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 文化科技

亚运牛刀初试 电子竞技“身份”依然模糊

时间:2018-9-1
电子竞技是一种运动吗?

电子竞技在亚运会完成了国际性运动会首秀,它距离真正的竞技体育,是否越来越近?

2018年,电子竞技(e-sports)第一次以表演项目的身份亮相雅加达亚运会;按照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的计划,四年之后它将在杭州亚运成为正式奖牌项目。 在雅加达,职业电竞选手第一次以运动员身份站在国际综合性体育大赛的领奖台上。中国电竞队在8月26日率先进行的《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决赛中战胜中华台北队,夺得亚运电竞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8月29日的《英雄联盟》决赛,中国队又以3比1击败劲敌韩国队夺冠。
下一个亚运周期,成为正式奖牌项目的电竞将会受到更多关注。 国际奥委会(IOC)也已经开始考虑未来将电竞纳入奥运综合体育范畴的可能。 从参与度、产业前景和专业组织的认可度来看,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运动之间的界线似乎将会越来越模糊。 但是,一个在很多方面几乎不涉及身体活动的项目,是否真的能称之为体育?甚至是否在不久的将来,它将成为竞技体育的一部分?
Esports finals winners team China with their gold medals and flag after their win over South Korea in the finals of the League of Legends esports tournament, included as an official demonstration sport in the 18th Asian Games 2018 in Jakarta, Indonesia, 29 August 2018. 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 中国队夺得亚运会电竞项目的首枚金牌,不过作为表演项目,电竞奖牌在本届不会计算在官方奖牌榜内。

电竞是体育吗?

在8月的香港,以电子竞技为主题的香港电竞音乐节已经举行到第二届。这场集电竞比赛、公众体验和电竞推广的活动当中,BBC中文记者发现,对于将电竞纳入综合体育范畴,公众尚有不尽一致的看法。 “我觉得电子竞技是一种竞技,一种活动形式,而不是运动形式,”一名现场观众向BBC中文表示。另外一名观众甚至认为,将电竞纳入亚运“有点夸张”。 而从业者则表示,将电子竞技与体育运动联系起来的一点是参与者的反应能力、手眼协调以及团队合作等。 “这项运动考验的是选手的心理抗压能力、精神状态以及技术,”在香港从事电竞比赛解说的黄伟生(Sang)说,从这一点看,电子竞技与射击等项目较为接近。 作为竞技项目,电竞当中包括格斗、传统体育模拟以及像棋牌等策略类游戏正在越来越多地受到主流的认可。
EMFHK 图片版权BBC Chinese
在将电竞纳入主流体育的进程上,走得比较快的是传统运动项目的管理组织。随着模拟运动类游戏长年的发展和流行,包括国际足联(FIFA)、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美国职业篮球联盟(NBA)等等传统竞技体育组织和职业协会,以及像巴塞罗那等一些职业体育俱乐部,都已经设立了专门的电子竞技部门和队伍。 路透社在今年较早前曾报道,全球电子竞技选手的人数估计达到2.5亿,超过好几个传统奥运项目的总和。 关于电竞与传统体育的融合,争议一直存在。虽然电竞在2007年就开始成为亚洲室内运动会的正式项目,但在2014年,体育娱乐电视台ESPN的主席约翰·斯奇帕(John Skipper)指:“电子竞技是一种竞技,而不是运动。” 两年后,ESPN开设了专门的电子竞技频道。 有电竞的资深参与者认为,电子竞技的精神与奥林匹克是一致的。 中国《绝地求生》(PUBG)游戏队伍OMG战队的教练唐诗(游戏网名“逍遥”)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它更多的是体现在一种单纯的体育对抗上。那么和我们奥林匹克的这个精神‘更高、更快、更强’的理念是一样的。它代表的是一种非常正能量的,非常积极的,非常热血的一种精神。” 而对于很多正在从事电竞职业的华人来说,电竞成为传统运动会的一部分,或许更多意味着社会可能将更大限度地接受“打游戏”这一活动。
An e-gamer at EMFHK 图片版权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在未来,很多国家将会像对待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一样,派出专业电竞选手参加国际比赛。
黃伟生以香港为例,电竞爱好者面对的最大阻挠往往是舆论环境:“舆论认为电竞很不正面,但如果真的进入亚运,我相信选手本身在面对家人的时候,沟通会容易很多。” 从雅加达亚运会开始,各国将会像其他传统项目一样派出电竞选手参加比赛。在亚洲,韩国被认为是电竞项目的统治力量,不过在亚运历史上的第一场电竞决赛上,中国夺得冠军,对于正在从事电竞职业(他们的巅峰期大多在20岁前后)的选手来说,是一种鼓舞。 成为运动会项目,也令一直以体育大国为目标的中国开始重视电子竞技。中国传媒大学在2017年开始设立电竞方向的专业,此后全国多所高校和技术学校也逐渐开设这一专业。 “我们这个电子项目终于一点一点地被国家认可了,所以我们很开心,”OMG战队的成员廖良光(游戏网名“笑容”)说。 他所在的团队在今年7月打破欧美选手的垄断,夺得《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的一项世界冠军。 廖良光指,他的父母过去“会去网吧,把我揪出来,打我什么的。现在他们就会对亲戚说‘这是我们家的孩子,获得了世界冠军’”。
2018 Asian Games - Britama Arena - Jakarta, Indonesia - August 26, 2018 - Players from India react as they watch Arena Of Valor competition. 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 雅加达亚运会上,电子竞技实现了首次在洲际综合性体育赛事上亮相。

10亿产业

据总部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电竞数据及市场咨询公司Newzoo统计,在2018年,电子竞技代表的是一个近10亿美元的产业。 该公司在今年2月发表的年度全球电竞市场报告称,这一年全球电子竞技经济产值将达到9.056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38%。报告还预估,至2020年,这一行业的产值将达到14亿美元。
Fans at EMFHK 图片版权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电竞产业已经有成型的粉丝经济。
报告指出,这个行业产值当中有超过一半来自赞助和广告。像红牛和麦当劳等知名品牌已经成为电竞大型赛事和队伍的赞助商,而麦当劳在2017年提前结束奥运会的赞助合约,对比之下更令电竞产业在年轻一代当中的影响力受到关注。 即使不进入综合性体育赛事,大大小小的电竞比赛也已经在全世界纷纷举行。电竞项目本身以及各级别的选手也都有自己的死忠粉丝人群。2016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的《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决赛,不重复收看人数达到3600万,超过了那一年NBA总决赛第七场——而后者已经是史上观看人数最高的一次。 对于选手来说,大部分收入来自网上直播平台上粉丝的订阅和捐献,此外欧美和韩国顶尖选手已经被市场当成明星乃至意见领袖来打造。 据《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网站报道,2017年收入最高的电竞选手是德国籍的库罗·塔卡索米(Kuro Takhasomi,游戏网名“KuroKy”),在《刀塔2》(Dota 2)游戏比赛中的奖金收超过280万美元。 唐诗曾表示,目前大部分电竞选手的收入总体与传统体育明星仍有差距,但是电竞的优势在于受众年轻化。“一旦在电子竞技的职业化发展得越来越高的时候,”他说,“最后是有可能往传统体育的明星选手的身价以及薪资待遇上面去靠的。”

暴力与成瘾

在雅加达亚运的六个电竞项目当中,没有一个是射击游戏。
The Indonesian team competes in the eSports round 6 match 1 as an exhibition sport at the 2018 Asian Games in Jakarta on August 28, 2018, ahead of its entry as a medal event at the next Asian Games in China in 2022. 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 从业者表示,电子竞技需要调整,才会完全得到奥运会的认可。
有媒体指,未来电子竞技要进入奥运会,最大的两个障碍是宣扬暴力和“游戏成瘾”的问题。 不少流行的电竞游戏都涉及战争、射杀对手或其他暴力,而科学界尚未有对暴力和电子游戏之间的关联作为证实或证伪。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在7月瑞士洛桑的一个论坛上表示,不会排除让电竞成为奥运项目的可能,但是它是否被认可为体育项目尚未有定论,因此需要由公众决定。 巴赫说:“红线是,我们不能接受或者支持任何宣扬暴力或者歧视的项目,这与奥林匹克的价值观相悖。” 在论坛上与巴赫对谈的电竞选手雅各布·里昂(Jacob Lyon)则指出,巴赫曾是击剑运动员,而这项运动的最初起源也是一种暴力。 唐诗向BBC中文表示,不仅是击剑,还包括摔跤、柔道、拳击等项目都是“脱胎于最原始的、相对比较暴力的一些人类行为”,既然这些项目能够转化为竞技体育,他相信电竞也可以。
Players at EMFHK 图片版权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射击类游戏是电子竞技领域相当受欢迎的一个类别,但没有进入综合性运动会。
“它可以去适应和调整,达到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程度,”唐诗说。 另一方面,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6月将“游戏障碍”正式列为健康问题。 致力推动电竞进入综合体育赛事的日本电竞联会副会长浜村弘一较早前曾向媒体表示,电子竞技作为运动项目,顶尖选手面对的环境与休闲玩家和成瘾者有较大区别,他更希望人们在看过电竞比赛之后再作判断。 香港电竞节主办方香港电竞总会主席周啟康指出,电子竞技与沉迷打游戏“完全是两回事”。 “一个电竞选手每天的时间并不是全部用在电脑前,还包括大量的时间是在和队友沟通,做计划,还要研究对手,”他说。 “电竞选手会有一个有纪律的时间表,这一点和休闲娱乐和纯粹打游戏有很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