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社区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中港台新闻

清华北大人正在逃离北京 北京需要“抢人”吗?

时间:2021-1-11
  从教育到医疗,从产业到企业,从经济到文化,北京的优势依然明显,留京率下降需要理性看待。
  “当清北毕业生也不再选择‘北漂’,北京怎么才能留住人?”近日,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为代表的名校毕业生留京率下跌,引发关注。有报道说,北京聚集着我国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和最多的就业机会。“985工程”高校北京有八所,“211工程”高校有26所位居此地,毕业后继续留在北京是许多年轻人自然而然的选择。但数据显示,名校培养出来的一些人才,却不再愿意“北漂”。

  从媒体梳理的数据来看,北京大学2019年仅有16.07%的本科毕业生选择留在北京,而在2013年,这个数字高达71.79%。清华大学的数据整体也呈现下降趋势,2013年清华本科生留京率为30.7%,到2020年已经下降近10个百分点,仅有21.9%的毕业生留在北京。2018年清华本科毕业生留京率最低,只有17.3%。对于清北毕业生留京率下降的现象,我们应该如何看待?

  北京经济体量大、薪酬水平高,据相关报告显示,在13个被调研的行业中,北京有8个行业的薪酬位居所有城市之首。清北毕业生之外,北京其他优秀大学的毕业生,因为择业选择权或离家距离等因素,留京意愿依然很强,而不少外地人才,挤破脑袋想要流入北京,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如果仅从清北毕业生留京率下降来断言北京的人才吸引力下降,说服力其实有限。

  清北毕业生留京率下降,反映的真正问题是随着择业选择权扩大,面对更多好选择所带来的选择烦恼,以及出现的选择分歧。之前,一流高校毕业生选择出国的比例较高,如今,出国深造也许依然是选择之一,但其他选项显然更多了。同理,如果国内城市只有北京一个高地,顶端高校毕业生当然都会去北京,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城市差距在缩小,年轻人的选择更多,这并非坏事而是好事。

  选择太多,对当事人而言也许是烦恼,但在外人眼中实则是一种幸福。比如,是选择月薪不过万但有北京户口的工作,还是其他城市的高薪工作?这种烦恼也许只有清北学生才有,不同的人作出不同的选择,再正常不过。考虑到北京的户口、北京的房价、北京的拥挤、北京的气候,留在北京显然不是只有好处。这些年,清北毕业生到街道办当公务员之类的新闻,每每引发争议,殊不知,对当事人而言,可能是权衡过后的更好选择。

  如果认为毕业后继续留在北京,是许多年轻人“自然而然”的选择,那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为代表的名校毕业生留京率下跌,确乎是个问题;但是,如果没有这个“自然而然”的偏见,更应该看到清北不只是北京的清北,本来就应该是为全国培养人才。

  有人对比了北京与珠三角、长三角的相关落户政策和人才引进手段,或许是想发出北京应该开始“抢人”或者“留人”的建议。这个话题当然可以讨论,再厉害的城市也不会嫌人才多,也会想方设法留住更多人才。只不过,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以及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政策语境下,也要避免滋生那种“生怕好了别人”的思维。

  某种意义上,凡是人满为患的地方,恐怕都不是“抢”来的。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们选择一个城市,是因为那里有良好的工作机会,有适宜的生活环境,有未来的发展空间。从教育到医疗,从产业到企业,从经济到文化,北京的优势依然明显,清北毕业生留京率下降因此需要理性看待。

清北人正在逃离北京!可偌大中国,还有一座不用996的城市吗?

日前,清华大学发布2020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意料之中的,是出国人数锐减,尽管选择美国的人依然最多,却比上届少了一半。出人意料的是,本科生187人入职华为,总数比三家头部互联网大厂加起来都多,0人入职阿里;而本科生留京率仅为21.9%,广东、上海成为新优选。

以清北毕业生为代表,一众金子塔尖上的精英正在逃离北京。“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1993年,留美潮席卷中国,草蛇灰线、伏脉千里。28年后,换了天地,彼时《北京人在纽约》里的奋斗与挣扎,成了当下中国人的真实写照。



▲《北京人在纽约》剧照(图/网络)

时空流转,物是人非。王姬饰演的妩媚女老板阿春,在大洋彼岸红唇微启、烟圈轻吐,对姜文那段心声流露,放到时下中国,纽约换成北上广深等任何一个超大城市,也丝毫不显违和。在00后一代眼中,姜文饰演王启明,人生中最错误的选择,就是离开北京去美国——“在北京是一大提琴家,跑到美国刷盘子。他要是不离开,光北京几套房就够美国奋斗一辈子了。”

01、清北本科毕业生留京率降至不足2成

粗略统计,每年能考入985的学生占比仅在2%,985毕业生可谓是大学生中的精英。但北京985毕业生近年来的留京率跌跌不休。2019年,清华、北大、人大、北师大、北航的本科生留京率皆不足5成,清北更是在几所名校中倒数。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2019年就业质量报告显示,清北本科毕业生留京率都不到2成,其中北京大学(校本部)为16.07%,清华大学为18.20%。

拉长时间来看,从2013年到2019年,北大本科生留京率从71.79%跌至16.07%,清华从30.7%跌至18.20%。走的不只是清北生。据媒体统计,2015年以来,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规模不断下降,年均人口净流出超10万。没人统计过这10万人的成分。当然,成分这个词,牵出太多陈年往事,90后、00后可能已经无法理解,仅仅因为成分,多少人的命运乾坤逆转。

▲北京市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数量都有下降趋势(图/《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

穿越回1950年,当年政务院通过关于农村阶级成分的划分,按照是否占有土地、是否自己劳动、能否自食其力,将人们分为工人、贫农、中农、富农、地主。每家的户口本上,必须有一栏填写“家庭成分”。在那个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入党提干、参军入学,贫下中农子女绝对优先,找对象也看对方家庭成分好坏。

如果延续按照这种统计方式,不知道现在每年“逃离”北京的10万人,又是何种成分?
这几年,北漂陆续减少是不争事实。可是,快递小哥、煎饼果子摊主、大批店主的离开,并没有激起多少舆论浪花。
因为,城市机器仍在轰隆运转,只要身处其中的人们,仍能吃上外卖、签收快递,便不会在乎有多少人黯然离开。

千年皇城,总有人守在城门外,谋一个饭碗。但是,清北毕业生的流失、高端人才的出走,却让不少人惊叹,事情正在起变化,这一次北京该急了吧?

02、全国都在“抢人”,北京“一户难求”

史书记载,唐太宗李世民重视科举,视察御史府时,看到新取的进士鱼贯而出,环顾左右,得意洋洋曰,“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从古至今,把人才纳入体制,都是一门统治的艺术。战国养士,更是上层社会竞相标榜的时髦风气。战国“四公子”门下的食客超过三千人。

以孟尝君为例,其封地是拥有万户以上人口的薛邑,但他在薛邑一年的收入还不足以供养门客。门客三千,注定不乏鸡鸣狗盗之徒,却也是人尽其才,皆网罗之。但现在的北京,竟连清北生都可能留不住,眼看着他们孔雀东南飞,不免让人担忧。


▲北大本科生留在北京的比例仅为16.07%(图/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纵观过去的2020年,天津、重庆、南昌、杭州、苏州、青岛等10多个大中城市纷纷放开落户限制,落户门槛创“新低”,各类优惠创“新高”,至少80个城市(区)推出人才购房补贴,最高补贴甚至逾百万元。去年底,上海也开始一次次放宽落户条件,加入“抢人”大战。

这边是全国绝大多数城市“抢人大战”如火如荼,别说降低门槛了,恨不能把门框都拆了吸引人才。头部主播李佳琦、选秀达人杨超越,先后被上海作为特殊人才引进落户,那边北京仍是“一户难求”,人才自会用脚投票。

2020年最后一天,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关于在户籍派出所设立“公共户”的工作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在北京户籍派出所推动设立“公共户”,解决暂不具备市内迁移条件的北京市户籍人员的落户问题。



这样的红利,勉强算是在铁板一块的京户政策上,开辟了一小块权宜之地。

03、996不断下沉,挣不脱打工人的宿命

2020年12月29日,年仅22岁的某互联网公司员工,在凌晨一点半下班途中突然晕倒,抢救无效后去世。偶然事件,在数次反转的戏剧性变化中,被设置成开年第一公共议题。每个996的“打工人”一边恐惧,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我,一边却再次开启奋斗模式,重归逃脱不了的过劳宿命。 

同样的悲从心生,来自北京疫情流调—— 34岁的打工人,家住顺义五环外,工作在海淀,每天往返公交地铁50多公里。三代五口人,挤在70平的房子里。人到中年准备考研,白天上班,晚上备考,周末还要带娃早教班。临考前3天,上午核酸检测,下午外地出差。 


▲北京新冠患者的流调轨迹(图/网络)

32岁的女性,工作日白天在电动车基地上班,晚上22点到凌晨2点在顺丰中转场兼职。连续4天,都是这样的作息。 
40岁的网约车司机,14天没有休息过一天,12天工作时长高达17小时。 

普通人如此,清北毕业的学霸同样挣不脱打工人的宿命。曾有媒体打出这样的标题党——“父母拼了命把孩子推入名校,北大清华超四分之三毕业的学生却进了体制内”。这样的逻辑,基于清华、北京大学应届生就业质量报告。 

以北大为例,“2019 年,北京大学校本部共有2822 名毕业生与用人单位签订三方协议。从签约就业单位性质来看,到各类企业就业的毕业生比例为 49.65%;到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的毕业生比例为49.79%。” 

可事情的真相是,还有2413名北大同学,属于“灵活就业”,“不配”出现在这份就业质量报告里。加上他们,2019年北大毕业生参加就业的同学共计5235人。重新计算,能有幸进入党政机关的比例仅为10%左右。 


图/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这年头,体制内的自我加码、文山会海都让人苦不堪言,更别提996是福报,ICU才是终点的私企了。 更令年轻人绝望的,应该是996的不断下沉。

前几年,觉得压力太大的年轻人都在逃离北上广,杭州因为互联网公司云集,成为不少人的首选。 可“加班文化”大行其道,更别提“996福报说”的祖师爷就在杭州,这座城市已被戏称为“福报之都”和“奋斗X之都”,深圳则被称为“内卷化之都”。

全国996版图在不断扩大,从成都到福建,从苏州到厦门,现在连新疆也开始了996。前几天有个排行,中国十大最忙碌城市不再只是北上广,还有:西宁、银川、乌鲁木齐、哈尔滨…… 


▲中国十大忙碌城市中,排名前三的分别是石家庄、郑州、西安(图/央视财经)

清北人即便逃离北京,也不过换个地方996。偌大的中国,还有一座不用996的城市吗?

04、“高才低就”的精英淘汰,教育的真相

曾几何时,考上清北是一个村,乃至一个县的骄傲。清北毕业生,一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前脚离开北上广,下沉地方大概率都能受到重用。现在呢?杭州一个街道办招聘,都能招来8个清华北大的硕博研究生。深圳南山区一个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的简历,更是惊掉了很多人的下巴,不仅曾在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担任过副教授职位,还拥有着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



▲杭州余杭区某街道招收的人员学历均为清华北大硕博研究生(图/网络)

“高才低就”的精英淘汰,才是如今教育的真相。打工人打工魂,如果连清北的打工人,都在逃离“人上人”扎堆的北京,留下的人又该作何感想?
来源: 成都商报/冰川思享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