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远交近攻 多边主义 特鲁多抢滩 亚太市场

时间:2018-11-24
                 特鲁多李克强会面
時隔一年,特鲁多再度對亞太市場出擊,這一次似乎有了好兆頭。
第33屆東南亞國家聯盟十國首腦峰會(簡稱"東盟峰會")在新加坡開幕,除了東盟十國首腦,包括中國總理李克強、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加拿大總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等國家領導人也出席峰會期間的相關會議。
        特鲁多借東盟峰會之機會晤中國總理李克強, 雙方進行了第三次加中總理對話,為推進加中貿易再下一城。
回顧一年前,特鲁多的亞洲行實屬灰頭土臉。2017年11月10日的東盟峰會期間,11國領導人原定藉機要進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簽字儀式,沒想到特鲁多臨時缺席,惹得各國代表不悅,尤其是一心籌畫CPTPP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更對特鲁多之舉耿耿於懷。所幸陰霾漸散,最終CPTPP還是在今年定案。
2017年12月初,特鲁多訪問中國更是吃鱉。當時的第二次加中總理對話,原定要為兩國自由貿易談判暖身,最終空手而歸。由於特鲁多踩到中國人權問題,導致會談氣氛降至冰點,原訂的新聞發表會也臨時取消,不歡而散。
2018年的加中總理第三次對話,特鲁多與李克強兩人展現握手、微笑、合作的愉快氣氛。
李克強稱:「兩國是重要的夥伴國,應該加強貿易紐帶關係。」並指出:「我們注意到,加拿大已針對美加墨達成的新貿易協定做出聲明,稱這份協定無法左右加拿大和他國簽訂自貿協定的決定。」他同時強調,兩國經濟互補性強,合作前景遼闊,雙方願不斷提陞貿易投資規模和水平,「深化在航空、氣候變化、環境、農業、金融等領域合作,加強人文交流。」
  特鲁多稱:「加方願同中方繼續推進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不會受到其他國家立場影響,對世界發出兩國進一步推進經貿關系、維護自由貿易的積極信號,加深各領域切實合作,為兩國人民創造更多利益。」
   加中兩國領導人除了討論推動農業、能源、清潔技術、旅遊 等領域的合作外,並樂意在司法互助上更進一步。他們還承諾繼續推動多邊主義、自由貿易和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並同意通過世界貿易組織等雙邊和多邊論壇深化合作。談經貿,談不談人權呢?特鲁多並未迴避,表示與李克強也就人權、言論自由和宗敎自由進行了坦誠公開的討論,對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面臨的境遇表達了擔憂。
  兩國領導人表示,將繼續以坦率和開放的方式討論對兩國人民都很重要的問題。聯邦國際貿易部長Jim Carr隨後指出,加中已經取得了很大進展,但需要記住,貿易不是一次性的事,也不是一天的事,它需要連續的對話。
 
          全球贸易市场 加拿大份额萎缩
過去一年,加拿大的貿易談判重心放在美國,為達成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焦頭爛額。如今新版的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已經敲定,特鲁多自然可展開貿易多元化策略。
在協商USMCA的經驗中凸顯了加拿大依賴美國市場的脆弱性,美國這個貿易夥伴佔了加拿大出口市場約75%的量。面對特朗普的強硬不合理作風,加拿大沒有太多迴旋空間。因為失去美國,將失去國家經濟動力。
要使國家經濟發展永續經營,當然不應該處於這樣的位置。我們需要使我們的貿易多元化,不僅抓住美國市場,並要增加與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聯繫,特別是亞洲,而中國又是亞洲市場的重中之重。
多倫多大學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Tiff Macklem表示,長期以來,毗鄰美國 - 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市場 - 對加拿大企業界來說是非常好的「順風車」。因為兩國有地緣之便,語言文化、政治法治均相通,做起生意來容易又舒適。但如今美國氣候不一樣了,近處來看,因為特朗普政府的作風與之前的領導人迥異,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一點也不把加拿大視為親兄弟、好夥伴,反而認為加拿大佔盡美國便宜,如今要好好「敎訓」一番。放大來看,加拿大一直靠著美國市場的利基已大不如前,因為美國自身的經濟實力被稀釋,已非全球增長的引擎。過去20年間,美國在全球增長中的份額幾乎減少了一半,從1990年代的約32%降至如今約17%。根據世界貿易銀行的競爭力與繁榮硏究所之貿易數據分析,在同一時期,亞洲的份額從32%上昇到略高於50%。這給加拿大帶來了雙重挑戰。
   首先,我們對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影響力明顯不足,因此我們從增長加速中獲得的上漲空間很小。我們75%的貿易流向美國,另外10%流向其他增長緩慢的發達經濟體,主要是在歐洲。只有約9%的貿易來自中國,印度,韓國,墨西哥和巴西等增長較快的新興經濟體,這遠遠低於其他西方國家。
例如在德國,出口到新興市場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比例逾20%,日本和美國出口新興市場的比例逾30%,澳大利亞更多,比例達40%以上。
其次,這些快速增長的新興經濟體同樣大幅出口美國,與我們在美國市場的產品高度競爭。2000年,加拿大還是美國進口的主要來源,而今天,中國在美國進口中所佔比例最大,為22%,高於2000年的8%。在同一時期,加拿大的份額從18%下降到約13%。
貿易多元化的策略早在10年前就應該完善,但加拿大總是沒有居安思危之感,沒有危機臨頭就慵懶懈怠,簡單來說,就是缺乏遠見,少了領導力與冒險精神。
在加拿大眼裡,新興市場和亞洲市場通常被視為遙遠而不熟悉。它們被認為具有風險,而且穿透成本更高,一旦出現問題,後果嚴重。所以多數企業界裹足不前,政治人物則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最好少生禍端。
過去15年中,加拿大在世界出口市場的份額從約4.5%下滑至約2%。
                                                   (下轉A13版) (上接A12版) 隨著大型新興市場經濟體加入全球貿易和投資網絡,這種趨勢或許難免,但加拿大的下滑尤為厲害。在世界排名前20位的出口國中,加拿大自2000年以來的表現是倒數第二差的,只有日本的貿易份額下降幅度大於加拿大。
美國漸弱、新興市場抬頭,這意味著我們的貿易多元化腳步要更快了,擴大中國與印度等亞太市場的戰略要更清晰。
 
 設法避開「毒丸」 推進加中自貿
如今想與中國推進自由貿易協定,最大的障礙是USMCA中的「毒丸條款」。
由於美國要堵住中國與其他國家進行自由貿易往來,因此在USMCA第32.10條款規定,美加墨三方中倘若一個國家若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貿易協定,另外兩國可在6個月內自由退出並簽署雙邊協議,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稱此條款為「毒丸條款」(poison pill),是美國常見的抵禦惡意收購措施,目的是讓惡意併購者如呑下毒丸般,需付出極大代價知難而退。儘管該條款沒有點名中國,但是普遍認為是「排中」的毒丸條款,因為美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仍拒絕承認中國大陸是市場經濟。
前西門菲沙大學會計系敎授謝堅表示,「毒丸」當然難呑嚥,但是有其他方法可以避開。如今加拿大和中國決定先採取化整為零的方式,逐個行業談判簽約,最後才看看如何達到全面自由貿易協定的關口,就是一個好的開端。目前加拿大已經確定了四個目標行業,包括農業、敎育、清潔科技以及旅遊,希望與中國簽訂規模較小的貿易協定,加速雙方的經貿往來。
加中貿易理事會(Canada China Business Council)執行主席Sarah Kutulakos認為,全面自貿協定需要多年才能達成,當年澳大利亞與中國的自貿協定總共花了10年時間才談定,現在先簽行業協定可讓加拿大能更早地抓住市場機遇。
農業是加中雙方均積極認可推展的首要行業,兩國承諾到2025年將農產品貿易翻一番,出口目標為750億元。只不過要擴大貿易額,降低關稅乃第一要務,加拿大農業食品貿易聯盟(CAFTA)表示,農業傳統上是貿易國家最敏感和最受保護的產業之一,食品和農產品的關稅遠高於工業產品,中國對加拿大農產品徵收的關稅平均比其他工業產品高出15%。
加拿大農業和農業食品部估計加拿大和中國的貿易總額為84億元。中國是加拿大產品的主要目的地,如海鮮,大麥,油菜,豬肉,豌豆和楓糖漿。
今年中美貿易戰升溫,加拿大農產品業者漁翁得利。例如中國對美國龍蝦課徵25%的關稅,中國消費者紛紛轉向購買加拿大龍蝦,導致加拿大龍蝦出口中國的空運量增加逾一倍。龍蝦業者First Catch Fisheries,平均每周有3架包機載著活龍蝦從哈利法斯飛往中國,總經理楊雪〈Yang Xue,譯音〉表示:「市場出口量從今年7月起明顯爆增,遠超去年。」數據顯示,加拿大出口到中國的龍蝦出貨量,2017年7月共62.7萬公斤,2018年7月增至125萬公斤,價値從1,200萬元上昇到2,100萬元。
然而,儘管中國有潛力,但中國仍然是一個艱難的農業市場,部分原因是由於行業標準的爭議和新農業技術(包括種子)的批準延遲。日前加拿大的油菜產業敦促特鲁多政府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要求批準油菜籽的三種新種子特性,該產業已表示可能每年增加4億元的油菜籽出口量。
懷雅遜大學商業管理學院副敎授隋綏表示,各行業各簽協定是一種避開「毒丸」的方法,但每一種行業要求不一,比統一簽訂自貿協定來說,斟酌地會更仔細。她認為還有另一種方法可促進加拿大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就是協助中國進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最早是美國為制約中國而發起的組織,但特朗普上台後退出該協定,讓中國有了加入的機會,而中國亦曾表示願意考慮加入。CPTPP讓加拿大與亞太市場關係更加緊密,尤其是直接打通日本市場,如果中國亦加入這個大水庫,對加中雙邊貿易來說都是極大利多。
 
加拿大與東盟自貿協定?
特鲁多本周在東盟峰會上對當地商界發表演講,提到自由黨政府一直希望與東盟10國發展更自由的貿易,特鲁多此次亞洲行亦在瞭解此事的可行性。許多東盟國家都在經歷人口強勁增長,其消費者階層擴張的比世界任何其他地區都要快,他將加拿大描繪成世界上的一個政治、社會及經濟穩定之地。他也提及,相對於美國較長的等待時間,頂尖科技人才獲得加拿大簽證的時間會更快。
東盟10國人口約有6.5億人,總體經濟產量達2.8萬億美元,目前已是加拿大第6大貿易夥伴。東盟10國包括菲律賓、印尼、文萊、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老撾、柬埔寨及緬甸。
優步〈Uber〉亞太地區公共政策主任Emilie Potvin表示:「加拿大總理來到這裡講述加拿大故事,讓我們感受到加拿大政府對東盟各國人民發出的善意訊息。」
過去兩個月已有媒體消息提到,特鲁多政府正與東盟十國探索簽定自由貿易協定的可行性。加拿大西部貿易基金會(Canada West Foundation)貿易總監Carlo Dade認為,因為東盟有些國家已加入CPTPP,所以加拿大再花力氣另簽東盟自貿協定有點多此一舉。不過卑詩大學亞洲硏究學院院長Yves Tiberghien則說,擴大市場總是好事情。兩人都認為,在USMCA敲定後,特鲁多將重心轉回亞太貿易是正確之舉,爭取無論是雙邊、多邊等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可讓更多國家認識加拿大的經濟利基。
Carlo Dade表示,特鲁多剛參與東盟峰會、緊接著到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PEC),雖然這些會議並未有重大事項敲定,加拿大亦非會議重心,但露臉曝光非常重要。Dade說:「想要與這些國家區域有更多的交易?就必須要出現。當你打電話給這些國家領導人時,對方不會問:誰是Justin〈特鲁多〉?」
在國際政治經貿圈打滾已3年的特鲁多,現在知道除了靠顏値曝光,更要靠實力登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