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豪宅空置 非华人之罪

近年西媒报道不乏各种针对华人移民的微词。基本上,有关华人的新闻多半是负面的。诸如豪宅空置,高资产低收入,开豪车不守交规,甚至冒领福利,偷瓜偷菜等等。这些报道不能一概斥之抹黑,因为都有例证;但要是说,这就是华人的全貌,且一有负例,就高调宣扬,而无视华人对社区的种种贡献(捐款、赈灾、义工等),那也是一种偏见或隐性的歧视。

4
就豪宅空置而言,从社会公平的正义立场看确有不合理之处。然而,这并非华人独有的现象。与其说是华人之罪,勿宁说是富人之罪。我们身处有阶级分层的社会,贫富差距一直存在。资本社会与封建社会的区别,在于从特权社会过渡到机会较为均等的金钱社会。基于金钱的不平等比起基于特权的不平等已经算是一种历史的进步。要完全消除贫富差距,真正实现人人财务平等,人类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回到豪宅空置的话题,今天富有的中国人不仅在中国各地有多处多套住房,而且在海外也广泛置业,令世人侧目。然而,各国皇室后裔,好莱坞的明星,硅谷的科技精英,各种赛事的体育尖子,经营各行致富的社会名流,经常出书演讲的政界大佬,不都是拥有至少一套以上的住房吗?就连国人认为俭朴的小札,近期也被曝料拥有三所豪宅,更不用说默多克之流了。这些豪宅遍布世界各地,拥有美景和舒适的气候,它们作为主人真正意义的别墅(度假房),基本上不会用来出租,而是多半时间空置,很少时间使用。即使是普通人,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也会在一些喜欢的地方购置小公寓用做度假,比如加拿大为数不少的“雪鸟”一族,在美国的夏威夷、佛罗里达、棕榈泉等购有避寒度假房。

5
坊间近来流传一句话:贫穷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是的,身为买不起房的穷人,如果有一天贷款购置了一所房子,肯定不会把它空置,而是最大化地利用这所房子的全部价值。他们或者用多余的房间做homestay,招学生住宿;或者会把楼下(甚至楼上或车库)的第二套间出租;或者在外出度假时,将暂时空置的一个月、两周打广告出租,以期多少有所收入,补贴家用。于他们而言,白白空置不用,而需要付出一大笔钱来维护保养,交不菲的地税保险,甚至还要雇人定期清理打扫,真的是很不上算的。反之,对富人而言,出租既麻烦又不安全,还要增加报税等琐事。出租的房子,如果对装修有所损毁,根本不是租金收入所能补偿。所以,富人空置豪宅与穷人居住价值最大化是这个社会的常见现象,不足为怪。

6
西媒在报道娱 乐明星如皮特在法国大修豪宅度假房时不会指责他花费巨资的不当和不公平;在报道邓文迪与布莱尔在默多克的某个度假别墅幽会时也不会指责他们拥有多套物业,且多数时间这些物业也是空置浪费。还有很多例子,不一而足。然而,在面对新富起来的中国人购置了豪宅却不居住时,本地社区却不能淡定地面对了。这就引出他们不平的另一问题,凭什么中国人那么有钱。对于多数未去过中国的人们来说,中国经济的增长只是一个数字。而挟巨资来到他们的身边,大肆买买买的中国人才真的让他们感到了一种威胁或恐惧。这种改变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原来的认知几乎全部颠覆,原本的生活模式因这一旋风而变得脆弱难恃。这对于留在西人脑海里百年积贫积弱的中国印象确实大不相符,而心理上已经固化的优越感也确实难以在短时间内消除。

7
与贫穷限制人们的想象力一样,偏见同样会限制人们的想象力。我认识的一个西人学者,有学识有教养,但他却有一个令我不解的根深蒂固的理念。他认为华人来到此地,最好住到偏远郊区,世代从事农作矿产酿酒制鞋等等的体力劳动,才是对本地社区有贡献的受欢迎的移民,才能成为西人主流社会点赞并接纳和包容的模范族裔。说真的,21世纪还能听闻到这种论调,实在让我惊奇。这种偏见既过时保守,也完全不具备西哲平等博爱的精神,而是透着蓄奴社会种族歧视的陈腐味道。可叹这类理念在今天的加拿大仍有一定市场,并能形诸报端,引起热议。

8
以我之见,多元宽容,民主法治的加拿大,对事对人不应有多重标准。如果购置豪宅时没有居住上的限制条款,购置后按时交税买保险,同时豪宅主人遵守本地社区的种种法规与附例(Bylaw),他们有权安排房产的使用,而不应受到过多的打扰与恶评。在私有财产享有受尊重与被保护的权益上,华人不应当有别于其他族裔,贫富不均的社会差距不应由华人独自承担罪责。(文:尚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