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 头条

今天遇袭的,不止何君尧!另一爱国议员也遭袭击

时间:2019-11-7

香港区议会选举临近,不少候选人都设街站(路边的临时摊位)宣传。6日上午,除了立法会议员何君尧遇袭,民建联油尖旺区议员杨子熙也遭到不明人士袭击。对方以棍棒攻击,并向他泼不明液体。




杨子熙 图自东网

据香港媒体6日报道,油麻地南区参选人杨子熙当天早晨大约8点开设用来竞选宣传的街站。由于是每天照常开站,当时没有其他义工帮忙,只有他自己一个在场。

杨子熙回忆称,在开设街站期间有男子靠近,对方先是用说话骚扰,再起脚踢向他,杨子熙用手挡住。

随后对方离开现场,杨子熙继续街站的工作。

但没过多久,男子突然回来以不明液体泼杨子熙,还手持木棒攻击,杨子熙保持一定距离,没有被击中,也并无受伤,随后对方离去。



杨子熙提供的照片

杨子熙表示,该男子在袭击前已在附近拦车,这引起了他的注意。当时该男子身后还有几名年轻人,但他们并未参与袭击,在该男子脚踢后一起离开,而男子折返时未见其他人跟随。

杨子熙引述警方的话说,已大概掌握线索,也有市民称该男子可能曾经是其同区住客,但照片较不清楚无法确定。

民建联多名候选人遭滋扰

另据《星岛日报》报道,民建联主席李慧琼今天受访时也提到此事,她称今早除何君尧被袭击外,油尖旺区议员杨子熙亦遭人以木棍追打,并被淋不明液体。

就近日有区议会候选人遭受暴力的事件,民建联6日约见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确保选举安全、公平及公正。

主席李慧琼在会后表示,区议会选举提名至今,民建联多名候选人受不同程度的滋扰,包括袭击、围堵、办事处被纵火等,认为这次的选举是在暴力及恐惧下进行,并不公平。



李慧琼 图自《星岛日报》

她要求政府加强选举当日票站的保安,并因应候选人海报等物品受破坏,弹性处理选举经费问题。

李慧琼引述张建宗表示,会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返港后,报告有关情况,并与相关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处理。

林郑月娥向何君尧致以慰问 谴责暴力

据香港电台报道,林郑月娥6日在北京总结行程时,主动提到立法会议员何君尧遇袭事件,她强烈谴责施袭者的行为,并向何君尧致以慰问。

林郑月娥表示,过去数月的纷争、动荡,暴力行为不断升级,担心是否有传染性,社会对暴力的容忍度越来越高,强调要全社会共同谴责,无论动机、政治立场等,任何文明社会都不应容忍暴力。

林郑指出,有人包括政党均担心,是否有人计划破坏区议会选举,特区政府会尽力举办一场公平、公正、安全的选举。她还表示,要共同谴责任何破坏选举的行为。

被问到政府在短时间内谴责事件,是否“为建制派护航”,林郑月娥回应说,特区政府对任何暴力都一视同仁谴责,任何暴力都不能容忍及接受。她说今早的袭击事件,是在进行选举工程中施袭,难免令人包括政党联想到有人想破坏区议会选举。

侠客岛:如何处置何君尧遇袭事件,考验香港法治

今晨8时许,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香港屯门湖翠路“摆街站”时遭受凶徒蓄意持刀袭击:一名身着蓝衣的暴徒手捧鲜花靠近何君尧,于谈话间隙突然拔刀刺向后者胸口,造成包括何在内的三人受伤送医。



何君尧被暴徒刺伤

暴徒近距离以刀相刺,用意明显是致人死地;谋杀、刺杀坐实之际,黑色恐怖已在近日的香港迅疾蔓延、令人发指。

所谓恐怖主义,就是一小撮人制造恐怖事件以恐吓、震慑、胁迫大部分人,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恐怖主义未必造成多少实质性破坏,其目的是投下巨大的心理阴影,摧毁心智和勇气。

电影《教父》中,黑社会大佬杀死富豪心爱的赛马,将马头挂在富豪卧室墙上;现实生活中,恐怖分子驾驶民航飞机撞上美国双子大厦、自爆炸弹人冲进人群。

像这样造成普通人难以想象、不可理解的恐怖,摧毁对方的士气和信念,才是恐怖分子真正的目的。



何君尧被送医(图源:港媒)

近日来,在香港这个法治社会,有人非法截查车辆、擅闯民居,有人当街殴打政见相左者致其重伤,有人从背后以利器对警察割颈,有人以几十人之众围殴三位大陆游客,更有人火烧新华社亚太总分社……而到了今天,暴徒竟于光天化日下刺杀异见议员!

香港的暴力活动规模变小,但残忍程度和破坏性却愈发透出常人不可理解的恐怖。


新华社亚太总分社遭打砸、纵火(图源:新华社客户端)

何君尧是建制派议员中不畏强暴、敢于直言的代表人物。之前,暴徒已经破坏了他家祖坟,给他送出死亡威胁。但暴徒就算杀了何君尧,也绝不会达成让爱港人士“灭声”、混淆是非、骗取选票的火中取栗妄想。

目前,何君尧已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回应:

“人间正道是沧桑,今天,我何君尧虽然受伤了,虽然这个竞选气候已经不公和失去秩序了,但我仍然会无畏无惧。

因为香港已经乱够了,正如我的选举口号:稳定胜于一切,我们要止暴制乱,让香港社会回复安宁!”

无论暴徒如何着魔、失智,都不能改变暴力乱港者和反对暴力者的数量和实力对比;暴徒是绝对少数,一小撮人欲以何君尧的血、乱爱港人士的心,最终覆灭如尘的,只能是施暴者自身。



何君尧官方微博@何君尧JuniusHo发布遇袭相关新闻稿

这几个月来,有许多普通香港市民挺身而出跟暴徒理论,摘掉他们的头套面罩,让正义之理击退流毒。

暴徒刺杀何君尧,一要杀一儆百,使人人自危、噤若寒蝉;二要搞乱选情,蓄意袭击候选人,让立法会选举蒙上血腥、不公。

暴徒要制造这样一种黑色恐怖氛围:普通人在街头反对暴力会被围殴,名人公开表态会引来白刃加身,警察执勤会被扔汽油弹和割颈,电视台和通讯社说真话会被打砸纵火。

暴徒要对战的是香港法治根基、选举制度:参选人于街站宣传中被围,办事处遭纵火,建制发声即被抹黑,政见不同会被夺去性命。

试想,如果普通民众、候选人与助选团队、乃至全香港都被吓住,无人再敢仗义执言,香港的未来会怎样?



香港警察遭暴徒从后割颈(图源:港媒)

这是考验香港的时刻。“沉默的大多数”会更加沉默,还是会在沉默中爆发?香港特区政府和警察会否加大执法力度,司法界会否公平公正司法,勇敢者能否保持坚定,迷茫者能否因此猛醒?

广大香港市民必须团结振作起来,绝不能屈从于恐怖而致意气消沉。乱世当用重典,香港的行政和司法系统必须对恐怖主义行径给予最严厉的打击,方能以儆效尤,还民众以信心和勇气。

香港不能再乱下去,止暴制乱,不能再等。

来源: 侠客岛/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