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华裔“微信候选人”全军覆没!华人参政为何这么“惨”?

时间:2018-10-21
大温地区市选已经落下帷幕,随着各地计票工作的完成,各城市的市长、市议员、学务委员等等职位的当选人已经明朗。对于多数华人来说,最关心肯定还是温哥华、列治文、本拿比三个华人相对聚集地方的选举结果。本次选举结果,最有意思的是此前在微信上“闹腾”得最厉害的华裔“微信候选人”全军覆没。有人说,这就是华人参政的“惨烈”结果。 为什么这帮华人候选人最终未能当选呢?真的是华人不适合参政吗?实际上,是部分参政的华人对市选的意义和概况不理解造成的败选。 选举结果:微信候选人集体败选温哥华、列治文、本拿比三地的市选中,整体来说“惊喜”不少。不过这种惊喜主要集中的温哥华和本那比,列治文那边变化相对较小。 在温哥华市,肯尼迪?斯图尔特(Kennedy Stewart)成功当选为新一届市长。在此前的民调中,他也是长期支持率第一的候选人。不过在具体票数方面,华裔候选人沈观建一直与斯图尔特票数相差不大,到最后阶段在遗憾败北。双方从开票第一分钟僵持到最后一分钟才分出胜负,可以说已经创造了历史。温哥华市议会这边则进行了“大换血”。当选的10名市议员来自4个党派,使新组建的温哥华市议会呈现前所未有的党派多元样貌。 image.png 温哥华新任市长 本那比这边已经当了16年的老市长柯瑞根(Corrigan)连任失败,侯迈豪(Mike Hurley)成为新市长。他是政治圈的“素人”,之前没当过议员也没当过大官,是一位退休消防员。市议会中,来自中国的议员王白进连任成功。 列治文这边,本次市选中华裔候选人数量是最多的一次,当地华人居民比例也是全北美最高的。之前很多人都认为这里的竞选应该最激烈,可事实恰恰相反。在投票中,现任市长马保定的票数一开始就遥遥领先,毫无悬念。最终以压倒性优势连任。此前在华人圈广泛宣传,提出要““改变列治文””的女律师郭红得票最低,仅2000多票。其他华人候选人得票数量跟马保定也都不在一个档次上。市议会中,现任市议员区泽光(Chak Au)连任成功,也成为了列治文硕果仅存的华人议员。 image (1).png 列治文华裔市议员区泽光 整体来看,三地市选结果中,这一回“新人”表现突出。而长期停留在华人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里拉票、打嘴炮的候选人全部败北。 这里还要多解释一下,为什么很多没有“领导经验”的人都能当议员当市长。这主要是加拿大每个公民都有被选举权。所以竞选门槛很低很低,通常报名者只要是年满18周岁的加拿大公民,并且取得一定数量的居民联名推荐即可。而且这个联名要求很低,哪怕是竞选多伦多市长这样的“要职”,也只需要25个居民联名推荐。 换句说话,如果你将来移民加拿大入籍之后,自我感觉良好的话,也能参与竞选温哥华市长或者多伦多市长。   核心原因:缺乏对选举的了解   本次三地市选中最“热闹”的是列治文市,因为光是竞争市长一职的华人候选人数量就刷新了历史,多达三位。而当地华裔人口的占比超过一半,亚洲族裔的比例高达71%,是北美亚洲族裔占比最高的城市。华人候选人甚至喊出了“华人只投华人”的宣传口号,按照很多传统中国人的观点,“一致对外”,应该分分钟就能当选。没想到结果却惨不忍睹。 其实这在北美地区也是正常的结果,因为大型选举是不看“感情”而看“真本事”。这里的“真本事”主要是指为选民服务和确切可行的主流政治观念。 “华人只投华人”这种口号就不符合加拿大现实和主流观点。还是以列治文地区为例,这里虽然华人居民众多,来自国内的移民不少人选择定居于此。可华裔居民并不完全等于选民,很多没有入籍的华人,没有投票权。而有投票权的华人并不是全部都有参与投票的习惯。在很多华人聚集区,有积极参与投票习惯的华人大多是老华侨和港台移民,大陆新移民通常对这类活动的投票参与热情不大。 而且,这种口号会给强调包容的加拿大主流社会一种“分裂”的看法。比如大温哥华地区列治文社区联盟(Richmond Community Coalition ,RCC)在投票前夕的10月12日就专门公开宣布,他们不支持任何只选华人的举候选人名单,要求所有活动团体停止游说华人只选华人候选人。原因是:“这样做给人们的印象对社区走到一起没有帮助。我们担心社区裂痕正在变得更深。我们不能支持这一点。这是反对和谐。这是反对文化包容。” 会积极参与投票的老华侨、港台移民群体,他们本身有很高的敏感度,对候选人的要求自然不会低。光靠在选举期间喊口号、拉群肯定是不足以打动他们的。根据北美的选举传统,市选中真正能当选的候选人,必然是长期服务于选区,平时就与选民关系不错的候选人。 本那比新任市长侯迈豪就是这样的案例,他本人此前没有担任过政府高官,只是退休消防员。但消防员本身就是服务于社区的群体,他参选之前就长期为居民利益奔走,同时也与消防工会等行业组织关系紧密。所以他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击败之前的老市长。反观很多华人候选人,比如多次深陷争议的郭红。她之前是一名律师,但律所发生过重大负面新闻,同时自身也曾被律协裁定过“行为失当”。一般居民怎么敢把城市发展的命运交给这样的候选人呢? 在观点表达方面,华人候选人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本次参选的很多华人候选人都把“反大麻”等观点作为宣传点。可在加拿大主流社会,大家并不是完全排斥大麻。去年下半年,哈利法克斯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做了一次为期一个月的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大约68%的人支持大麻合法化。面对这样的情况,华人候选人还在反复鼓吹“大麻绝对有害”。这种做法,不但不能把自己观点传递到主流社会群体,反而会让主流社会对华人群体产生“误解”。 很多时候,华人候选人针对大家关心的议题表达也不够。华人候选人竞选中忙于反大麻、反穆斯林群体的时候,许多重量级候选人关心都是住房问题、社区安全问题。像在温哥华市长竞选中,得票第二的华裔候选人沈观建对于减轻住房压力的施政纲领就备受选民推崇。竞选中,这也是他们团队宣传的重点之一。 对很多加拿大人来说,这些问题更贴近实际生活,毕竟安居乐业才是正经事。至于是不是华人,这真的与投票无关。 所以,华人想在参政方面达到真正的突破,不仅需要更加包容、主流的施政纲领,更需要长期坚持为自己的社区服务、为身边的人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