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吃喝玩乐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GM 关闭安省百年老厂 带来的连锁效应

时间:2018-12-1
通用離棄了奧沙華,拋出汽車業震撼彈……
 
    通用关闭
百年奥沙华厂
通用汽車本周拋出關閉北美5個工廠的震撼彈,最令加拿大人難以接受的是,它拋棄了具有百年歷史的安省奧沙華〈Oshawa〉工廠,硬生生切斷了加拿大汽車業發跡地的發展歷史,影響的不僅是3,000人的工作,而是一道綿長深刻的紐帶。
話說18世紀,McLaughlin家族從製作斧頭手柄開始,接著製造雪撬與馬車,業務欣欣向榮。隨著時間的推移,奧沙華的McLaughlin Carriage Works公司成為大英帝國最大的車廂製造商。不過從父親手中接下家族生意的Robert Samuel McLaughlin看到了一些新趨勢,19世紀初決定開始製造汽車,與邊境以南的別克公司合作製造了第一輛別克,然後是雪佛蘭。1918年,公司被通用汽車買下,成為加拿大通用汽車公司〈GM Canada〉,就這樣,奧沙華與通用汽車結下了世紀情緣,從這個城市開始帶動南安省汽車業的蓬勃發展,奧沙華有「加拿大汽車工業首都」的名號。
通用在奧沙華業務不斷擴張,80年代達到高峰,當時在奧沙華的汽車工人多達2.3萬人,後來逐漸式微,業務縮減。2005年,通用汽車宣佈關閉奧沙華的2號工廠,導致近4千人失業;2008年,該公司又宣佈關閉奧沙華的貨車生產線。2015年,通用汽車把Camaro系列的生產業務移回美國,奧沙華車廠再次裁員1千人。通用目前在加拿大總僱員人數約8,150人,其加拿大總部就設在奧沙華,僱員數約3,000人。
通用在英格索爾(Ingersoll)、萬錦市(Markham)和聖卡芙蓮(St.Catharines)還有汽車生產業務,現在還不清楚奧沙華以外地區的工作職位會否受到影響。
加拿大聯合工會Unifor全國主席Jerry Dias,面對一群充滿焦慮的通用汽車工人,他憤怒地表示,通用這樣做是背叛了奧沙華工人,僅是因為要把在加美兩國的工作機會轉移到更廉價的墨西哥。「奧沙華工廠贏得所有獎項,是所有列陣中表現最好的。我們厭倦了被推開,我們不會被推開,我們値得被尊重。」
通用汽車行政總裁Mary Barra強調,做出這個決定是延續公司更為柔韌、充滿生機和效益的轉型,同時能給公司未來的投資帶來靈活性。通用表示,必須要有新策略以因應未來電動車與無人駕駛汽車的新趨勢。
北美5個通用工廠關閉將可節省約60億美元。此消息一出,通用汽車股價創下7月以來最高水位,雖然股東們樂了,但是奧沙華廠員工可苦了。
Matt Smith在工廠已工作12年,妻子亦在通用汽車車廠工作,兩人還育有11個月大的孩子。他說:「我不知道未來如何養活一個家。」
Zachary Way和父親、兄弟都在奧沙華工廠,他不知道一家人該何去何從,也說這個城市與通用汽車工廠連成一體,沒了通用,該城市就像被掏空一樣,不知會如何。
 
  连锁效应开始发酵
聯邦政府與安省政府都對通用的關廠消息感到錯愕憤怒,但是似乎還沒有明確的因應之道。杜魯多承諾會與通用汽車交涉,盡力為工人爭取利益。
奧沙華關廠消息公佈後兩天,汽車零部件商馬丁雷亞國際公司〈Martinrea International〉即表示,公司別無選擇,只能關閉公司在安省Ajax的工廠,因為該場完全仰賴通用奧沙華廠的訂單。該廠77名員工的未來將受影響。
奧沙華廠關閉直接造成近3,000個工作崗位丟失,而Unifor工會已預測會對其他工作造成傷害,因為每一個汽車工作崗位可以分拆出7個當地就業機會。
馬丁雷亞公司說,損失奧沙華的裝配訂單,大約只影響總收入的1%。汽車顧問Dennis DesRosiers表示,對大零部件商來說影響不大,但一些小型業務的公司會有危機,他們要找到替代訂單並不容易。
有遠見的公司很早就開始調整方向,總部位於密西沙加的包裝商TEC Business Solutions就表示,從2008年汽車產業低迷起,公司就積極多元化發展,進入其他行業的包裝,雖然該公司現在仍約有60%盈收依賴汽車業,但已從過去的90%下降了。
時代變化甚鉅,僱主要有B計畫,僱員亦要準備另一套功夫。
  2008年通用汽車裁撤溫莎廠員工一千多人,在該廠工作近30年的Ducan St. Amour極度惶恐,但在親友協助下,他開始進入垃圾清潔生意,如今他成為一家垃圾回收公司的老闆。Tony Sisti也是當年失業者,當時雖已50歲,但他仍決定回到學校,開始硏讀小型企業管理,如今他是職場安全顧問。Heather McMillan也是當年失業的汽車員工之一,她說,置之死地而後生,如果不是因為當時被裁員,不會逼迫她儘快學習新技能、投入新領域,如今她成為工會組織Durham Workforce Authority的執行總監。
當然不是人人順遂的。McMaster大學勞工硏究專家Wayne Lewchuk就說:「轉換跑道的過程中會有挫折,有些人背負著沉重的房貸壓力,可能難有時間回到課堂上重新學習新技能。」因此他說,政府的就業輔導與資金幫助非常重要,要令失業者有緩衝期重新充電而踏出新步伐。他也說,有些在車廠工作的汽車工人可能是整家人都在同一家工廠工作,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是非常危險的;此外,有些工人年僅20歲可能就踏入這個領域,但若戀著時薪30元的工作,而沒有及早規劃生涯的下一步,同樣錯失大好機會。Lewchuk建議打工族一定要未雨綢繆,備好各式拳腳功夫與財務規劃,才能因應突然來襲的波浪。
 
        政府买下加拿大通用汽车?
通用對加拿大汽車產業當頭棒喝。《星報》商業新聞專欄作家奧利弗(David Olive)撰文提到:現在是認眞考慮創建第一家加拿大汽車製造商的時候了。
文中提到,通用關閉奧沙華工廠,廠內的人力資源與機械設備將何去何從成了一大問題,如果聯邦政府能買下加拿大通用汽車公司〈GM Canada〉,不僅直接擁有這些資源,還可以使加國汽車產業重獲新生。
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且最古老的汽車製造業發祥地之一,早在豐田汽車誕生前50年,安省南部就已經是機動車輛製造的重鎮。但具有豐富汽車業歷史的加拿大,竟沒有自己的汽車製造商。因為一直為美國市場代工,所以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威脅要對汽車業開徵懲罰性關稅時,加拿大毫無招架之力。因為我們擔心,如果開徵25%的關稅,將失去18.6萬個工作崗位。
這是多麼諷刺!2008年金融風暴時期,聯邦與安省政府共同提供包括通用汽車等美國三大車廠紓困資金140億元,這筆資金挽救了約100萬美國人的工作崗位,但是拿了錢的美國三大車廠卻沒有積極投資安省工廠,還不時威脅會關閉它們。(下轉A5版)終於,通用關閉了奧沙華工廠,連這顆掌上明珠它都願意捨棄,代表他們打算徹底放棄加拿大。
奧利弗認為,不應該等著被宰割的命運,聯邦政府應積極作為,通過全面收購加拿大通用汽車公司,使本國擁有一家垂直整合的大型汽車製造商。加拿大通用汽車擁有經營裝配和零件工廠、工程實驗室、配送中心、全國經銷商網絡和寒冷天氣測試中心。
加拿大僅四大退休基金就擁有超過1萬億元的資產,有足夠財力買下加拿大通用汽車。況且渥太華最終可將這家汽車公司分拆給私營部門,就像加拿大航空公司和加拿大國家鐵路公司一樣。
若能自己擁有汽車製造商,就能在全球汽車技術創新領域有更好的發展,包括電動汽車、無人駕駛汽車以及至關重要的人工智能(AI)。
重塑加拿大通用汽車的品牌形象,生產製造的車輛不僅可內銷,還可以外銷全球,關閉奧沙華工廠是一個危機,也可以轉化為加拿大汽車產業的新生機。
 
不是砸錢就能解決問題
加拿大的汽車產業是出口的重中之重,每年創造約800億元的經濟活動,直接或間接僱用的工作人口逾50萬。
安省更是加國汽車產業的主心骨,沿著401高速公路從奧沙華(Oshawa)到溫莎(Windsor)400公里的走廊地帶,分布著世界上最完整的汽車產業鏈,共有700多家零件製造商、500多家工具模具商、13條裝配線、5個動力總成設施和10個零件製造商硏發中心,安省汽車工業直接僱傭12.5萬名員工。根據豐業銀行及其汽車展望報吿,在加拿大每年生產的220萬輛汽車中,約有180萬輛被運往美國,這些汽車幾乎都在安省組裝,換句話說,美國汽車和零部件的出貨量約佔安省總出口量的30%。汽車和零部件製造業佔安省國內經濟生產總額(GDP)的2.5%左右。如果加上汽車相關的銷售活動,那麼整個行業佔安省GDP的3.5%至4%。
就是因為太在乎汽車產業、太重視安省,聯邦與安省政府總是大力支持。幾十年來,兩級政府多次出手資助汽車業,但當通用捨棄百年情緣,就知道一個痛苦敎訓:金錢不會帶來永恆的眞愛。
這家位於底特律的汽車製造商在2009年的金融風暴危機中,拿到了加拿大政府數十億元的貸款補貼。是的,這延緩了加拿大汽車工廠的倒閉時間,但最終還是落得分手背棄。
你可以抱怨通用汽車無情無義,但在法律上它站得住腳。當年渥太華救助首席談判代表之一Paul Boothe表示:「當時政府出資救助所獲得的承諾就是生產與硏發。所以當時並未想要買下通用汽車工廠,因為不想在政府干預下讓工廠更缺乏競爭力,而是希望整個汽車產業能有更強的生命力,包括許多汽車零部件行業。過去10年這些承諾都在進行與實現,所以通用汽車是自由之身,可以選擇離開。」
政府的出資救助本不可能獲得一張長久的保證支票。還記得通用汽車在魁北克省Sainte-Thérèse的Camaro跑車組裝工廠嗎?儘管聯邦政府和魁北克政府提供了2.2億元的無息貸款讓通用建立了一個新的塗料工廠,但通用仍在2002年關閉了工廠,而通用公司在2017年按合約規定償還了這筆錢。
這些敎訓讓我們知道,單純給通用汽車更多資金來換取奧沙華工廠的生命,將徒勞無功。
整個汽車產業生態早已轉變,早在這次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USMCA談判之前,問題就很清楚 - 受到慷慨的稅收減免、更便宜的工人和更有利的勞動法的誘惑,國際汽車公司並不認為加拿大是好的投資之地,多年來,加拿大在汽車裝配和新投資方面的份額一直在下降。自2006年以來,已有16個新的汽車裝配廠在北美開業-僅有一個落在加拿大。
智能時代技能培訓與時俱進
加拿大政府對於成人技能培訓的投資遠不如歐洲其他國家,例如丹麥和法國等國家在技能培訓方面的資金比例是加拿大的三倍,這使得工人能夠更好地在勞動力市場中茁壯成長,以因應市場上工作轉換和更高的技能要求。
此外,不少失業的加拿大人無法獲得他們所需的技能培訓支持,因為獲得就業保險〈EI〉的資格通常是公共技能培訓計劃的先決條件。目前不到40%的失業加拿大人符合EI資格,低於1978年的80%以上。而加拿大僱主在培訓方面的支出比1990年代初期低30%左右。如果沒有足夠的政府或雇主的支持,許多工人都無法提高技能並找到新職位。
當然,資金多寡不是唯一重點,在財政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還必須關注其支出的有效性。同樣,證據令人不安:全國各地的省級就業服務(主要由第三方組織提供)一直努力讓失業者從事有意義的工作。但安省的審計長發現,在2015 - 2016年度,只有38%的就業服務客戶在完成培訓課程後全職工作,只有14%的人在適合他們的專業領域中找到工作。安省的第二職業計劃更為嚴重,該計劃是在2008-09金融危機之後推出的,專注於高需求工作別,但僅有17%和10%的就業率。
通用關廠的消息提醒我們,若未能時時改革技能培訓、增強敎育和其他重要的社會支持,將使加拿大與市場脈動脫軌,容易失去全球經濟利基,導致更多工人面臨工作中斷的風險。
堪稱加拿大汽車業之父的Robert Samuel McLaughlin活到100歲,他當年洞燭先機看到了汽車飛躍的時代將來臨,率先投入市場而獲得巨額回報。如今他家族的歷史莊園Parkwood一直座落在奧沙華市。走進大宅中,可以看見該家族與汽車業連結的珍貴點滴,在檯球室大壁爐上方的一塊木頭,雕刻著波斯詩人Omar Khayyam著名的詩句:"The Moving Finger writes; and, having writ,Moves on…"。說得眞貼切:再輝煌的成就終究隨著時間流逝只能停留在歷史中,我們只能繼續往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