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联邦砸164亿 提升加国竞争力

时间:2018-11-24
財政部出台「迷你預算」,提陞加國競爭力……
 
砸164亿元提振竞争力
要提陞加拿大競爭力?聯邦政府開了一劑藥方,此藥高達164億元。有沒有效果? 會不會有後遺症?各界評估意見不一,但總之,須服了藥才能評估影響性。
話說特朗普大刀削減企業稅,使美國的聯邦企業稅率從35%降至21%。考慮到州稅,美國企業的平均法定稅率估計為25.7%,低於加拿大26.6%的平均稅率。
加拿大商界感到憂慮害怕。今年夏天,加拿大商會委託普華永道(PwC)做了一分硏究報吿,警吿聯邦政府若不採取行動,許多企業投資與活動將轉移到美國,加國未來10年將失去65萬個工作崗位。加拿大的經濟產出每年減少約850億美元,使經濟萎縮4.9%。
該報吿建議,須從多方面著手來因應此危機,包括:逐步降低公司稅率,直到聯邦與省的平均稅率達到20%左右;將個人所得稅稅率降至與美國稅率一致,以減少熟練的加拿大人因為稅率較低和工資較高而移居美國的"人才流失"效應。為了抵消減稅成本,普華永道的報吿建議逐步增加商品及服務稅,並"增加個人所得稅基數"。
雖然企業界呼籲減稅,但經再三斟酌後,聯邦財政部長莫諾〈Bill Morneau〉在俗稱為「迷你預算」的秋季經濟報吿時未宣佈減稅,而出台了價値164億元的「提陞競爭力計畫」。
計畫包括三大激勵措施:允許貨物的製造商和生產者立即註銷機器和設備的成本;豁免任何清潔能源設備的競爭成本;不分行業別與規模大小,均允許企業註銷更多新資產成本。
此外,競爭力計畫中還包括:撥款11億元用於協助加拿大出口商開闢新市場,其目標是到2025年將海外出口增加50%。另增加8億元投入戰略創新基金,支持創新投資。
莫諾認為,加拿大若與美國在稅率上直接硬碰硬不得其利、只得其害。他表示:「如果加拿大採取企業減稅方式,將增加數百億元的新債,會加劇加拿大的收入不平等,而不是改善收入不平等,只會讓加拿大人的生活可負擔性更低。」
財務部計算出,這些新措施將有助於新企業投資的整體稅率從17%降至13.8%,這是七國集團(G7)中最低的稅率。
但新措施會使聯邦收入在5年內減少約140億元。因為收入減少、支出擴大,自然讓赤字再度膨脹。預計2018-2019年的赤字為181億元,2019-2020年為196億元,2020-2021年為181億元,至2023年至2024年可縮減至114億元。
德勤會計事務所加拿大首席經濟學家亞歷山大(Craig Alexander)接受CTV採訪時表示:「政府此舉是讓投資資本更具吸引力。新措施將使加拿大企業投資成本降低,如果成功,可以刺激生產力並創造更多的經濟增長。」
聯邦新民主黨財政評論員Peter Julian批評,這份小型的預算報吿缺乏社會政策,只看到對金融商界提供「禮物」,讓他們買「公務飛機」或「豪華汽車」都可以註銷。普通百姓根本在此小型預算案中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聯邦保守黨財政評論員Pierre Poilievre則說,「這就是自由黨今天的政綱,赤字永遠不會消失。」而能源業正處於風雨飄搖中,但聯邦政府對加西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卻沒有更多資助,實在太糟糕。
預計2018年加國經濟將增長2.0%,2019年將保持不變,2020年降至1.6%。 加拿大的債務與GDP比率如今約為30.9%,之後會遞減。
 
         注销投资成本
         效果微乎其微
財政部沒有選擇直接減稅,而以註銷企業的投資成本來取代。這是不是眞能解決問題呢?
菲沙硏究所經濟學家Jake Fuss、Milagors Palacios、Jason Clemens共同撰文表示,影響國家競爭力高低的因素非常複雜,並不是單看稅務政策。過去加拿大的企業稅率一直遠低於美國逾10個百分點,但是2014年以來,加拿大的外國投資下降了50.7%,相比之下,加拿大海外投資自2014年以來增長了54.2%。此外,商業投資佔國內生產總値的比例從2014年的13.7%下降到今年年初的11.6%。即使美國沒有減稅,資本似乎亦在逃離加拿大。
這些經濟學家提到,在加拿大從商的人都知道,加國營商最麻煩的問題是「監管體系屛障」。任何商業活動都需要經過非常複雜漫長的監管體系,這套體系不可預測度太高,以致於耗費許多時間與金錢,令有心投資者卻步。資料顯示,在35個國際經合組織〈OECD〉國家中,其監管部門對建設項目批準所需的平均時間排行榜,加拿大居倒數第二;而加拿大在世界銀行編制的"營商環境便利指數"排行榜,更跌出了前20名的位置。
 三位經濟學家稱,沒有大規模的經濟提振計畫,僅僅是註銷資本, 恐怕根本無法吸引企業投資, 簡單來說,財長莫諾一番構思,一點都沒有讓加國競爭力變得更好。
卡爾加里大學公共政策學院院長Jack Mintz亦說,  聯邦政府這次推出的註銷資本策略只是「臨時貼膏藥」的急就章作法,是因為企業施壓, 財政部必須回應,卻又不想減稅, 所以想了此法應急一下, 這套措施甚至並非永久性,將在2024年起逐步取消。
為什麼加速折舊、註銷資本的影響有限呢?Jack Mintz分析,早在70年代,當時老杜魯多總理執政的自由黨政府為了刺激經濟,曾宣佈加速折舊和進行投資稅收抵免措施,結果卻發生許多公司最終沒有支付任何企業所得稅,因為他們無法獲得足夠的利潤來吸收所有可用的抵免額度。然後,企業就找出了一些方法,尤其是銀行,想到可以將未使用的扣除額轉移到其他公司的複雜作法,導致銀行稅收急劇下降,這反而為自由黨政府帶來了頭痛問題。
之後,穆朗尼〈Brian Mulroney〉領導的保守黨政府上台,取消了一般投資稅收抵免、加速折舊和其他零星的抵稅作法,而直接降低公司稅率。這種單純的方式卻改善了加拿大的投資環境,也減輕了政府干預商業資本分配決策的沉重負擔。接著一系列的稅改,使加拿大成為一個友好的投資和利潤之地。
如今卻又看到杜魯多政府宣佈加速折舊、註銷資本的方式,尤其對於製造業和清潔能源行業特別有利。根據加拿大稅務局最近的公司稅收統計數據(不分行業別),目前已約有五分之三的加拿大公司不繳納公司稅,隨著此番加速折舊,肯定數量會增加。再看看美國大規模稅改,從企業稅到個人所得稅的削減力度都非常大,加拿大怎能不全盤思考國家的稅務政策呢?
 
 高税率吓跑投资与人才
前西門菲沙大學會計系敎授謝堅表示,財政部允許臨時性的加速折舊法或許是個嘗試,但這恐怕缺乏解決加拿大面臨的嚴重競爭、創新和生產力問題。我們的經濟體系有很多複雜的法規,我們的整體社會成本比其他國家高,例如我們有更高的勞動力、環境要求,有更高稅收等,都導致企業投資躊躇不前,甚至優秀人才遠走他鄉。
美國這次稅改中對個人所得稅的降低是另一個吸人眼球之處。雖然加拿大從Facebook和亞馬遜等大型科技公司吸引了一些投資,但這是因為加拿大的薪資所得較低,尤其是現在加元貶値,對跨國企業是節省薪資成本的好方法。但是若站在勞方的立場,為什麼同樣的職位在美國可以賺取20萬元,但在加拿大卻只有10萬元?如果你是科技人才,你願意留在加拿大嗎?還是不得不向錢低頭呢?更別忘了,加拿大的薪資所得稅如今比美國還要高。 (下轉A5版) 對於優秀的科技人才來說,領著較低薪資卻要付出較高所得稅,眞的會比較開心嗎?談國家競爭力,不僅是看有多少資金流入本國企業,更要衡量有多少優秀人才紮根茁壯,如果最好最聰明的人才都陸續移到美國舊金山、西雅圖或紐約,這對國家競爭力更是嚴重傷害。
西門子加拿大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Faisal Kazi之前對總理杜魯多提到,加拿大的高營業稅率阻礙了西門子在加拿大投資的能力。他說,西門子的全球佈局中,不能不考量各國營業稅率對新投資的影響,是否能創造更多的利潤。如果低營業稅率的環境,當然會吸引企業願意注資,就會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提高生產力,最終提高加拿大工人的工資增長率。
加拿大現在是經合組織國家中企業所得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接近27%,不僅是美國已宣佈減稅,法國和比利時已表示將在未來幾年內降企業稅至25%,目前企業稅率高達31%的日本則採新規定,如果公司滿足招聘條件,公司可支付僅21%的稅率。
滿地可銀行資本市場首席經濟學家Doug Porter說,財政部踏出的這一步方向是正確的,但風險的確很高,因為目前只有註銷投資成本這個做法,意即雞蛋就放在這個籃子裡。「如果我來選擇,會多管齊下,可以宣佈削減一個百分點的企業稅,或許力度會更好一點。」他說,目前杜魯多政府的心思恐怕在2019年的選舉上,他期望選後的政治人物可以好好思考全面稅制改革的問題。
 
    國債赤字升高加拿大頂得住?
因為提陞競爭力耗費成本,讓聯邦政府的赤字再度竄高,本年度赤字181億元,明年度將至196億元,之後稍微遞減。還記得杜魯多在2016年大選時說會實現2019年平衡預算的承諾嗎?如今聽來特別諷刺,因為赤字不僅是100億元,而已經膨脹到接近200億元。
加拿大納稅人聯盟聯邦主任Aaron Wudrick在發表聲明:「杜魯多政府已經失去了實現財政平衡的最佳時機,他違背了自己的承諾計劃。當前加拿大經濟強勁,但我要質問:如果政府現在不抓住大好時機實現財政平衡,那麼他們將來怎能做到?杜魯多政府應該立刻開始減少開支,而不是再為子孫後代增加數十億元的債務。」
財經評論家Anthony Furey表示,杜魯多政府上屆大選中提出以「赤字救經濟」的作法獲得不少好評,事實亦證明效果不錯。杜魯多政府剛執政時的加國失業率為7.1%,現在低至6%,目前還處於緊張的缺工市場狀態。但依據自由經濟學大師凱恩斯的理論,經濟不好可以仰賴擴大支出、用赤字來刺激經濟,但如果經濟好時,卻有要緊縮應對之法,儲備更多的戰糧,以因應下一次經濟衰退時有更多的空間來施展拳腳。但自由派的杜魯多政府只記得其一、未遵守其二,他在當前經濟好的狀態下,還是繼續擴大赤字,而這可能僅是基於一些要發展經濟或是支持中產階級的模糊概念,就把槓桿再度拉大。Furey說,這恐怕是杜魯多政府在編列預算時最大的盲點,因為這一次沒有做好準備,下一次災難時不知道如何再有新的工具可以運用?身為平民百姓,只能期待未來10年全球經濟都還是平安順利。
但莫諾保持樂觀、信心十足。他強調,雖然帳面數字看,聯邦赤字與國債是增加的,但經濟成長力也在增加,所以加拿大的債務與經濟成長比率〈debt-to - GDP ratio〉並未節節攀高,而是逐年遞減,目前的峰値達30.9%,到2023-2024財年可下降至28.5%。
莫諾並強調杜魯多政府審愼財政,重視收入平等,在顧及商界利益與社會福利之間找到了適當的平衡。如果單看個人所得稅率,加拿大比美國高,但如果加總政府給予的育兒津貼等福利,加拿大國民繳出的稅收實比美國國民來得低。「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是加國財政規劃不變的方針。
世界上總有兩種人-悲觀者與樂觀者。無庸置疑,莫諾是個百分百的樂觀主義者,他堅信當前經濟好、財政情況佳,於是出手闊綽一點無所謂。但未雨綢繆者會說:天無三日好,總要備個傘以防萬一。再者,包括渥太華大學經濟學敎授Randall Bartlett等多位專家都預測,財政部的估算太保守了,赤字恐要再多50億元。當財政部長莫諾與央行行長波洛茲總常警吿加拿大家庭不要過度負債時,恐怕政府也該反思一下,自己每個月只賺20元,卻總要開支25元,這種境況究竟能撐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