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辱骂 骚扰和暴力: 疫情中美国华人面临双重危险

时间:2020-3-26
据《纽约时报》报道,随着冠状病毒搅乱了美国人的生活,美国华人正面临着双重威胁:他们不仅要像其他人一样竭力躲开病毒,还要与日渐增长的语言及身体形式的种族主义攻击做争斗。而来自韩国、越南、菲律宾、缅甸和其他地方的亚裔美国人也面临着威吓,因为持有偏见的人无法将他们与美国华人区分开来。
 
1。“没人能幸免于成为攻击目标”
朱媛媛,26岁,五年前从中国搬到美国。
 
朱媛媛说,在她去健身房的路上,一名中年男子开始对她吼叫,然后在她等待过马路时,那个人朝她吐了口水。|《纽约时报》
3月9日,旧金山,朱媛媛(音译)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想着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锻炼了。这时,突然一个男人冲她吼起来。骂声里针对中国。一辆公交车驶过时,这个男人冲着公交车喊道,“轧死他们。”
她试图离他远一点,但交通灯变了,她只好跟那个人一起在人行道边等着。她可以感觉到对方正瞪着她。随后,突然地,她意识到:他的口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和心爱的套衫上。
朱媛媛震惊不已,慌忙赶到健身房,找了一个没人能看得见她的角落,静静地哭了起来。
“那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奇怪或愤怒,你知道吧?”她描述那个施暴者,“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在亚裔美国人之间还存在公共场合是否戴口罩的争论。戴口罩会引来不必要的关注,但不戴也一样。朱媛媛说,住在中国的父母提出要给她寄一些。
“我就说,‘千万不要。’”她表示,怕戴了口罩会引来身体攻击。“我的很多朋友都在社交媒体发帖子说我们不戴口罩,“这比病毒还危险。”
马里兰州霍华德区域的流行病学家托尼·杜说,听到政府官员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让他为自己8岁的儿子拉里担忧。|《纽约时报》
“如果他们继续这样用,孩子们也会开始这样说,”来自马里兰州霍华德县的流行病学家托尼·杜(Tony Du)说。他为自己8岁的儿子拉里(Larry)感到担忧。“我8岁的儿子会被其他孩子叫做‘中国病毒’。这很可怕。”
杜先生说,由于川普变本加厉地使用这个词汇,他在Facebook上说,“这是我在美国生活20多年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卡特琳娜并不是那么遥远的事,”他指的是2005年卡特琳娜飓风之后新奥尔良的动乱,“当这些灾难来临的时候,我是一个少数族裔。大家可以清楚地从长相看出我是中国人。我的儿子,他出去的时候,他们知道他的父母是中国人。”
没人能幸免于成为攻击目标。
爱德华·周医生(Dr. Edward Chew)是曼哈顿一家大型医院急救部主任,站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最前线。他说他注意到过去几周里,有一些人在靠近自己时会试图用衬衫遮住口鼻。
周医生一直在利用空闲时间为他的员工购买护目镜和口罩等防护装备,以防医院的设备用完。周三晚上,在家得宝(Home Depot),他的车里装满了面罩、口罩和防护服。他在那里遭到了三名20多岁男子的骚扰。
“我听说过其他亚裔被攻击,但只有当你自己被嘲弄时,你才有真切感受。”他在第二天这样说。
《纽约客》(The New Yorker)的撰稿人樊嘉扬说,她在倒垃圾的时候,一个路过的男人开始骂她。“在这个国家的27年里,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她周二在Twitter上写道。“我从来没有因为我的脸而害怕离开家去倒垃圾。”
对于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来说,突然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这种感觉既陌生又令人不安。
               “是一种厌恶的眼神,”来自马里兰的韩裔戏剧导演丘尔·孔说。|《纽约时报》
“是一种厌恶的眼神,”来自马里兰的韩裔戏剧导演丘尔·孔(Chil Kong)说。“就像是说:‘这是我的世界,你怎么胆敢在这里存在?你让我想到这个病,你不属于我的世界。’”
他接着说:“对于在这里长大、期待这里同样也属于他们的人来说,这尤其困难。我们不再生活在那个世界了。那个世界不存在。”
纽约州锡拉丘兹(Syracuse)的摄像师爱德华(Edward)说,最近在一家超市发生的事情仍然让他感到震惊 |
                                                                    《纽约时报》
锡拉丘兹(Syracuse)一位30岁的摄影师说,周一在超市的经历到现在还让他心有余悸。当时站在他前面等待结账的男人对他吼,“是你们这些人把病毒带过来的,”而其他顾客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做。同一天,他说,还有两对夫妻在好市多超市(Costco)对他进行语言攻击。
“我感觉自己被这种仇恨侵犯了。”这位名叫爱德华的男子说,他要求隐去自己的姓,因为担心这样会引来更多关注。“到处都是这样。无声的仇恨。它与疾病一样致命。”
他说他一直没有将事情的细节告诉母亲。他母亲1970年代从中国搬来美国。“但我告诉她,无论如何,你不能去买东西,”他说,“她得明白现在出问题了,我们不能再假装一切正常。”
攻击也升级到身体层面。
在加利福利亚圣费尔南多山谷,一名16岁的亚裔男孩在学校遭到攻击,欺凌他的人指责他有新冠病毒。他被送往急救室检查是否有脑震荡。
在纽约市,一名戴着口罩的女子在曼哈顿地铁站被拳打脚踢,一名皇后区的男子被人跟踪到一个公交车站,对方在他10岁的儿子面前对着他大喊大叫,然后打他的头。
 
2.川普“中国病毒论“加剧矛盾
这种突然爆发的仇恨,让人联想起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后美国穆斯林、其他阿拉伯人和南亚人所面临的情景。但与2001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呼吁宽容美国的穆斯林不同,这次川普却用”中国病毒“论故意“煽动种族主义”。
然而,不像2001年,乔治·W·布什总统敦促人们对美国穆斯林宽容,这一回,川普使用的语言,在美国亚裔看来是在煽动种族主义。
川普和他的同僚有意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无视世卫组织反对使用地理名称命名疾病的指导意见,这样的名称在过去引起过强烈反对。
川普周二告诉记者,他之所以称之为“中国”病毒,是针对中方的误导宣传。他对自己的语言将导致伤害的担忧不屑一顾。
尽管他在周一(3月23日)发表推特,改口向亚裔示好,但有批论人士认为推文暗藏玄机,仍存在歧视亚裔美国人的含义。
推文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完全保护我们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亚裔美国人社区。他们是很棒的人,无论以任何形式传播病毒都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正在与我们紧密合作以消除它。 我们将共同努力!”
有评论指出,推特发布的推文可以允许多至280个字符,但川普的推文却选择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将推文分成两条。如果没有留意到还有一条推文的话,看起来像是亚裔美国人传播了病毒。而且,川普将亚裔美国人称为“他们”(They),与美国人(We)作区分,仍然暗含种族歧视之义。
 
3.我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线索”
在《纽约时报》过去一周的采访里,美国各地近24名美国亚裔表示,他们害怕去超市,害怕独自乘坐地铁或公交车,不敢让孩子出去玩。许多人描述了在公共场合被大声呵斥的经历。
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数字,但亚裔美国人权益倡导团体和研究人员表示,报纸上关于语言和身体攻击的报道和媒体收到的相关线索飙升 。
旧金山州立大学(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发现,从2月9日到3月7日期间,有关冠状病毒和针对亚裔歧视的新闻文章数量增加了50%。首席研究员、美国亚裔研究教授张华耀(Russell Jeung)说,这些数据“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只有最恶劣的案例才会被媒体报道。
张华耀帮助建立了一个以六种亚洲语言呈现的网站,以收集一手信息;从上周四上线以来,已收集到约150起案例。
专注美国亚裔的新闻网站Nextshark的创始人和执行总监罗焌谚(Benny Luo)介绍,以往网站每天收到几条线索,现在则是每天几十条。
“我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线索,”他说,“这太疯狂了,我的员工得狂加班才能跟上。”他说正在增聘两个人来帮忙。
 
4.人们开始保护自己
有网友在Facebook上为那些不敢独自乘坐地铁的亚洲人建立了一个同行小组。华盛顿特区的枪支店铺老板说,现在首次购买枪支的美国华人激增。
据马里兰州罗克维尔枪支店开战武器(Engage Armament)的老板安迪·雷蒙德(Andy Raymond)介绍,3月前两周的大部分顾客都是华裔美国人或中国人。
罗克维尔有五分之一的居民是亚裔,雷蒙德韩国和越南背景的买家比较常见。但他对3月初开始的中国客流感到吃惊——尤其是中国大陆来的绿卡持有者—— 这些人群以前极少光顾他的店。
“源源不绝,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雷蒙德说,亚裔顾客很少愿意谈论自己购买枪支的理由,但当店员向一个买家问起时,对方哭了出来。“为了保护我女儿。”她回答道。
对于像托尼·杜这样仍与中国的亲友密切互动的新移民来说,病毒警报已经拉响了好几个星期,但大部分美国人充耳不闻。
杜先生试图保持乐观。他利用周末的时间接受培训,成为马里兰州急救医务人员的一名志愿者。他是一群美籍华人科学家中的一员,他们组织了一个GoFundMe账户筹集资金,为该地区的医院工作人员购买防护装备。在三天的时间里,他们筹集了超过5.5万美元,几乎都是小额捐款。
但他说,他担心如果美国的死亡人数大幅上升,可能会引发混乱。48岁的他已经有了一把枪,他说自己正在购买AR-15式步枪。    (据纽约时间 留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