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問題要怪罪移民?

 

姚永安

 

曾經有位年青醫生跟我訴苦,說他能夠購買和駕駛名車,卻無法在溫哥華買屋,那是5年前的事。今天的房價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了,溫哥華房市近年火熱,莫說年青一代難以負擔,就連是專業人士如教師、工程司也難以應付。

 

早前中國大陸人成為了造成樓市火熱的目標,投資移民、中國留學生、家庭主婦等都成為英文媒體的專注焦點。最近,焦點又轉到了移民身上。媒體評論人認為移民所造成的人口增長令房屋需求增加,令樓價飊升。

 

從表面看,從外國和來自其他省份的移民的確造成房屋需求的增加。根據統計局數據,2015年卑詩省透過外國移民(實増長為14,676人)和他省移民(實増長16,742人)抵達所帶來的人口増加合共有31,418人。由2011年到2015年,5年移民合共為本省帶來17萬新居民(171,955),這無疑是一個不少的數目。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外國抵埗移民凈增加*               34,549      30,521      35,537      22,621      14,676

他省抵埗移民凈増加*               -2,711       -1,868       9,475        12,413      16,742

全年總移民増加              31,838    28,653    45,012    35,034    31,418

*每年抵埗減去同期遷出的移民

 

但即使如此,我卻不認同把房屋問題歸咎於移民,甚至以此來要求政府減收移民,因為真正造成本地房屋問題的真正罪魁禍首是政府而非移民。

 

經濟學的兩大基本定律是供求和增長。房屋需求增加,亦同時帶來供應量的增加,而增加造成經濟增長。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卑詩省由2011到2015年期間,新增房屋的數目有140,721間。以一家兩口來計算,這些新増單位足以提供給超過28萭人居住。若果以一家三口來計算,更可住超過42萬人。是同期移民到本省數目的2.5倍。因此,移民的抵埗並沒有造成房屋不足,反而帶動經濟增長。(有研究報告指出,在九十年代不同期間抵達加拿大的移民平均家庭成員數目是從3.2到4人。)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卑詩省新屋建造     26,400   27,465   27,054   28,356   31,446

 

新建房屋的數目在2011年是26,400間,按年増加到2015年的31,446間。很明顯,房市的暢旺令供應量増加。

 

3萬1千個單位,若果每個單位以50萬作為平均價來計算,合共是150億加元。試想想這筆錢的經濟效應(spin off effect)對各行各業,對本省的經濟有多大的影響。卑詩省經濟增長領先其他省份,省政府庫房豬䌬入水錄得大幅財政盈餘,不是沒有原因的。

 

試想想,若果卑詩省又或加拿大沒有移民所帶來的人口和經濟增長,情況會怎樣呢?

 

為社會公義和安定,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必須解決房屋問題,這將會是我日後文章的討論焦點。

 

為什麼房屋問題也是社會公義的問題呢?根據聯合國的人權憲章,房屋是其中一項基本人權。試想想,在一個發達國家,先進的社會,受過教育,勤奮努力工作的人,即使做兩份工卻仍無法賺取足夠收入有瓦遮頭和養家,這是什麼制度,什麼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