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社区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 政治法律

外媒:陈元的腐败重灾区 国开行的贪官知多少?

时间:2021-9-12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

本月九日,包括新华社、人民网等在内的中国内地主要媒体,均发布了一条引述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网站当日下午发布的消息: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何兴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熟悉中共“反腐”政策和体制的人士应该都会了解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纪委及监察委对某被“审查”或“调查”的官员发出的通报中,凡是只说其“涉嫌严重违纪”或者“严重违反廉政纪律”者,日后只是被党纪和政纪处分,最终免于牢狱之灾的可能性或许存在。但所有在被宣布接受“调查”或“审查”的通报中,即已经被宣布为“涉嫌违纪违法”者,最终全部都会被“移交司法”。至于被“移交司法”之后的下场,也就是最终被“司法判决”的刑期,事先也可以从纪委和监察委的通报用词中看出端倪。凡是在“违纪违法”四个字前面加了“严重”二字的这一类,日后即使被“司法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接受纪委和监察委“可酌情从宽处理”的“建议”,最终被落实的刑期也肯定还会是十年往上说。

最说明问题的例子无疑应该是这位何兴祥当年的上级,曾任国开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的胡怀邦两年前被中纪委和监察委通报的内容,百分之百的一样,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说到胡怀邦,笔者注意到无论是中国内地还是海外的网友中,都有人在阅读过国开行在任副行长何兴祥“被抓”的新闻之后,惊叹这个国开行居然在今年的九个月时间里就被抓了一个正行长、一个副行长。

其实,这个胡怀邦曾经的行政职务是国开行董事长,严格说还是行长的上级。而他只是在今年一月才被判刑。而他被“抓”的时间当然也就是被中纪委和国监委宣布“调查”和“审查”的时间,具体是在2019年的7月。

今年1月7日,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布,一审判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胡怀邦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胡怀邦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新华社为此发布的“通稿”中称:鉴于胡怀邦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受贿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请读者和听众们注意,这个被法庭最终认定的,直接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财物的共计折合金额只不过才8千5百万人民币的胡怀邦胡贪官,被判处的“无期徒刑”居然还是“从轻处罚”,由此可以预见最新落马的这个“十六万亿大银行”的副行长何兴祥未来下场,十之八九也会是把秦城的牢底坐穿。

所谓“十六万亿大银行”的说法是取自中国内地报道何兴祥落马的某家网站所使用的标题内容。而更多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内地和境外中文网站,则大都强调了何兴祥是“在任副行长”,诸如《国开行副行长任上被拿下 曾台前大谈金融反腐》之类。想必一是为了区别于胡怀邦案发时,其身份即已经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退休领导了。二是为了彰显这个刚刚落马的何副行长和此前的国开行一把手胡怀邦一样,都是在台上把“反腐”的口号喊得最响亮的。更有甚者,那个胡怀邦干脆就是金融反腐的“专业”出身,曾经担任过数年时间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监事会工作部主任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纪委书记,以及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兼监事长和纪委书记等职务。

2013年3月接过陈元的国开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职务时,这个胡怀邦即被陈元在全行干部大会上特别强调了他“金融反腐”干将的特殊背景。

今年1月胡怀邦被宣布判处无期徒刑后的几天内,笔者已经在本专栏接连发表了《习近平绝没有可能“对陈元下手”》和《胡怀邦是怎么当上陈元接班人的?》两篇文章。如今返回去重读这两篇文章,才意识到该两篇文章中对陈元和他的国开行的内幕揭露,以及对习近平为什么没有可能“对陈元下手”问题的分析均都没有深入和展开。为此“续貂”的部分将会从本专栏的下期开始。本篇文章里,还是要继续介绍因为这个何副行长被中纪委和国监委宣布“严重违纪违法”,而再次被推上了中共反腐打虎运动之风口浪尖的国开行里,已经先后被抓出了多少只金融老虎。

北京一家媒体为何兴祥落马发表的专题报道中介绍说,1963年9月出生,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何副行长,三天前才过完他的58岁生日。据齐鲁网此前报道,在担任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行长期间,何兴祥被称为“爱心慈善家”,他还是优秀企业家。


前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何兴祥。(Public Domain)

2014年,何兴祥调升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20年,何兴祥平调为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就在今年,何兴祥还曾大谈金融反腐。今年2月,国家开发银行召开2021年党风廉政建设暨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何兴祥还在现场通报了近期查处的典型违法违纪案件。那次会议特别强调了“要持续加大反腐力度,坚决减存量、遏增量,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在被查前一个月,何兴祥还参加了国开行2021年年中党建和经营工作会。会议的出席者还有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赵欢,党委副书记、行长欧阳卫民,党委委员、副行长周清玉,党委委员、副行长何兴祥,党委委员、驻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宋先平,党委委员、副行长周学东,副行长张辉,以及党委委员刘进等 。

如上人等,在今后一段时间里有哪位甚至哪几位还会步何副行长的后尘,笔者暂时还不能说出其具体的名字,但中共当局对国开行系统从总行到分行再到支行的所谓“反腐打虎永远在路上”是肯定的。

何兴祥副行长今年初强调的行内反腐的“减存量”和“遏增量”两大任务中,所谓“遏增量”的说法,等于是承认了该行系统内不再出现新的腐败官员是不可能的。至于“减存量”的任务,仅今年初国开行原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胡怀邦被判处无期徒刑之后,到现在何副行长案发之间的几个月时间里,被官方媒体高调对外公布的国开行包括分行在内的多名退休领导陆续被宣布了处理结果或者“正在接受调查”。包括:

1月27日,国家开发银行山西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王雪峰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4月19日,国家开发银行原运行总监,副行长级的章茂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个章姓人士和其他的先后落马的国开行贪官们有一个最明显的不同,就是他和至今也仍然将国开行视为自己“家行”或者说“政治自留地”的陈元关系特殊,曾担任陈元在国开行的大内总管。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会对此进行详尽的介绍和分析。

7月16日,国家开发银行海南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徐伟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山西省监委监察调查。

  

7月28日,国家开发银行湖北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林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湖北省监委监察调查。

如上都是已经被宣布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所以日后肯定都会入狱服刑。

本稿截稿并开始录制之前,刚刚读到由新华社发布的关于国开行腐败系列最新消息是:9月10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远程视频系统,一审公开宣判国家开发银行山西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王雪峰受贿一案。对被告人王雪峰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百万元。

至于今年一月之前,这个国开行陆续被司法处理的地方分行副行长以上级别的贪官之多少,就更是令人瞠目不已 了。国家开发银行成立于1994年,是直属中国国务院领导的政策性金融机构。

中国内地一家经济类新闻媒体刊登的标题为《国开行已有多人落马》的专题报道中说:1994成立的国开行主要通过开展中长期信贷与投资等金融业务,为国民经济重大中长期发展战略服务。截至2019年末,国家开发银行资产总额16.5万亿元,贷款余额12.2万亿元;净利润118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何兴祥是十八大以来国开行“落马”的第三名行领导。

这篇报道中提到的前两位已经先后领刑的国开行“行领导”,除了胡怀邦,还有一个就是所谓的“创行元老”,国开行党委原副书记、监事长姚中民已经因为“直接或间接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619万余元”而获刑14年。


国开行党委原副书记、监事长姚中民被判刑。(Public Domain)

其实这里只是说的所谓十八大以后的,十八大之前还有一个国开行副行长王益被判了死缓。详细的内容笔者已经在过去的相关文章里有所介绍。前年2月,已经从国开行一把手位置上退休数月的胡怀邦被中纪委官宣“双规”后,中共官方媒体曾发表《金融反腐:国家开发银行沦为案件“重灾区”》一文,开头一句就是“中纪委再出重拳,这次是国家开发银行已经退休两年多的(另)一位高管郭林。”

这个郭林原本是河南省政府的秘书出身,1994,央行下属的省级分行行长出身、时任河南省副省长的姚中民奉朱镕基之命,出任刚刚组建的国家开发银行第一副行长。郭林被中组部批准护主赴京,出任国开办公厅行长办公室正处级秘书。

1998年陈元上位重组国开行后,继续重用郭林两年时间,即把他升任了石家庄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从那以后,他历任了好几个分行的副行长和行长,最终在天津分行行长任上犯案。正如前面内容中已经介绍过的,凡是被各级纪检和监察部门通报的内容中只说其“涉嫌严重违纪”者,日后就有可能逃脱牢狱之灾。

这位郭林当时被中纪委和监察委宣布的通报内容就只是“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所以他的最终下场就是没能够追随他的前主子姚中民被判监入狱,而是被决定开除党籍,取消相关退休待遇并收缴“违纪”所得。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