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国际新闻

中美谈判离最终定稿很近了 外媒分析:中国让步?

时间:2019-4-7
   4月3日至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华盛顿共同主持第九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讨论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协议文本,取得新的进展。双方决定就遗留的问题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一步磋商。
 
长安君快评
   第九轮磋商顺利结束,通稿只有短短156个字,却信息量丰富,简要说四点:
   第一,双方至少“讨论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这是中美贸易磋商中最重要的7个领域,全都谈了,没有漏的。
   第二,讨论的是“协议文本”,并且取得了新的进展。这意味着这场史诗级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离最终定稿很近了。
   第三,“双方决定就遗留的问题……进一步磋商”。遗留问题通常是少数问题,换个角度看就是说大部分问题已经达成了共识。
   第四,“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一步磋商”。各种有效方式,包括高级别磋商,也可能是别的方式,如果重要的问题都已经谈妥,两国高层就不需要再当面谈判了。
   当然,只要还没有正式签字,一切都有变数。我们仍要“高度重视、充分诚意、坚守底线、两手准备,平常心”。
   还记得长安君在中美贸易摩擦开始就说过一句话吗:“任凭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
 

图像

川普与刘鹤并排坐 进入“最难一英里”
  4月3日至5日,美中双方在华盛顿进行了第九轮美中经贸高级别磋商。目前磋商已经顺利结束,两国朝着达成贸易协议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也许会在未来四周甚至更长时间达成贸易协议,但仍需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磋商进入“马拉松赛”的最后一英里,同时也是最长和最艰难的一英里。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6日发布消息称,4月3日至5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华盛顿共同主持第九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
  双方讨论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协议文本,取得新的进展。双方决定就遗留的问题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一步磋商。
  此前白宫5日曾发表声明,列举了此轮谈判的议题包括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非关税贸易壁垒、农业、服务、购买及(协定)执行。声明表示,美方和中方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晤,并且在许多关键议题上取得了进展。但还有大量工作遗留,所有的负责官员、副部长、代表团成员将继续保持联系,解决重要问题。声明并没有提及中方所关注的关税问题,也没有提及美中元首峰会的安排。
   当地时间4月4日,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刘鹤。从新华社的通稿看,两天来,双方经贸磋商已经取得巨大进展,在经贸协议文本等重要问题上达成了新共识,双方将继续抓紧磋商,解决剩余问题,尽早完成两国经贸协议谈判。特朗普也表示争取早日达成一个全面、历史性的协议,他还期待在双方达成协议之后,同习近平主席举行会晤。
  根据更多国际媒体的报道,特朗普在会见刘鹤时表态称,美中双方或许还需要四周甚至更长时间达成一项“重大的”贸易协议。不过,也有媒体指出,历时9个月的贸易争端能否结束仍存不确定性。
  德国《商报》网站5日的报道称,在与中国的贸易争端中,特朗普希望能够迅速取得突破。特朗普表示,与中国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将是有史以来最全面的协议之一。总体而言,已经解决的问题多于尚未解决的问题。
  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的报道指出,特朗普许诺,在未来的四周内,将与中国就贸易争端达成协议。特朗普声称在“大约四周内”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是可以想象的。彭博新闻社网站报道称,特朗普4日在白宫表示,可能需要四周时间来为协议制定框架,还需要两周时间来完善细节。
  而《纽约时报》网站的消息则称,特朗普当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国代表团时说,双方可能还需要四周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达成一项“重大的”贸易协议,并未许诺四周的时间。
  另据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报道,在本周的美中贸易谈判中,两国朝着达成贸易协议的方向迈进了一步,但谈判代表们仍需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彭博新闻社网站5日称,历时9个月的中美贸易争端能否结束仍存不确定性。美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4日说,协议中还有一些重要问题需要解决。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则表示:“马拉松赛的最后一英里实际上是最长和最艰难的。”
  无论是一年来罕见的磋商频率,不断扩大的共识范围,还是两国内外部各自承担的巨大压力,都让人们有理由对美中经贸磋商前景抱乐观态度。
  这场贸易摩擦扰乱了供应链,冲击市场,给世界经济带来了重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本周还警告双方要避免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所造成的“自我伤害”。
  此外,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报道,最近有关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所产生影响的证据表明,美国人将付出代价。一项研究发现,美国进口商通过支付更高的价格承担了关税成本,他们的对策是缩小进口商品的范围。另一项研究发现,虽然有些美国生产商因为进口商品的竞争减弱而获益,但消费者和其他生产商蒙受的损失更大,因为他们不得不花更多的资金去采购。
  自2018年2月27日刘鹤来美启动第一次中美经贸磋商,至今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不算副部级等工作层面的谈判,光高级别磋商就前后举行了九轮。从时间轴上的疏密程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磋商的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从去年12月1日中美元首阿根廷会晤之后,双方团队连续进行了五轮高级别磋商,每轮都取得成效:
  第五轮: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第六轮:就主要问题达成原则共识;第七轮:取得实质性进展;第八轮:双方讨论了协议有关文本,并取得新的进展;第九轮:在经贸协议文本等重要问题上达成了新的共识。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中美贸易战谈判
   经过多轮会谈的中美贸易谈判于4月4日结束了第九轮会谈。种种迹象显示:这场贸易谈判已非常接近达成协议。如何评判这场谈判?如何解读双方在谈判中做出的让步和姿态?对此,旅法学者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经过九轮会谈,中美贸易谈判显然已接近尾声,您如何评判两国间的谈判?其中是否会有赢家?
   刘学伟:第九轮谈判的具体进展,想来不用我复述,媒体报道应有尽有。我想说的首先是,稍感失望的是,这最后一公里,今次还是没有走完。特朗普说:“还要大约四周,或者更早,或者更迟,期待能达成一个史诗般、历史性的协议。”也就是说,在最近的将来,还会有第十轮,甚至第十一轮谈判。最后签约一定会有一个习特会,但时间、地点、形式都还在未定之天。
   究竟还有什么地方在卡壳?透露出来的主要只有一处,就是双方何时取消现在正在互征的关税。特朗普想保留一段时间,中国要求马上停掉。看特朗普的意思,当然是要求中国停征,而美国继续征。这显然是中国不可能接受的过于不平等的条款。我来猜想一个妥协,那就是双方各自停掉相当一部分关税,留下一部分再征有限的一段时间。至于双方各自免征的数额和具体税项,那又可以讨价还价一番了。
   从目前的态势看,不能否认,特朗普一定能够为美国赢得重大利益,可称赢家。而中国做出的一批重大让步,大部分都是继续改革开放中本来就有的题中之义,顶多是一部分提前实施。一些不能让的地方想必也没有让,应当也可称之为没有输。
 

图像

   法广: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旨在制约中国在某些领域的发展,他是否达到了目的?
   刘学伟:特朗普的目的从短期来看,会有所达成。比如中国去年的GDP增长率降到6.5%的最新常态,实在不能说没有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贡献。而美国的经济总态势还是很好,受贸易战的影响好像小于中国。
但凡事皆有两面。比如中兴一役,显然让中国人明白,关键芯片不能自主,随时可能被对手掐脖子,因此中国立马掀起在芯片领域的投资大潮。若干年后,这件坏事就很可能会变成好事。
   华为5G一役,美国掀起的制裁浪潮,现在看来很难成功。这向中国和世界昭示了,技术加价格才是硬实力。美国再有全面压倒优势,在5G这个具体场合也无法把华为给收拾了。反而美国为了自身安全,必须承受推迟5G实施进度,付出更高成本的代价了。中国今后只要有一个接一个的华为那样世界领先的企业冒出头来,美国或西方就会越来越没有脾气去阻挠中国的发展。
   个人以为,还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对双方更有利。如果真的大规模开始相互切割,首先对全世界的其它国家,肯定弊大于利。因为他们必须依政治立场选亲站,而不能简单地依技术价格选优站。
   对中美双方,则都会各自受损。问题的关键是,中国已经在一个接一个的科技领域不再是单纯的追赶者,而开始成为领跑者,已经有了一些必须防止被他方盗窃的专利领域。攻守真的开始易势。比如,数年以后,地球外将只有一个太空站,那属于中国。谁都明白,世界最先进是不可能由盗窃而成。只有落后者才可能有盗窃先进者的动机。
   法广:中国能否完成美国助推的结构性改革的要求?这将令中国发生怎样的变化?
   刘学伟:美国最关注的结构性改革就是要阻止中国用产业政策支持关键行业尤其是国营高科技企业的超速发展。
   关于产业政策,我觉得美国实在是在苛求于人。因为世界各国都有很多的产业政策。特朗普上台以后,也搞了很多吸引外资进入,美资回国的产业政策。他发起的一系列面对世界多方的关税贸易战就是最大型的国家级产业政策。他能搞,为什么别人就不能搞?刚才看见美国的高科技协会上书要求国家推行产业政策支持高科技的发展。美国国务院最近也有政策白皮书说要支持鼓励人工智能、5G等新兴产业发展。特朗普偏爱补贴扶植传统夕阳产业,那只能说是他的眼拙。这不是别人的问题。
   关于补助国营企业,美国的压力可能会起一些作用。但是现在在中国领军的高科技企业基本上都是民营,其中甚至有很大比重的外国资本,在国外注册,国外上市。他们并没有得到国家的大笔补贴,依然在飞速发展。
   中国的大型国企,基本都在银行金融、基础设施(铁路公路)、基本服务(如电信)和能源方面。这一点比如就和法国的情形非常接近。法国也在引入竞争。比如无线通信方面,曾经的国营统治地位早已瓦解,资费之低,民众得益很大。中国在这方面倒真是可以向法国学一学。这样的确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竞争能为社会带来利益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外国全资银行不是很快就可以在中国开分行了吗?真希望这能让中国的老爷银行们站起身来应付真正的竞争。
   法广:中美贸易谈判最终能否划上一个令双方均感满意的句号?
   刘学伟:那恐怕很难。因为双方利益确有冲突,一方满意,另一方就太难同样满意。现在谈判还是没有结束,前方的确还是有变数。但本人大体相信,这个谈判最终有很大概率可以达成“双方均可接受”的结果,不至于全面谈崩。因为那样风险太大,美国和中国的承受不起。
   最后的结果,本人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已经说了,从短期而言,应当是美国有赢,中国没输。从长期而言,那就应当是双赢了。中国眼下的让步,都有长期效益。正如当初加入世贸组织时,中国也做出了许多看似洞开国门的让步,让国内的很多行业惊恐万分。20年后回头看,谁能说当初的决策是错误的呢?关键是自己的国家有没有能力消化那些让步,能不能把各种压力变成动力,鞭策自己更加均衡、稳健地发展。
   而美国自然是达到了延宕中国发展速度的基本战略目标,总是有赢。至于设想彻底打断中国的崛起进程,那又太难了。看特朗普的行事方式,他好像并没有接受他的前国师班农的如此意图。特朗普4月2日刚说:要不是他征收了关税,中国经济几年之内就将会赶超美国。“但是现在呢,他们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赶上我们。”他的雄心仅止于此。
   法广:很多人提及“修昔底德”陷阱的概念,如果这回中美谈妥了,您认为,这个陷阱究竟算过了几成呢?
   刘学伟:两成吧。 哈弗教授艾利森写的《注定一战》一书提出这个举世关注的概念,核心意思是:守成大国对崛起大国的全面疑忌,非常可能导致战争。书中举的16个相关例子,12个都导致了战争。我这里想最简略地概述一下该书中的最后五个例子,其中两次成功而三次失败。成功的两次都是和平崛起。失败的三次中有两次是战争失败,一次是无战争也失败。
   成功的最鲜明例子是美国在上世纪和上上世纪成功地和平地取代了英国的世界霸权地位。第一个原因是美国远离欧洲大陆,地域广大,人口众多,在新大陆又没有对手,可以尽情地和平发展。早在1870年,美国的GDP就已经非常逼近了英国,但美国直到1900年以后,在老罗斯福手中,才开始和英国争夺在美洲的霸权。这个期间,英国真的是非常的隐忍。这换来了两国的血肉同袍感情无损。在两次大战中,英国才得到美国的两次全力支援,只是交出了世界的霸权为代价。其间有75年之久。靠着世无所匹的经济实力和两次世界大战的功业,美国取得世界霸权真的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为众所服。它没有急于求成,就是最大的经验。
   然后是德国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四面树敌,武力崛起,最后也都被武力打回原形。德国第一次崛起从普法战争算起,到一战结束失败,共历时47年。希特勒1933年才夺得德国政权,到1945年战败,历时仅12年。两次大战,德国的仇家都有英国、法国、俄国/苏联和美国四强,在欧洲的盟国分别只有奥匈帝国和意大利。这证明,过于孤立,过于仓促的崛起,即使拥有一时的武力优势,也不能成功。
   历时共达74年的前苏联和东欧集团崛起的失败的战略层面的原因应当是它们所依托的意识形态和经济体制有太大的缺陷。戈尔巴乔夫的错误等等其实都是战役性甚至战术性的。中国没有重蹈前苏联的悲惨命运原因多多,但最重要的两条应当是她在邓小平的领导下及时放弃了错误的全盘公有制和与西方达成和解。那就是改革与开放的实质意义。
   最后,就是德国在欧盟内的崛起。那又是一个历时已经超过60年的,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式的和平崛起的典范。具体的过程,因为太过近身,大家都知道,无需赘述。总的体会是:“该你的终归还会是你的。不需要暴力,只需要耐心和仁义。”不要忘记,前述的那么近的德国的两次暴力崛起都以失败告终。
   中国要迈过修昔底德陷,真正成长为世界一流大国,道路还非常漫长。低调低调,先努力修炼内功,把自己国家里面的事办好。这就是王道。本人是无神论者,但常常还是感到天意的存在。比如,华夏文明如果就是没有引领世界的福分,那崛起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无法突破。反之,时间到了,自然就有机会像曾经的英国或美国那样,甚至更加辉煌灿烂地成功崛起。
  (来源: 长安剑/侨报/法国国际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