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 头条

英媒:弹劾调查激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下三路”

时间:2019-10-9


美中双方部长级会议本周晚些时候恢复贸易谈判,中国副总理刘鹤将在华盛顿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推演美中贸易战下一个回合。

美中恢复谈判前夕,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对美国媒体表示,新一轮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会有“正面的惊讶”。

美中贸易战打打停停到今天,出现“惊讶”一点不会令人惊讶,是否是“正面”的,则没人敢押宝。

“下三路”招数

美中贸易战能否以中国可以接受的条件偃旗息鼓,要看北京是否愿意挖美国总统政治敌手的“黑材料”?这乍听上去不可想象,更像是不着边际的“阴谋论”。

但是,美国国会的总统弹劾调查刚刚进行两周已经曝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言行,迫使人们不得不想象一下不可想象的事情。

美国总统弹劾调查抖出的“中国元素”,无意间暴露了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下三路”招数。

总统弹劾调查

中国人要来谈判,我们要和他们谈。我们看吧,但我们会做得非常好,因为我对中国有多种选择。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我对中国有多种选择。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

---特朗普, 美国总统



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面对记者镜头皮笑肉不笑的面容和僵硬尴尬的肢体语言,中国领导人应该好好看看。


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7月份的一次电话交谈,引发一位美国情报官员通过正规法律程序,匿名投诉特朗普试图以军事援助为筹码,逼迫乌克兰调查特朗普所称的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腐败行为。

亨特是一位生意合伙人,在乌克兰、中国和其它多个国家都有商业活动,但迄今没有任何他违法经营活动的证据。

拜登是美国2020年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的领先者,也就是特朗普争取连任的第一竞选对手。美国法律明令禁止任何公民利用外国政府或个人的帮助干预选举。

接到匿名投诉后,美国国会终于宣布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说“终于”,是因为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以简单多数通过弹劾决议容易,但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拿到三分之二多数成功弹劾特朗普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弹劾反而会被特朗普当作“受政治迫害”的证据,激励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

因此,美国民主党领导层一直没有响应党内弹劾特朗普的呼声,直到这一次的匿名投诉。用民主党国会众议院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话说,是“被迫出手”,用中国人的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国应该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因为发生在中国的事和乌克兰的一样坏。”

“中国应该调查拜登”

面对弹劾威胁,特朗普不是按任何正常逻辑那样试图大事化小,火上浇水、釜底抽薪,而是变本加厉,火上浇油,甚至拉出飞蛾投火的架势。你不是指责我秘密递话吗?那我就公开呼吁。于是出现了难以想象的一幕:

特朗普站在白宫南草坪前,面对直播电视镜头说:“中国应该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因为发生在中国的事和乌克兰的一样坏。”

如果一个美国总统公开要求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皆是敌手的中国调查他的政治对手,已经超出你的想象力的话,那特朗普接下来的一段话更不知你该如何受用:

“中国人下周来谈判,我们要和他们谈。我们看吧,但我们会做得非常好。因为我对中国有多种选择。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

特朗普不但公开要求中国政府整拜登父子的黑材料,而且明确无误的把中国是否合作与美中贸易战直接挂钩。美国总统弹劾调查激出了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下三路”。

拜登父子在中国



拜登父子

2013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会见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他高级官员。拜登的子女,包括亨特·拜登等随行。

在为期两天的访问中,亨特与中国银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会面,两人后来成为商业伙伴。拜登访华后不久,李祥生成立了私人股本基金渤海华美(BHR Partners),亨特在该基金董事会任职。

香港《南华早报》周六(10月6日)报道,根据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数据库档案,亨特·拜登是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渤海华美的董事。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金为人民币3000万元,约合400万美元。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否认他和儿子亨特有任何不当行为。拜登的发言人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表示,亨特在随拜登访华期间没有与李祥生讨论任何业务关系,并且该基金早在数月前就已计划成立。该发言人还说,亨特在他父亲担任副总统期间并不是该基金的股东。

这与美国《纽约客》杂志今年7月对亨特的一篇报道中的一些细节相吻合。《纽约客》报道称,亨特和李祥生早在2012年就讨论了在中国合伙筹集资金以及其它商机。2013年李祥生成立渤海华美后,亨特以不领薪酬的董事身份加入。

特朗普还指责中国政府为了换取有利的贸易待遇,曾向拜登一家支付了“数十亿美元”的“酬金”。特朗普说, “拜登的儿子可以带着15亿美元的基金离开中国,但是世界上最大基金却无法从中国撤资。”

像特朗普发出的许多令人瞠目的其它指称一样,他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路透社报道说,美国一位阴谋论者的一本书中用引述的一个数字,可能是特朗普指称的来源。 路透社的报道说,2018年,美国人施怀泽(Peter Schweizer)曾在《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是如何隐藏腐败并使家人和朋友中饱私囊的》一书中,援引了《华尔街时报》2014年的一则报道,该报道引述中国银行一位发言人称,渤海华美有意融资15亿美元用于投资中国境外的市场。

亨特的发言人告诉美国媒体,特朗普所说的“15亿美元”纯属子虚乌有,亨特·拜登没有从这家中国公司中得到任何回报或补偿。

拜登在推特上反唇相讥说,“总统先生,你不能靠敲诈外国政府来帮你赢得连任。 这是滥用权力。这违反了你的誓言。这危害了我们的国家安全。”

中国可能为了达成较好的贸易协议而尝试帮助特朗普,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如此直接地干预美国内政。他们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很有可能押错宝。

----葛来仪, 美国战略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




中国是否会屈服于特朗普“极其及其强大的手段”,去挖美国总统政治敌手的“黑材料”?

在被记者追问他是否已经要求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开始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时,特朗普说“我还没有,但这的确是我们应该考虑做的事情”。

这也的确应该是中国领导人当真严肃考虑的事情。对特朗普的“点穴”功夫,中国政府的反应是敏感的。特朗普指责拜登的儿子占父亲的光在中国做生意。他的爱女伊万卡· 特朗普随他去中国访问顺便推销自己的时装、家居品牌,特朗普显然不认为有任何不妥。英国《卫报》报道说,2018年特朗普出尔反尔,宣布取消对中兴通讯ZTE的禁令,出人意外。人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此前几天,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的时装家居品牌在中国的商标注册获得了批准。

特朗普公开把中国调查拜登父子与美中贸易谈判挂钩,中国是否会屈服于特朗普“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去挖美国总统政治敌手的“黑材料”?

抑或,北京主动投怀送抱取悦特朗普?

路透社引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中国与亚太关系研究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的话说,如果中国真的掌握爆炸性的信息的话,中国官员可能“试图暗示对方以政策让步来换取信息”。

但是,如果北京手里真的攥着特朗普的竞选连任对手的“黑材料”的话,一个“更合理的推测是,为了减少特朗普连任的机率,中国可能隐瞒有关特朗普竞争对手的任何潜在负面消息。”史宗瀚说,“毕竟,特朗普是自尼克松以来让美中贸易最为动荡的美国总统。”

美中贸易战忽冷忽热,特朗普对中国忽而甜言蜜语,忽而恶语相向。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现任乔治城大学教授的麦艾文 ( Evan Medeiros)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提醒人们注意,中国官员很少对特朗普的羞辱性言论作出回应。梅代罗斯认为,“中国与特朗普打交道的策略一直避开你来我往的口水战,而是非常坚定地追求他们的利益。正因为如此,美中贸易谈判仍在继续进行。”


美国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也持同样的观点:“中国可能为了达成较好的贸易协议而尝试帮助特朗普,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如此直接地干预美国内政。他们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很有可能押错宝。”

所言甚是。两周前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与特朗普终于在联合国大会上见面时,两人面对记者镜头皮笑肉不笑的面容和僵硬尴尬的肢体语言,中国领导人应该好好看看。

波兰面对俄国的威胁,需要依赖美国撑腰。对特朗普的“特殊”要求,新上任的泽伦斯基不敢说不,也不敢卷的太深。毕竟,波兰要依靠的是美国,而不是特朗普,且不论特朗普也根本靠不住。特朗普要求泽伦斯基调查的拜登,或许一年后成为美国总统呢?

特朗普威胁中国他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在对华贸易战中攻城掠地为所欲为。但是,他显然看不到这一层:这场贸易战是他一手挑起来的,如果他被选票或弹劾赶出了白宫,美中贸易战也就失去了战争策源地。

特朗普自诩有“伟大的和无与伦比的智慧”。中国人对自己的智慧也是很有信心的

特朗普呼吁中国调查拜登,恐致贸易谈判复杂化




就在美国和中国的谈判代表有望在华盛顿恢复贸易谈判前几天,特朗普总统呼吁中国调查拜登父子。 Anna Moneymaker/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特朗普总统公开呼吁中国政府调查一名政敌的举动,可能会使下周的贸易谈判复杂化,双方计划在周四恢复谈判,届时美中两国的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会晤,看是否能找到达成贸易协议的途径。

鉴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贸易战正在给美中双方造成经济负担,人们对这轮谈判可能达成某种协议的期望一直在升高。中美两国官员一直在各自寻找缓解贸易紧张关系的途径,这预示着可能会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即美国同意降低部分关税,以换取中国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并购买美国农产品。

但总统周四公开敦促中国调查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和他的家人,这将使双方可能达成的协议受到更多的审视。特朗普在发出这番要求之前不久曾谈起即将到来的贸易谈判,并表示“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行事,我们掌握着巨大的力量。”

“过去24小时发生的事情,使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任何和解或贸易协议都难上加难,除非中国做出一系列不寻常的让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周五说。

等到中方高级代表团周四访问华盛顿时,官员们在谈判桌上的讨论可能还是会围绕着贸易问题进行。

安庆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今年早些时候卸任白宫经济顾问的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表示,他预计总统关于拜登的言论不会被带入贸易谈判。“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在将无关议题排除在谈判之外方面一直做得很好,我觉得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他说。

但总统的言论可能会改变国内左右阵营对贸易协议的看法。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特朗普向民主党人提供了对他的贸易协议的“完美批评角度”——他因为想要中国人帮他抹黑政敌,接受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协议。

“从政治上讲,达成协议对总统是个好主意吗?”史剑道问道。“听到他昨天所说的话,我的反应是,现在变成坏主意了。”

香港形势的不断恶化,也使得达成协议对总统而言看起来更复杂,他可能会被批评,在香港民众因保护他们的自治权免受北京破坏而受到攻击之时,他却与中国达成协议。

特朗普周五为自己的言论辩护,称同中国达成协议与中国是否同意调查拜登一家“无关”,此外,一旦双方能谈妥条件,他会签协议。

“我想要同中国达成很棒的协议,但必须是对这个国家很棒的协议。两件事是不相干的,”总统说。

多数共和党人对总统的言论保持沉默,但也有几人公开批评了这一要求,包括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内布拉斯加州参议员议员本·萨斯(Ben Sasse)。



中美两国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结束一场造成经济损失的贸易战。 Mark Ralst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如果拜登的儿子违法将他的名字卖给了北京,那是美国法院的事,跟共产主义专制者建立酷刑营不是一回事,”本·萨斯在一篇发表于《奥马哈世界先驱报》(Omaha World-Herald)的声明中写道。

其他共和党人则更相对克制。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表示,总统公开表示要向中国寻求政治帮助,只是为“激怒”媒体。“我认为这不是真的要求,”他说。

在出现这一阻碍的同时,中美官员在化解——至少是暂时——一场持续一年多的贸易战方面似乎取得了进展。

据了解白宫策略的人透露,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已开始寻找与中国达成妥协的方式,以便在定于今年晚些时候对中国商品的新一轮关税启动之前采取行动,并可能取消部分现有关税。美国已经对价值3600多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美国计划在10月15日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提高到30%,并在12月征收更多的关税。

中国官员降低了对美国取消关税的预期,悄悄放弃了早些时候的公开要求,即任何协议都必须立即取消特朗普征收的所有关税。他们还恢复了购买美国农产品的善意姿态,以帮助建立一个可能达成初步协议的谈判环境。

然而现在还远没有到可以保证达成协议的时候。双方过去曾接近达成,包括今年5月在最后一刻破裂的协议,使两国重新陷入一场不断升级的贸易战。

特朗普及其顾问坚称,他们仍在推动达成一项全面协议,要求北京放松对中国经济的控制。然而,据知情人士说,他们还在讨论,在迄今遭受惩罚性关税的价值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中,对大约三分之一的商品进行减缓,以及推迟关税的进一步提高,以换取在知识产权、大宗农业采购方面的让步和其他利益。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会同意达成任何临时妥协,也不清楚双方的最高谈判代表能否找到足够的共识,以便在下周会面时达成初步协议。即使他们能够做到,更广泛的贸易战将继续蔓延,美国仍将对至少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北京也会对美国农产品和其他进口商品实施一些报复性措施。

但双方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经济和政治压力,要求缓解贸易战。中国的增长持续放缓,而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滑。美国制造业继续收缩,企业对贸易战带来的不确定性表示担忧。农民和农村地区选民在很大程度上继续支持特朗普,但他们的支持开始动摇,总统希望在2020年大选之前巩固他们的选票。

如果中国和美国在年底前不能缓解紧张局势,美国将对从中国运来的几乎每一件玩具、鞋和笔记本电脑征税。

特朗普政府否认正在考虑“临时协议”。但这可能只是个用词问题。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二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想要“一个完整的协议”。但他也称美国上周与日本签署的有限贸易协定是“全面的”。与涵盖数十个行业和问题的传统自由贸易协定不同,同日本的“迷你协定”只在数字贸易和农业这两个行业内打开了日本市场。

贸易专家说,美国短期内不太可能成功地让北京对其管理经济的方式做出重大改变。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政府想在大选前达成任何协议,它将不得不考虑放弃那些棘手的问题。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还通过微妙地转变立场,为可能达成的协议奠定基础。

自5月初以来,中国一直要求任何协议都应包括完全取消所有关税,但现在中国已悄然停止提及这一点。高级官员们转而以更宽泛、模糊的方式阐述中国的目标。

中国商务部负责北美事务的副部长王守文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美方与中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对话磋商,找到互利共赢的解决方法。”

熟悉北京想法的人士表示,在内部,中国官员也降低了他们的预期,认为即便双方达成了全面协议,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很快取消所有关税。这些人士定期与政府官员进行磋商,他们在过去一个月接受了采访,由于外交和财政方面的敏感性,他们要求匿名。

来源: BBC中文网/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