顯見效的方法就是碳稅繼續增加,2030年若能達每噸100~200元,效果自然顯著。
但對一般民眾來說,每噸200元的碳稅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政治評論員Danielle Smith說,碳稅不僅影響汽車油價、也影響暖氣費用,如果怕花汽油錢,可以改用電動車,或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但是暖氣費是跑不了的,在寒冷的冬天,無法不依靠暖氣過活。Smith以自己家庭1月的暖氣帳單計算,當月耗費34GL的天然氣量,因為每噸碳稅高達200元,則暖氣費會漲約1倍達560元。
當生活開支暴漲、讓民眾喘不過氣來時,對所謂的碳稅美意就會產生懷疑。本周加拿大生態財務委員會委託Abacus做的一個民調顯示,近三分之一加國民眾不相信氣候變化是人類和工業造成的。具體說來,僅28%受訪者相信,氣候變化的確是人類和工業活動造成;33%認為氣候變化是人為因素造成這一說法站得住腳;27%認為雖有證據顯示這一說法,但不確鑿;11%認為根本沒證據證實氣候變化乃人為造成。
民眾希望政府對減少碳排放採取相應政策嗎?60%的受訪者表示希望,比2015年時減少9個百分點。按地區來分,大西洋省這一民意全國最高,高達69%,其次是魁省的66%,卑詩省的65%。安省57%、曼省和沙省56%。阿省這一民意全國最低,僅46%希望省府能加強政策干預。
至於徵收碳稅有何意義?民意看法分歧,全國58%的民意認為碳稅主要目的是改變人類工業和消費行為,42%認為政府收碳稅就是為了搶錢。78%認為碳稅政策有積極意義,22%認為碳稅政策無任何價値。
菲沙硏究所(Fraser Institute)2月公佈最新報吿指出,碳稅根本就是稅收增加的工具。因為卑詩省的碳稅除了一開始有達到所謂的稅收中立的目標,後來根本沒有落實,最後導致省府在6年內增加近9億元的稅收。
菲沙硏究所財政硏究主任Charles Lammam說,一開始徵收碳稅,省府還推出個人和企業稅率的新削減和低收入者的新稅收抵免,扺消碳稅收入。但之後再也沒有新的退稅優惠,硏究顯示,卑詩納稅人在2013/14年支付了2.26億元的增稅,在2014/15年支付了1.15億元的增稅。根據當局自己的預測,碳稅令卑詩省府在6年間累計增加8.65億元。
面對省府藉碳稅來收取更多稅款、造成民眾生活負擔的質疑,省環境廳廳長George Heyman則表示,省府已針對碳稅上漲增加低收入民眾的返稅額,約半成省民獲得的返稅額都將有所上昇;成人最高可獲得每年135元的碳稅退稅,兒童最高可獲每年40元退稅。

右派政治人物反碳稅
安省即將於6月舉行省選,碳稅成了政黨交火的戰場之一。目前聲勢看漲的反對黨-進步保守黨黨領福特(Doug Ford)已說,如果他當選省長,會廢除碳稅。
阿省聯合保守黨黨領康尼(Jason Kenney)同樣反碳稅。阿省的能源產業是省經濟重中之重,現任新民主黨政府省長諾特利(Rachel Notley)能一舉推出碳稅,堪稱該省歷史上的異數,顯而易見,阿省省民對碳稅是很冷感的。
在聯邦政府主導的全國碳稅計畫下,10個省中已有9個省都簽字,從頭到尾拒不簽字合作的就是沙省。沙省前省長沃爾(Brad Wall)到現在省長莫耶(Scott Moe)都是堅持抗拒聯邦碳稅的人物,莫耶坦言:「我們與聯邦看法不同,沒有共識。」聯邦環境部長麥克納(Catherine McKenna)則發函給沙省政府提到:「其他9個省支持碳稅,可惜你的政府沒有加入。我希望你改變立場,在9月1日最後期限前提出碳價計劃。」麥克納的函件說,不管沙省是否加入全國計劃,它要繳付碳稅。她說﹕「要是你的政府不設定排污費,我們別無他法,只能向沙省徵收污染費,如同我們在全國其他地方的做法。」她說各省碳稅的收入都會留在各省,聯邦並未收取分文,但像沙省若不願配合全國碳稅計畫,意味它不能領取6,200萬元廢氣削減的資助金。
麥基爾大學經濟敎授Chris Ragan表示,從經濟行為分析,價格高低絕對可以影響消費行為,所以徵收碳稅會對降低碳排放有幫助,但這的確會對經濟活動帶來成本增加的問題,所以不是對商業有善的政策。右派政治人物本來重視商業活動,更不喜歡政府增稅,因此他們理所當然會把碳稅認定為是加稅的工具。Ragan正與一些經濟學家透過敎育宣導活動,讓民眾肯定碳稅的價値,改變生活習慣。
消費者政策硏究所(Consumer Policy Institute)經濟學家Brady Yauch說,涉及個人金錢的問題,很多人的想法就變得片面又直接,只顧及自身利益,無法考量整體效益。例如他曾提議要改善擁擠耗時耗錢的多倫多地鐵系統,可以仿傚新加坡作法,在早上七點半前離峰時段提供免費服務,但增收高峰時期的價格;甚至在電力使用上,也採取離峰高峰時段的不同收費,可改變民眾的行為、提高整體服務效能,最終節省更大的成本。但許多人不能接受類似概念,認為這只是圖利某些時間彈性者。
西門菲沙大學經濟系敎授Mark Jaccard說,稅收問題對普遍民眾來說是直觀的,即使你提供了科學數據,一些民眾還是不買帳。「數據顯示,幾乎每個人都從卑詩省的碳稅中受益,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沒有得到任何好處。而一些政治人物卻利用這種心態,抓到機會大作文章,他們相信低稅政策更容易贏得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