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蕙芝削减 法警人手 致罪犯无罪脱身

 

BC省 新民主党党领  贺 谨  ( John Horgan)

卑诗省去年有超过九百人因吸食毒品过量而死亡。再也没有比逮捕毒贩,杜绝街头致命毒品更重要的事情了。
但是仅上个月,我们就看到至少两名遭起诉的毒贩无罪脱身,只因为简蕙芝裁撤法院的法警。
其中一名毒贩,因为走私海洛英和枪械遭到起诉。他微笑走出法院,不必为其行径承担任何责任。
卑诗司法厅长苏安彤多年来一直接获警告,法庭缺乏法警以致无法开庭审案,将导致罪犯无罪脱身。尽管有这麽多警告,卑诗法警人数却在她任内急遽下降。
法警负责维持法院治安与安全。由于法院审判室缺乏法警,导致许多审判无法进行。最近最高法院裁定,如果审判拖延过久,法院将被迫让这些罪犯无罪释放,尽管他们可能对社区造成危险。
现在距离5月9日的省选只有两个月时间,苏安彤手忙脚乱想让人以为她重视这项议题。但是卑诗自由党有许多年时间,早在问题恶化成危机之前就可以解决它,结果却不闻不问。他们太忙于照顾有钱的友人和捐款者,而不愿意去解决与普通老百姓息息相关的议题。
目前死于吸毒过量的人数达到历史新高,我们实在不能让任何一名毒贩无罪脱身,只因为简蕙芝削减法警人数而法开庭审案。然而过去数周,已经有两名毒贩获准回到街头重操旧业。
我们不容许毒贩心存侥幸,认为可以不必为其行为负责,这是对我们司法和法律的嘲讽。如果我们的司法制度,让遭到指控的罪犯未经审判就送回街头,这个司法制度出现严重问题─将把我们的社区置于危险当中。
简蕙芝多年来削减法院人手,然后在选举前夕放一点点钱回去,这麽做是不够的。司法厅长苏安彤甚至拒绝恢复法院制度,让它回复到卑诗自由党2010年削减经费的水平。
我们的法院每年都需要运作,而不是只有选举年。民众依靠我们的法院采取行动,威摄那些蠢蠢欲动的罪犯,把危险人物赶出街头,保障社区安全。这些重要工作都被迫打折扣,因为简蕙芝和卑诗自由党不愿照顾普通人民的需要。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卑诗省民有权要求一个政府能每年都为民服务,而不是只在选举年。这意味著司法制度要能连年运作,确保我们的社区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