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法院叫停:横山输油管扩建案 这 个锅谁来背?

时间:2018-8-31
特约记者 方瑜   web new-0111     8月30日是加國歷史上罕見的糟糕日子。 聯邦政府一手正在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焦頭爛額,另一手卻接到從法院送出的炸彈 - 聯邦上訴法院裁定,因為國家能源局對金德摩根〈Kinder Morgan〉油公司的橫山輸油管擴建項目〈Trans Mountain Pipeline〉的環境評估疏漏百出,聯邦政府不能因此拿來做為批準該油管項目的依據,所以聯邦批準油管擴建案的決定無效。 一條耗時已久、即將動工的油管工程突然被勒令停工,倒楣的不是油公司,而是所有納稅人。因為就在上訴法院公佈裁決後的半小時,金德摩根公司股東幾乎以百分百比數投票通過把輸油管賣給加拿大政府的決定,意味聯邦政府、亦即全體國民現在都正式成為橫山輸油管及其擴建項目的新主人。但花了45億元得到手的是什麼呢?是一條已經很老舊的油管與一堆原本正要動工的工程械具和材料。新的油管什麼時候能誕生?恐怕是無語問蒼天了。 聯邦政府2016年11月批準橫山輸油管擴建項目,依據是國家能源局的評估。但聯邦上訴法院的判決書指,國家能源局的評估結論是輸油管擴建不會給環境造成重大損害,不過,判決書稱,能源局的評估沒有包括油輪增加對海洋生態的影響。輸油管擴建後,運油能力將從現在的每天30萬桶增加到89萬桶,這必然導致在大溫沿海和港口出入的油輪大為增加,而這會給環境和生活在這片海域的鯨類造成什麼影響,能源局根本沒有考慮。 此外,聯邦上訴法院認為,聯邦政府就輸油管項目向原住民徵詢意見的工作沒有做好,在國家能源局提交評估報吿,建議內閣批準該項目後,政府沒有認眞考慮原住民的擔憂。 法院因此要求聯邦政府重做第三期諮詢, 橫山輸油管擴建項目無限期暫停。 雖然法院提到,重新諮詢可以保持“簡短”,但在加拿大生活本來就是“慢活”的態度,涉及政府部門的工作更是耗時又耗錢,展開新的環境影響評估與原住民諮詢說明會,幾乎是把所有流程都要再走一遍,其中必將衍生新的意見與憂慮,這些新的風險與成本,導致油管工程能否繼續推動成了未知數。 联邦坚决做 阿省极愤怒 早前由於橫山輸油管擴建項目在卑詩省新民主黨政府極力反對下,導致延宕情況惡化, 金德摩根公司限期今年5月31日加拿大政府必須給出一個解決方案。 最終聯邦政府決定出資45億元買下油管,以保證油管工程順利進行。 如今法院一紙命令讓油管成了燙手山芋,金德摩根公司股東開心地把油管售出。聯邦綠黨黨領梅伊〈Elizabeth May〉向杜魯多政府喊話,建議寧願付罰金,也要拒絕45億元的購買合約,千萬不要因小失大。 但總理杜魯多透過推文表示,聯邦政府會繼續支持油管擴建項目。 聯邦財政部長莫諾 (Bill Morneau) 稱聯邦政府正在仔細審查該法院決定,政府決心繼續執行該項目, 因為這是國家利益所在,對加國經濟甚為關鍵。 對於法官所說的「評估缺陷」,莫諾辯護說,政府繼承了一個評估項目的「有缺陷程序」,暗指前保守黨政府亦要負責。他並稱法院為下一步的工作提供了良好的指示。他強調政府購買這項目是一個良好的投資,未來會有強勁的回報。 但是莫諾沒有表態聯邦政府是否會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金德摩根油公司就證實,建造工程將會停止,並會採取措施,確保相關工作也在安全有序的情況下暫停。 聯邦保守黨黨領謝爾(Andrew Scheer)周四發出的聲明批評,自由黨政府花費45億元公帑購買一條不能興建的油管,此事將成為加拿大政壇歷來最大的醜聞,也是杜魯多個人的失敗。 該油管興建與否直接衝擊阿省經濟,雖然杜魯多已向阿省省長諾特利〈Rachel Notley〉保證油管興建的決心,但諾特利在記者會上坦言:「我很憤怒。阿省做的所有工作都是正確的,但就被辜負所望,所有省民都感到失望生氣。」她並宣佈阿省退出全國氣候計劃。她表示,阿省不能在橫山輸油管擴建項目不能通過的情況下,持續遵循全國氣候計劃,有關計劃已變得沒有價値了。 諾特利要求聯邦政府提出上訴、召開國會緊急會議、行使權力,保障加拿大的海岸線、改善諮詢程序和照顧原住民的需要。 和阿省一直較勁的卑詩省長賀謹〈John Horgan〉則說:「這無關輸贏,是法律的問題。卑詩省是在論理說法的基礎上反對油管項目,如今的判決代表我們的堅持是正確的。」 Tsleil-Waututh Nation原住民領袖Maureen Thomas說「我們贏了。」他說,當時我們以誠懇開放的心與政府會談,但沒想到政府卻只是過場一樣地說明油管相關問題,我們嚴正懷疑政府根本就已經決定要興建油管,根本沒有眞心實意地與我們諮商。法院的判決證實我們的想法沒有錯。 環保團體Ecojustice、Living Oceans Society和Raincoast Conservation Foundation等都稱該裁決為氣候和沿海生態系統的“關鍵勝利”。 Raincoast基金會資深科學家Paul Paquet表示,如果輸油管項目繼續進行,該太平洋海域只剩下75隻的虎鯨生存就岌岌可危。他說:「海洋生態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法院已發出明確信號,若未能解決這些環境風險,政府不應草率決策。」 Ecojustice律師Dyna Tuytel說:「這個案例只是一個警訊,提醒我們要深度思考,若想要可持續性的未來,我們需敦促政治家和其他輸油管項目支持者認知到依賴化石燃料不可行,只有清潔能源才是最好的出路。」 商业界备感灰心忧虑 阿省頓時陷入了愁雲慘澹中,在能源公司Suncor擔任技工的Robbie Picard表示,阿省政府與省民為確保輸油管順利進行已經做了很多努力與讓步,但最終卻還是被狠摑了一巴掌。他認為,阿省在全加拿大的定位角色是很獨特的,如今感覺更與其他省格格不入。他氣憤地認為卑詩省政府為一黨政治利益而犧牲全國人民的利益,要求阿省政府應該即刻宣佈斷絕輸送石油至卑詩省,讓他們嘗嘗沒有石油的日子眞的能過嗎? 不僅是能源業者感到挫敗,所有阿省商戶們都有跌入谷底之感。連鎖鞋店Red Wings的合夥人Tim Driedger表示:「這項判決深深傷害像我們一樣的小生意人,我們剛簽下3個長達10年的店面合約,如今一個判決將使得經濟動盪,誰來賠償我們的損失?難道政府會給我們紓困金援嗎?」能源產業牽動阿省所有的商業鍊,Driedger說,他的顧客很多都是來自輸油管的員工,這些人如果失了工作怎可能有能力消費?」 卡爾加里大學公眾政策硏究者Richard Masson說:「輸油管涉及國家整體利益,法院這項判決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意外。一個項目的諮詢過程涉及範圍極廣,很難說怎樣的程序與周全才是面面俱到,在此時點,無法預料聯邦政府會如何進行下一步,但無論如何,這是一筆額外龐大的支出。」 就算是卑詩省的企業界都感到失望。加拿大進步建築協會〈Progressive Contractors Association of Canada〉主席Paul de Jong說:「這是國家之恥,一些反對者可以窮盡法律手段來阻撓一個有重大意義的經濟發展項目。」 卑詩商會主席Val Litwin也發表聲明表示:「這個法庭判決等於吿訴全球投資者,在加拿大想要進行資源開發項目幾乎是不可能的,儘管一切都符合了聯邦政府的規定程序,最後可能還是落空。」他說,要有多少的諮詢才算合理?對一個企業或投資者來說,不可能對毫無見底的項目作投注。 溫哥華貿易局主席Iain Black說:「顯然加拿大的規管系統支離破碎。這個項目是聯邦政府兩年前就已批準,經過了加國歷史上最嚴格的環境評估程序。此判決等於對全世界質疑,加拿大有能力能夠興建一項大型建設嗎?加拿大是否還能夠發展自然資源項目?」 輸油管項目死了嗎? 卑詩省商學院敎授Werner Antweiler表示,這一決定並非對該管道造成“致命打擊”,他樂觀地認為該項目會持續下去。Antweiler解釋:「這項裁決更像是要求聯邦政府解決這一過程中的不足。」 他說,頂多是推遲輸油管項目啟動與完工的時間。法官已明確吿訴政府該怎麼做了,甚至還提到可以是個較短的諮詢期,也就是說,這不需要拖延多年,可能在一年左右的時間內即可完成。 但是,卑詩大學公共政策敎授George Hoberg則比較謹愼,他說,重新啟動關於環境評估與原住民諮詢的過程,有很多工作都得進行。Hoberg認為聯邦政府可能會對這次法院的裁決提出上訴。「有些案例證明,加拿大最高法院是會推翻下級法院的裁決。但重要的是,這個過程至少需要一年時間。」 Antweiler猜測聯邦政府不會上訴,因為聯邦上訴法院的推理似乎是合理的。 「我的感覺是,這個最高法院不太可能發現上訴法院的判決有錯。」如果就此繼續糾纏法律程序,一樣耗時耗錢,不如盡快啟動新的諮詢與評估程序。」 聯邦政府可能現在脫手、放棄這個項目嗎? Hoberg認為聯邦政府如果明智,應該重新考慮購買這個項目的合適性。 但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敎授Matthew Hoffmann分析:「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政府會考慮拋棄這個項目。杜魯多政府騎虎難下,因為這不僅單純是個司法判決,也絕不僅是商業考量,就杜魯多來說,這是政治問題。他在此時愕然離開,恐怕會遭批評懦弱、判斷失準,將失去更多政治盟友的支持。」 全民埋單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接下來會看到新的政治衝突,因為阿省省長諾特利已說要退出聯邦氣候計畫。過去杜魯多力保輸油管,就是為了換取阿省支持氣候計畫,杜魯多的氣候計畫沒有阿省的支持,成了跛腳政策,這一拆夥,對諾特利與杜魯多在各自下一次的大選都是變數。 一條油管的難產,自始至終都沒有贏家,即使是原住民與環保人士,同樣背負著經濟包袱,唯一得利者只是金德摩根公司的股東,近10年來的大蔴煩終於可以放下了,再也不需要攪和在抗議人士與司法訴訟的泥淖中。拿了白花花的鈔票,他們大可擺擺手、開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