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這是充滿政治算計的一次公投……

时间:2018-11-3
這是充滿政治算計的一次公投……
             
    选举公投启动
這是18年來第三次關於選舉制度改革的公投。
前兩次都失敗了。2005年獲得57.7%的民意支持應採用「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未過政府設定的60%的門檻。2009年再度公投,民意支持度降至39%。
這一次公投的遊戲規則改變了,只需要50% +1就可以過關,並未規定支持改變制度的選民需要來自三分之二的選區方可生效。這意味著人口稠密的大溫哥華地區 - 被認為是較傾向支持比例代表制的地區 - 將有較大的影響力來決定未來的選舉方式。
當然,這次選舉公投的政治背景與社會經濟格局與過去有很大的不同,激化了選民對選舉制度改變的念頭。例如,低陸平原的居民對住房負擔能力感到沮喪,某些人認為過去十幾年來的政治運作方式,讓執政者易忽略老百姓的聲音、只在乎某些利益集團,他們渴望新制度下有新面貌。再者,卑詩省創下65年歷史來的第一次,有一個少數政府執政,而這卻是由一個小黨 - 綠黨成為「造王者」,新民主黨因此才得以執政,民眾可以看到類似比例代表制度之下可能產生的聯合執政模式。
如今卑詩省採用的簡單多數決〈First Past the Post〉選舉制度,大多能產生一黨多數執政的情況。但如果比例代表制度公投過關,卑詩省議會應該會看到少數政府大幅發生,議會中將有更多不同政黨的省議員,而需要兩黨以上的政黨合作才能執政。
歐洲許多採用比例代表制的國家都有類似經驗。新西蘭在1996年轉用比例代表制後,該國過去3次選舉,在立法議會中出現5~8個政黨的議員。
最新的執政聯盟包括工黨、新西蘭第一黨和綠黨。之前少數執政的國家黨是獲得聯合未來黨、AC黨和毛利黨共同支持。
 
                   苹果与梨子之比较
比例代表制的支持者表示,選民可以為最能代表他們利益的政黨投票,而不會覺得他們的選票被浪費掉。他們認為,所有的民意可以透過投票率獲得更精準的話語權,例如綠黨在上次選舉中獲得16.8%的選票,所以它們可獲得近15個席位,而不是僅贏得3個席位。
反對者認為現有的系統已經經過試驗和測試,穩定的政府發揮為省民服務的績效。若採用比例代表制將破壞選民與當地代表之間的聯繫,並讓極端主義分子得以進入立法機關,反而破壞了民主體制。
  選舉制度哪一種好?各種意見都有。簡而言之,現行的簡單多數決制度有利大政黨,比例代表制度有利小政黨。而簡單多數制有利於強化政府的問責體系(accountability,),比例代表制更具普遍代表性(representation)。
  政治學家均認為,這兩種是不同思考角度出發的投票系統,沒有絕對的對錯與優劣,選民需要思考的是:「哪一種制度最符合我的需求?最適合卑詩省的發展方向?」西門菲沙大學政治學敎授Eline de Rooij說:「某著程度上,這就是蘋果與梨子的比較。不一樣的系統處理問題的方式會不同,無法說哪一種選舉制度是最好的。」
但專家們亦提醒選民,不要受具有政黨背景的人所影響,因為政治人物都有自己的利害考量。卑詩大學政治學敎授Richard Johnson表示:「你不可能從自由黨口中聽到對比例代表制的眞正描述;反之,你也不可能從新民主黨或綠黨口中瞭解到其中的貓膩。」
現有的簡單多數決模式,概念就是「贏者通吃」,很容易創造出多數政府。例如:2005年,自由黨以45.8%的選票贏得46個席位;新民主黨以41.5%的選票贏得33個席位;9.2%選票的綠黨沒有贏得席位。2001年,自由黨以57%的支持贏得77席,佔79個總席位中的97.5%;新民主黨獲21.6%的支持,拿了2席;綠黨以12.4%的選票未贏得席位。
這個制度中,勝利方可以不受阻礙地執行其任務,執政者一手掌權,必須為所有政策負責。在卑詩大學選舉輿論代表中心擔任硏究主席的Richard Johnson說:「責任明確,是簡單多數決制度的偉大優勢。」
另一個優點是它"簡單易懂",畢竟簡單多數決已經在加拿大實施了幾十年,民眾很理解選票投下去如何產生結果,最終只看得票比率定輸贏,不需要靠"數學博士"來精算公式而獲得最終席次比率。
但「贏者通吃」也容易成為弱點。政黨總是算計著只要 50% + 1就可以掌握所有權力。黨派領導人很容易成為4年任期的獨裁者,執政黨多數議員都只是負責"起立坐下與拍手"的橡皮圖章,被要求默默坐在議會中,少數內閣官員與未經選舉的戰略家才是眞正的權力核心,政治人物與地方民意容易脫節。
比例代表制的優勢在於其對民主系統的承諾,該系統將權力結構分散並將重新分配給省議員。政治人物必須要更努力經營其選區工作,政黨需要更廣泛聆聽全省民意,才好達到全省民意與投票率相匹配的狀況。此外,它必須有合作與共識精神,因為它容易建立一個少數政府,任何一方都沒有足夠的席位來掌權,政黨們被迫要聽取不同意見,需要尋求妥協。但這可能只是一種理想狀態,因為"三個和尙沒水喝",你期望政治人物會合作,但很可能還是利益擺不平,或者互踢責任皮球,最終導致議事效率低落。
 
    政治算计害了公投美意
選舉制度的差異當然對政黨有影響。大政黨喜歡簡單多數決,小政黨則靑睞比例代表制,所以一場選舉公投最不應該的就是有政治操作的痕跡。很可惜,這次的選舉公投,整個出發點與過程充滿太多政治算計,令不少原本鐘意比例代表制度的民眾感到失望,連溫哥華太陽報都刋出社論反對比例代表制度。因為其中有幾個問題:
1. 新民主黨球員兼裁判
過去兩次公投的設計操作者是「卑詩選舉改革公民議會」(Citizens Assembly), 是一群无政黨色彩的專家代表們經過幾個月的討論硏究來決定如何修法,從而改革選舉制度。 (下轉A5版)但這一次公投,全權由新民主黨政府來制定遊戲規則,一舉就宣佈降低公投過關門檻;而選票的內容模式,由律政廳長尹大衛〈David Eby〉一手定奪,眾所周知,新民主黨與綠黨都是支持比例代表制度的,一場球賽要開打,卻看到球員兼裁判的情況,如何令人信服?
2. 選舉制度太模糊,讓新民主黨操作度太廣
過去兩次的選舉制度改革公投,公投選項很清楚。除了簡單多數決外,公民議會推舉的制度稱為「單一可轉移選票制」(Single Transferable Vote,英文簡稱BC-STV),選民可複選候選人依序排序,最後計算其排名比率。但這一次公投的選項非常複雜,有兩個問題、四種選舉方式呈現在選民面前。
就算選民願意採用比例代表制度,卻不清楚會是哪一種模式?而且這些模式中有很多細節都未提及,包括:省議員數目多少、選區大小如何?如果採取混合代表制度,其中會有一部分是由政黨名單產生,這些名單上的候選是誰來定呢?選舉前是否就會公開呢?這些全都是未知數。
如果這些都是空白的,那執政者〈現在的新民主黨與綠黨〉未來在制定比例代表制的規則時,就可以自由塡上最有利於它們政黨的答案。
3.  公投為什麼要具綁定作用?
法律硏究專家、Access Pro Bono的項目經理Jimmy Yan表示,民主選舉的方式是非常嚴肅的課題,此決定應該透過議會流程最後定版,不應該靠公投定案。他認為,這次選舉公投應該採用Plebiscite、而不用Referendum,因為所謂的Plebiscite是政府瞭解民意的重要方式,但其結果不具有法令綁定作用,最後還是議會政治決定。但Referendum卻是有綁定作用的,而這次的選舉公投卻棄Plebiscite、而用Referendum。
過去卑詩省曾採用過Plebiscite公投模式,英國脫歐也是用Plebiscite,如果單靠一次民意調查就可以決定重大事項,那何需議會?很多議題都乾脆讓選民直接圈選答案不就完成了?!
在此時點匆匆用綁定方式舉行選舉制度公投,其結果若改變,又即刻在下一次選舉時變更採用,這恐怕也是當前執政者怕夜長夢多,盤算著即早改變制度、希望繼續保住政權吧!?
賀謹與韋勤信將辯論
公投令人「霧裡看花、水中觀月」,因為本身的選票設計已經非常複雜,而支持與反對比例代表制度的陣營又鬧哄哄地說三道四,令選民更疑惑。但無論如何,公投之箭已經上弦發射,無法回頭,選民只能竭盡所能自己做好功課,瞭解箇中道理。
建議您先從卑詩選舉局的網站著手,網站上有簡單的視頻和直接的事實,還有中文版本可以選擇。選舉局是個無黨派的中立機構,提供的訊息値得信賴。
11月8日晩上7點,省長賀謹〈John Horgan〉和省自由黨黨領韋勤信〈Andrew Wilkinson〉兩人將就選舉公投制度進行辯論,賀謹贊成比例代表制度,韋勤信反對。民眾可通過電視台Global B.C.、CBC和電台CKNW收聽收看。他們兩人不僅會提及比例代表制度的優劣,亦可對一些是是非非的說法提出解釋,對民眾來說,是很好的第一手參考依據。
如果英語不是問題,筆者大力推薦您參加由西門菲沙大學公共政策學院主辦的選舉改革的辯論會,辯論會將在11月15日晩間7點到9點於SFU Goldcorp Centre舉行。這是一場牛津式辯論,兩組專家打辯論戰,說明他們支持與反對投票系統變化的優缺點,並解釋公投結果將如何影響卑詩省的民主發展。這些專家完全沒有黨派傾向,也沒有誇大宣傳的伎倆,純粹從硏究與現實角度出發來說明情況,學術中帶著趣味性,値得一聽。
 
選舉改革公投在投什麼?
公投的選單上,民眾會看到2個題目、4種選項。首先詢問省民是要維持現狀還是改採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若改採後者,則喜歡「雙代表比例制」(DMP)、混合代表比例制(MMP)或是城鄉比例制(Rural-Urban PR)。
根據卑詩省律政廳長尹大衛(David Eby)的規劃,公投選單上會寫著:
1. 卑詩省省選應使用哪一種投票系統?(Which should British Columbia use for elections to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 現行的「簡單多數決」投票系統(The current First Past the Post voting system, FPTP)
○ 比例代表制投票系統(A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voting system)
 
2. 如果卑詩省改採比例代表制投票系統,您比較喜歡以下哪種系統?(If British Columbia adopts a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voting system, which of the following voting systems do you prefer?)
○雙議員比例代表制(Dual Member Proportional, DMP)
○混合代表比例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 MMP)
○城鄉比例代表制(Rural-Urban PR)
 
關於第一個公投問題,省民只能投一個選項,獲勝者需50%選票加1。如果公投結果顯示,逾半數投票民眾希望改變,則下屆2021年舉行的卑詩省選將採用比例代表制。
所有卑詩選民均可在第二個問題中以個人喜好程度依次列出一種或幾種制度,包括在第一個問題中回答希望維持現狀的選民。
但這幾種投票制度,究竟是如何操作的呢?有何實際意義呢?根據卑詩選舉局的說明如下:
●雙議員比例代表制(DMP)
在雙議員比例代表制度下,省內現有的大部分選區將與臨近的一個選區合併,所形成的大選區將設立兩名議員。每次大選時,政黨在各選區內將推舉兩名隸屬其黨的議員候選人,候選人順序將由黨內決定。選民則對其選區的各個政黨投票。在該選區獲得票數最多的政黨所選定的第一名候選人將成為選區的第一議員,就像現行系統一樣。選區的第二議員則將根據各黨在全省和當地的得票比例而確定,體現「比例代表制」。在這種選制下,誰會贏得第二個席次可能變得很複雜。有時選區內得票第二的候選人不會獲得第二個議席,因為還要根據政黨在全省範圍內的得票比例計算。
選委會在文件中表示,「DMP是相對容易理解的系統,選舉投票結果將目前的投票制度相差甚微。」
此選制將產生87到95名省議員。政黨至少要取得全省5%的選票才有資格獲得選區內的第二個議席。
●混合比例代表制〈MMP)
如果是混合比例代表制,那麼大選時選民將投下兩票:一票投向自己所在選區內的各黨派候選人,另一票投向政黨本身。在各選區內獲得最多票數的候選人將進入議會,成為省議員。
換句話說,該系統將產生兩種不同的省議員:一是直接從選區選出的省議員,另一種「不分區席次」的議員,是從政黨所指定的名單中選出的人。
政黨在省議會所獲席次總數將取決於該黨在全省範圍內的投票結果。在所有傳統選區的席次確定後,再根據各政黨在全省範圍內的得票比例分配不分區席次給政黨指定的不分區代表。而這些不分區代表名單可透過選舉產生,或是直接由政黨指定。
若採用此系統,則現行的選區數目可能要減少,以挪出席次給不分區比例代表,但總席次中至少要有60%來自傳統的單一代表選區。
卑詩省選委會指出,「MMP提供相對簡單的選票,選民可直接投票給FPTP和不分區席位的候選人,且不會增加省議會的規模。」
與雙議員比例代表制一樣,MMP會有87到95名省議員。政黨須獲得至少全省5%投票數才有資格獲得不分區席位。
●城鄉比例代表制(Rural-Urban PR)
這是一種混合投票系統,透過兩種方式選出省議員。城市和鄉村地區的選舉方式不同。城市和半城市地帶將採用「單一可轉讓票制」(Single transferable vote)計票制度,選民可依個人偏好順次排列候選者,全體選民的「喜好列表」經過綜合計算後選出多名議員。鄉間地區則將採取前文所述的「混合比例代表制」。
這是三種提議的比例代表系統中最複雜一種,目前全世界還沒有任何地區將其整合為單一的選舉系統。不過此制度可確保本省絕大多數地區的對等性,農村地區代表性將保持不變,但對其現有選區規模將產生小到中度的衝擊。
省府文件指「城鄉比例代表制」是為滿足加拿大城市和農村地區選民因地域及人口需求不同所設計,它可在省內大部分鄉間地區提供一定比例的不分區代表,同時又為當地選民保留現行的區域代表人數。
●「簡單多數決」制度
這是卑詩省現行選舉制度,每個選區選出一名省議員,選區內票數最多的候選人取得議席。此制度無法產生比例代表的效果,通常一個政黨只要獲得約40%票數,即可取得執政權,擁有政府所有權力。此系統通常可產生多數政府執政,不過2017年省選是個例外。
詳細中文投票指南,民眾可至選舉局網站:https://elections.bc.ca/docs/referendum/translations/2018-referendum-voters-guide-Mandarin.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