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鋁關稅風暴加拿大躲过一劫

特约记者  方瑜

 

Untitled-3

 

 

 

面對特朗普的貿易戰挑釁,加拿大束手無策?

鋼鋁關稅風暴加拿大暫躲過

折騰了一星期的時間,加拿大終於在美國開徵鋼鋁稅政策下,暫時躲過一劫。

3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簽署公告並宣布,美國將對進口鋼鐵製品徵收25%的關稅,對進口鋁製品徵收10%的關稅,新措施將在15天後正式生效。此外,鑑於目前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國正在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加拿大和墨西哥將暫時被豁免相關關稅。同時,其他經濟體也有機會被豁免,由美國貿易代表(USER)負責具體談判。

特朗普的項莊舞劍,究竟劍指何人?外界有點摸不著頭腦。3月1日特朗普首度提到要開徵鋼鋁稅,外界指稱美國主要劍指中國,但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局(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去年12月的統計,全球共有110個國家地區對美出口鋼材,前10名分別是加拿大(16%)、巴西(14%)、南韓(10%)、墨西哥(9%)、俄國(8%)、土耳其、日本、台灣、德國、印度,這些國家的進口鋼材佔美國進口總量的77%。中國只排名第11位,而且數量有下降趨勢。美國鋁業協會數據顯示,去年1月至11月,加拿大、俄羅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中國和巴林是美國進口鋁裝品的前五大來源地。中國是出口鋼鋁產品到美國,但顯然不是主力國。

排名第一的重傷害者是加拿大,所謂美國最好的盟友。加美兩國政商界人士紛紛跳出來批評此稅,認為加拿大應該獲得豁免權,共和黨同僚亦非常氣憤,參議員Orrin Hatch與眾議員Mark Meadows都嚴厲譴責特朗普做法不當。五角大樓甚至發表一封信,敦促他不要瞄準盟友,特別要對加拿大豁免,因為加美之間有聯合汽車工業的利益,在鋁材料與其他金屬方面都有著國防工業上的緊密關係。

即使是支持關稅的工會也紛紛為加拿大的豁免權進行遊說,其中包括在兩國都有成員的聯合鋼鐵工人聯會(United Steelworkers Union)。聯合鋼鐵工人聯會加拿大主席傑拉德(Leo Gerard)表示:「加拿大應該被排除在外,因為加美兩國乃一個綜合經濟體,如果對加拿大課稅,美國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去年,加拿大向美國出口了約93億元的鋁和55億元的鋼材,加拿大鋼鐵佔整體進口量的15%以上。事實上,加拿大近90%的鋼鋁出口都是到美國的。

面對茶壺內的風暴,特朗普在3月5日,正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第七輪談判的最後一天,又突然放口風說:「加拿大墨西哥或許可以獲得豁免,只要他們願意簽屬一個對美國公平的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說到底,特朗普是一石多鳥的戰術,既是展現自己魄力、讓那些藍領工人選票感到振奮;又順便在貿易戰場上對中國、俄羅斯等國小施威力;更重要的就是想從以鋼鋁關稅勒住加拿大的脖子,好讓加拿大在NAFTA談判上好好聽話。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就曾明說,NAFTA三國談判上,美國與加拿大之間的問題更棘手。

加拿大獲小勝利?

8日的鋼鋁關稅宣布儀式上,特朗普直言:「我們將延緩對這兩個國家開徵關稅,看我們是否可以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上達成協議。」如果美國沒有從談判中獲得利益,那麼加拿大金屬生產商很快就會與其他國家一樣需承受高額關稅。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第八輪談判將於4月於華盛頓登場。

多倫多MAAW法律事務所貿易律師華納(Mark Warner)稱這是加拿大的小小勝利。「今天的宣布是個好事,至少現在先躲過一劫,但接下來的NAFTA談判就需好好琢磨了。」華納亦質疑美國開徵此稅對美國鋼鐵產業能有多大幫助。

美國內部有不少人批評此稅害人害己,消費者將面臨沉重代價。但美國官員駁回價格上漲憂慮,並舉例鋁關稅的影響僅使6罐的啤酒價格增加1.5到2美仙。若是一架波音777飛機,每架飛機價格3.3億美元,新的關稅下將使該飛機價格增加約25,000美元 – 等於僅增不到萬分之一的價格。

Unifor工會主席Jerry Dias認為,整個過程中,看到加拿大政府的軟弱與為難立場,「就好像在學校裡,有人每天都對你霸凌,但你似乎難以回擊。」Dias表示:「公平一點說,面對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加拿大的籌碼真的不多,自從我們從2017年8月開始談判NAFTA以來,美國就不斷出招,從軟木、紙類產品、飛機、鋼鋁製品等,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出拳。」

這次鋼鋁稅風暴,歐盟一開始就展現強硬態度,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直言,美國若開徵鋼鋁關稅,歐盟將對其哈雷機車、波本威士忌、牛仔褲亦課高關稅,這些分別來自美國威斯康辛州、肯塔基州,皆是美國共和黨主政的區域。

歐盟不只是嘴上說說,行動力亦迅速,幾天時間內,歐盟反制美國鋼鋁關稅的報復產品清單已就緒,將針對價值約34億美元的一百多項美國商品,徵收25%關稅。清單內容包括美國多項農產品,如稻米、玉米、柳橙汁及蔓越莓等,並將在美國開徵高額關稅後90天內生效。

對照歐盟的迅速反擊,加拿大卻始終較低調,聯邦政府當然表達嚴重關切,強調捍衛加拿大產業與工人的立場,但卻沒有提到如何報復回擊。

但3月6日傍晚,總理杜魯多致電特朗普的一通電話,似乎起到關鍵作用。杜魯多提到他將在未來一周在全國各鋼鐵小鎮進行訪問,強調加拿大鋼鐵產業的重要性,會讓更多人瞭解加美兩國鋼鐵鋁業的共生共榮緊密關係。

國家郵報政治評論員John Ivison撰文稱讚杜魯多政府的作為。他認為,杜魯多政府巧妙地利用了過去18個月建立的聯繫網絡,確保加拿大獲得豁免。他披露,杜魯多上周末首先打電話給與特朗普私交極好的黑石集團首席執行官施瓦茨曼(Steve Schwartzman),同時,聯邦國防部長石俊則與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進行對話,石俊強調,美國開徵關稅是基於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為由,但加拿大不是美國的安全威脅,反而是美國國土安全上的重要夥伴,因為加拿大向美國供應大部分鋁,乃用於美軍戰鬥機原料。據傳這個理由非常關鍵,雖然美國商務官員如納瓦羅(Peter Navarro)與羅斯(Wilbur Ross)等人立場強硬,又喜歡拿國家安全當貿易談判的籌碼,但馬蒂斯等老兵們卻對加拿大與美國的軍事供應鏈非常熟悉與支持,讓特朗普不得不認真聆聽。

前保守黨總理穆朗尼與美國商務部長羅斯交好,他從中斡旋,不斷提出許多加美兩國互惠的案例。杜魯多還向美國反對關稅的重量級人士遞橄欖枝,例如美國商會總裁Tom Donohue、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納(Mitch McConnell)與美國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等人。

John Ivison說,最關鍵的是杜魯多打了電話給特朗普。無論何種原因,特朗普顯然聽進去了,他認為杜魯多在特朗普面前展現了隨和但又節制的恰好態度,讓兩人的對話有好的交流。

當然,或許特朗普打心底一開始只是把鋼鋁稅當作談判籌碼,他很清楚,加拿大是美國堅定的盟友,緊密地融入民用和軍用供應鏈體系中。特朗普亦明白,如果關稅造成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破裂,對墨西哥經濟恐遭成崩潰,如果墨西哥經濟真的崩潰,它很可能就成為美國國家安全威脅了。

NAFTA談判步步驚心

NAFTA談判將於4月初展開第八輪談判,每一輪過程中都有不同插曲,這一次是鋼鋁稅風波。不過前保守黨總理穆朗尼亦對杜魯多政府處理貿易危機的方式感到滿意,他曾歷經最早的NAFTA談判過程,深諳美國的伎倆。他從鋼鋁稅風波一開始就提到,在談判過程中,任何問題都很敏感,最好不要節外生枝。特朗普的關稅點子,已經在共和黨內部引起很多反彈,所以一動不如一靜,加拿大最好靜看事態如何發展再出招。

穆朗尼對NAFTA的談判深具信心,他說過程感覺是緩慢煎熬爭議的,但卻看得到進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明白,談判過程中最好是少說話多做事,多說無益,要不就會暴露自己的底牌,要不就會搞得對方不愉快,我認為目前外交部長方慧蘭的表現是很正確的。」

但美國現在暫時給出加拿大與墨西哥的豁免,就是想在NAFTA貿易談判上拿到更多利益,令人不得不憂慮NAFTA暗藏的危機。

安省溫莎RJ鋼鐵公司總裁Ryan Jordan憂心忡忡,他擔心新的NAFTA協定最終還是一樣糟糕。他說,特朗普不斷強調所謂的公平,但其實就是對美國有利益的公平。他說,從去年底美國啟動鋼鋁關稅的調查研究後,市場已聞風漲價。「一鋼鐵原料價格從50美元上漲到75美元,並不會因為特朗普現在給出豁免權,原料就會一夜之間降價,因為這是市場心態導致下的結果,憂慮其保護主義升溫,這種趨勢恐將難以改變。」Jordan說,現在很多鋼鐵供應商紛紛相傳,未來的NAFTA新協定會有更不好的消息,不會比25%的關稅好到哪裡去,所以供應商不想降價。

溫莎Essex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總裁Stephen MacKenzie認為,現在只能靜觀其變,祈求好事會發生。因為NAFTA談判變數很多,既然特朗普決定把關稅當作籌碼條件,顯然接下來的談判不會太輕鬆。

特朗普在關稅新聞發布會上則語帶玄機說:「我有一種感覺,我們將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協議。」只不過,若真達成所謂的三方協議,究竟誰是大贏家?

CPTPP後接下來對準Mercosur

就在美國宣布開徵鋼鋁關稅的同一天,「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在11個參與國下共同認可簽字,在自由貿易世界中,兩者堪稱鮮明對比。

早前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因為特朗普執政後退出,但剩下的成員國依然繼續堅持,終於在3月8日出台TPP 2.0版,被認為是全面又進步的貿易協定。11國家代表在智利參加簽字儀式,智利總統Michelle Bachelet出席簽署儀式時說,CPTPP協定是成員國對貿易保護主義做出的回應,開放市場、經濟一體化和國際合作是促進經濟發展和繁榮的最佳方式。

對加拿大來說,成為CPTPP一環,是經濟強心針,為加拿大出口商提供新的機會。11個CPTPP成員國的覆蓋人口近5億人,經濟總量佔全球13%,約10萬億美元,CPTPP乃全球三大貿易協定之一,實力不容忽視,未來若印尼、泰國欲加入,加拿大理應全力支持。聯邦國際貿易部長尚平(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公平進步的全球貿易是趨勢、是值得肯定的方向,CPTPP為加拿大開啟新的貿易方向。

加拿大來下一個貿易目標是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該經濟聯盟於1991年成立,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烏拉圭,原本還有委內瑞拉,目前因該國政治問題暫時停止。巴西有逾2億人口,經濟生產總值比加拿大多25%;阿根廷4400萬人口,是拉丁美洲國家中人均收入最高、最多中產階級人口者。加拿大貿易談判代表團下周五將到巴拉圭,與南方共同市場代表進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當然,這又是一個新難關。加拿大西部基金會拉丁美洲事務專家Carlo Dade說,南方共同市場中的巴西和阿根廷過去一直不願意與加拿大進行自由貿易,儘管他們已經打開貿易的窗口,但仍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尤其是巴西,希望爭取更多牛肉能進口加拿大,同時加拿大龐巴迪公司與巴西航空公司之間正上演著航空爭端。

加拿大已經與非南方共同市場的拉丁國家簽訂了一系列自由貿易協議,包括墨西哥、哥倫比亞、秘魯和智利,這四國共同組成了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

誠如聯邦國際貿易部長尚平所言,面對著美國日益增長的不確性定,加拿大必須朝向多樣化的國際貿易邁進。

人總是在壓力中才能成長,如今正是因為美國的變數,讓加拿大認清現實,積極打開亞洲、歐洲與拉美等地的市場,這豈不是好的轉折?不確定的年代,反而是加拿大的黃金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