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大哥“变脸 加国如何应对?——特朗普开打贸易战第一枪,竟然是瞄准加拿大!

 

 

web

特约记者 方 瑜

 

软木材被课征关税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剛滿一百天,他的百日成績單壓力很大,而他把這股壓力矛頭直接轉向加拿大,一直高喊要掀起貿易戰的特朗普,外界以為會對著中國與墨西哥窮追猛打,沒想到他貿易戰開出的第一槍,竟然決定瞄準所謂的好兄弟、好鄰居 –加拿大。先打了軟木業一巴掌、 再砲轟乳製業者,接著是將掀開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重啟的大門,一系列的變化,讓加拿大繃緊神經。
美國商務部宣佈,將對加拿大軟木材課徵新關稅,稅率為3%至24%不等。商務部表示,他們的反補貼稅調查發現,來自加拿大的軟木材產品帶有補貼,所以要按具體獲得補貼的比例徵收關稅。4家加拿大公司被調查,其中West Fraser Mills Ltd.需繳的關稅為24.12%、Canfor Corporation是20.26%、Tolko Marketing Sales Ltd.是19.50%、Resolute Forest Products Canada Inc.是12.82%。加拿大大西洋地區的公司J.D. Irving自願要求美國商務部對其業務進行單獨審查。結果發現,這家公司的軟木材產品只需要徵3.02%的關稅。其它加拿大公司面對的關稅都是19.88%。此決定不僅是即時生效,還將追溯到90天前的進口貨物,原因是宣佈這稅之前,有異常大量的加拿大軟木材產品湧入美國。
總理杜魯多也接連兩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電話熱線,杜魯多在電話中明白表達反對美方對加方徵收的不公平關稅,駁斥美國商務部對軟木業的指控都是沒有根據的。兩人同意未來繼續透過談判達成共識。杜魯多也透過媒體向美國喊話,強調加美之間有很深的經濟聯繫,美國有數以百萬計的好工作,依賴美加兩國在貨物、服務和人員上的自由流通。
聯邦自然資源部長和外交部長在聯合聲明中說, 自1983年以來,國際法庭一直不同意美國工業行業對加拿大產品獲得補貼的指控。 加拿大政府將強力捍衛加拿大軟木工業的利益,包括使用訴訟。
當然,特朗普不是第一個提高加拿大產品關稅的美國總統。加美兩國的軟木爭議在1980年代就存在,加美過去30多年在軟木關稅爭議出現過4次糾紛,最後都由WTO世界貿易組織作最後裁決,相關訴訟全部是由加國勝出。不過訴訟過程耗時甚久,幾年的漫長過程中,加國林木業者都還是要面臨被課高關稅的壓力,所以政府都必須採取措施來協助業者度過難關。例如這一次,聯邦已經宣佈將確保有關公司能獲得融資、對受影響的工人提供職業培訓,也繼續推廣木材新技術,允許建築高層木式建築,還積極帶領木材行業拓展亞洲和歐洲等國際市場。
林木业年产值逾200亿元
加拿大林木業是本國經濟重要支柱之一,2016年的經濟產値220億元,直接聘用勞工人數超過20萬人,特別是偏遠鄉村地區的勞動人口,多與林木業相關,全國有600個軟木工廠,多達170個城鎮社區仰賴林木而生。
加國的軟木材出口國多達140個國家,但是美國是最大國,2016年加國出口美國的軟木材金額高達180億。其中卑詩省出口美國的軟木材高達46億元、魁省13億元、安省與阿省各約5億元。
過去十幾年,加拿大不斷拓展其他國際市場,中國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出口國,成長比率很快速,如今年出口中國的軟木材為16億元,比2002年時增加了25倍。
就在美國棒打加國林木業的同時,加國國際貿易部長正在中國訪問,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推銷加國的林木產品。貿易部長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強調,他感受到中國市場的廣大前景,因為中國對於推廣可持續、生態友好型以及安全的軟木產品有著市場需求,加拿大恰好在此領域具備優勢。拓展對華經貿關係,將令加拿大廣大的中產階級和創新出口領域受惠。
卑詩省是拓展林木產品出口多元化腳步最快的省分,如今全國其他省分林木產品出口美國的比重仍高達80%以上,唯獨卑詩省從過去的80%已降至如今的59%。卑詩省是全國林木業出口重中之重,全省逾6萬人受聘於林木工廠。
正値省選,面對美國軟木關稅來勢洶洶,三大黨領也立即表態力挺林木業。自由黨黨領簡蕙芝說,她將繼續致力將軟木材出口到亞洲,一旦當選連任,會儘速展開亞洲經貿之旅,向中國、印度與日本等國宣傳卑詩省木材。簡蕙芝也去信杜魯多,力促渥太華禁止所有熱煤(thermal coal)通過卑詩省的進出運輸,因為多數熱煤都是來自美國,此舉不僅是懲罰美國的軟木稅、也是為了響應環保。溫哥華菲沙港口局的紀錄顯示,2016年經溫哥華港口局出口的煤有660萬噸,其中94%均來自美國。
新民主黨黨領賀謹抨擊自由黨執政16年來作為不足,他表示若勝出會為省的能源和原木出口找新路。
卑詩省綠黨黨領韋弗也批評自由黨總是慢半拍,一切只為選舉。例如禁止熱煤出口他早已提議多次,怎麼簡蕙芝如今才想到該做?
過去30年,美國林木業經常遊說美國政府,通過反補貼稅和反傾銷法來限制來自加拿大的軟木材進口,因為加國軟木材在政府補貼下價格總是低於美國本地生產的木材,導致美國林木業受到傷害。
(下轉A3版) 但兩國的林木生產基準本來就不同,在美國的林地多屬於私人土地,加拿大則是政府土地,所以美國林地開發採競標制度,價格會較高,加拿大過去是由地方政府決定價格,林木場總能獲得低廉成本價,後來加拿大也改採競標制度,但價格還是低於美國。
蒙特利爾經濟學院分析師Alexandre Moreau說,目前美國自產的木材數量只能滿足70%的國內需求,供需失衡下,美國勢必要進口加拿大軟木,而特朗普的軟木關稅,最終只是將成本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全美住宅建築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ome Builders)估計,美國單一間新的家庭住宅,大概會用到1萬5000美元的軟木。換算下來,一間新房的房價會因為這次的增稅,比原來貴了1200美元。
卑詩省木材貿易委員會主席Susan Yurkovich面對這第五次的加美軟木大戰,倒是非常冷靜。他說,上次軟木糾紛在2001年爆發,卑詩省林木業在數月內流失15,000個職位。然而今天的情況與2001年不一樣,軟木價格處於歷史最高水平,而美國建築業還是欣欣向榮,急需加國軟木材,最終倒楣的是美國消費者,不是加國林木業。

特朗普看加國乳製業也不順眼
特朗普前腿才踹加拿大林木業一腳,接著後腳踩向了加拿大乳製業者。他批評加拿大政府對乳製業者實行供應管理制度,導致美國奶農業損失重大。加拿大駐美大使David MacNaughton隨即提出反駁,說美國乳品業自己生產過度,卻怪罪到加拿大乳品供需控管制度上頭。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話說加拿大長年來對外國乳品就設有高關稅,例如對牛奶的關稅高達270%,所以其他國家的乳製品難以登陸加拿大。但有個例外是超濾牛奶,它是透過滲濾記錄產生出的牛奶蛋白,是用來代替牛奶來製作優格或乳酪的材料,超濾牛奶產品免關稅,所以美國這幾年就大力發展這些低廉的奶類產品進口加拿大,年產値1.3億元,威斯康辛州與紐約州一些奶農們全仰靠出口這些低廉奶產品而活。但一年前開始情況轉變了,加拿大的奶農們說服監管機構開闢出新的“成分策略”,以一種所謂的工業牛奶項目,來刺激加拿大奶農生產這種低廉奶製品。可想而知,有了加國自產的低價牛奶製品,美國進口量就大幅下降了。
威斯康辛州的奶農們於4月初發信給美國政府表達辛酸。威斯康辛州的工人們可是特朗普勝選的鐵粉,特朗普能不回應嗎?所以特朗普立馬指責是加拿大的乳品供應管理制度導致美國奶農破產。

什麼是供應管理制度〈supply management system〉?
加拿大供應管理制度〈supply management system〉始於1960年代,當年聯邦政府設立這個特別制度,旨在保護加拿大農民免受國際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一開始是為了保護奶製品行業,1970年代初期,這個制度擴展至保護禽肉和蛋類生產行業。它對加拿大生產的部分農產品設立最低價格下限,也對加拿大農民規定了生產份額(quota),同時又對輸入加拿大的外國同類產品設立高關稅。
特朗普的指責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因為供應管理制度下的高關稅長年讓外國乳品不能進口加拿大,並非一時之舉。只是過去十年美國發現了關稅漏洞,自己開始鑽洞而過量生產,最後卻又抵不過加國奶農們的招數。美國奶農們的苦,其實與供應管理制度無關。反而是因為有供應管理制度,所以加國消費者倒了大楣,沒有太多其他乳製品選擇,只能任憑乳品協會在價格進行宰割。
對加拿大乳製品行業來說,這個供應管理制度的保護傘看似愛之,其實害之。在自由貿易市場驅動下,去年歐洲國家都去除了這種保護制度,全球發達國家中只剩下加拿大還存在這類保護傘。
在供應管理制度下,加拿大奶農們生產的數量與價格都是受到政府管制的,
如果市場供大於求也無須擔心,乳品協會斥資買下多餘的乳製品以保護市場價格,所以消費者總需花高昂價格來購買乳製品。而如果有心開拓市場的乳製業者或禽類業者,也會遭到綁手綁腳,例如曾有安省雞肉加工廠Cami International Poultry抱怨雞農協會對每個加工廠限制活雞購買數量,所以有雄心開拓出口市場的他,根本不可能走向市場。

美國變臉 加國應順勢改變
Dalhousie大學食品管理敎授Sylvain Charlebois說,別抱怨其他國家喜歡對著我們的供應管理制度指手畫腳,其實本國專家們早已建議這套制度該廢除了,但糟糕的是這麼多屆聯邦政府,無論自由黨或是保守黨執政都沒有擔當,總在選票考量下,不敢大刀闊斧改變這個制度,最後當外國勢力一定要敲破這道鎖時,倒楣的不只是加國奶農們,而是整個加拿大。
曾任加國聯邦國際貿易部的顧問、如今擔任Mcllroy & Mcllroy管理公司主席的James Mcllroy說,我們早該預料美國會變臉,只是我們總是輕忽,總是安慰自己這一天不會來臨。如今我們該如何應付?其實不過就是做一些我們本該做好的事情。例如軟木材,我們要努力改變出口結構,擴大多元化市場,過去雖然已經有了一點點成績單,但是進步太緩慢,務必要再加速前進。例如我們的供應管理制度沉痾已久,趁著這個時間全盤檢討調整正是好機會。
Capilano大學商學院敎授朱欣硏說,特朗普給了加拿大一個下馬威,就是希望先聲奪人,而遇上特朗普百變性格,加拿大更要沉得住氣,不要自己先亂陣腳,說穿了加美兩國的經貿,更多的契機還是綁在政治外交上,面對未來的NAFTA重新談判,以時間換取空間,未嘗不是一種策略。
前西門菲沙大學會計系敎授謝堅則提醒,除了軟木、牛奶與NAFTA這三大類直接與貿易相關的議題,更別忘了特朗普宣佈將美國企業稅率從35%大幅調降到15%的政策,這恐怕是對加國更大的殺傷力。
加拿大的聯邦大企業稅率從2012年起就降至15%,聯邦中小企業稅率則從2016年起降為10.5%,相對美國來說,加拿大一直擁有稅務上的競爭力,但如果美國聯邦企業稅也降至15%,加計美國州稅與加國省稅後的綜合評比,美國將比加拿大的企業稅率低6個百分點,如此將使眾多投資資金流往美國,一年加國恐將損失50~60億元。
加拿大創新者協會執行總監Ben Bergen說,美國低稅率衝擊加拿大,加拿大除了要檢討本身的稅率外,更應該要全面升化稅務架構,消除一些過去繁複、官僚窠臼的稅制問題,讓企業擺脫不必要的稅務流程負擔。
記得杜魯多2月訪美時,特朗普展現友好態度,對加美貿易僅說希望「微調」一下,如今棒打軟木與乳製品,看起來可不像僅是微調而已。這場NAFTA談判的前哨戰已經開打,我們不能改變特朗普的思維,但我們可以先調整好自己,做好萬全備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