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社区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世界 >> > 时政评论

为什么说加拿大议员的言论就是歧视华人

时间:2020-5-15

前几个星期,保守党党魁候选人斯洛恩(Derek Sloan)不但在上个星期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发文并上传视频,而且还给保守党员发电邮,指责小杜鲁多和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医生抗疫不力,要求小杜鲁多解雇谭医生。

图源:inquint

此言一出,不但震惊了加拿大,也在华裔社区引发了关于歧视的大讨论。

不是所有的歧视都显而易见,致命的毒药大多包裹上了美丽的糖衣。要彻底明白解雇谭医生这种论调背后隐藏地歧视套路,就得先说说加拿大联邦和省的分权体系。

加拿大宪法设立的政治体制,是联邦和省政府两级分权。在加拿大的1867年宪法中,专章规定了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分权规则。其中,第92条第7款把医疗卫生方面的大部分权限,划归了省政府。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大家手上的健康卡,叫的都是某省健康卡, 而不是加拿大健康卡。

当然,世事无绝对。分权体制之下,省和联邦政府的管辖范围也会发生重叠和交叉,联邦政府依旧直接或者间接管理部分卫生事务。比如说原住民和军队健康系统都属于联邦政府的管辖范围,又比如联邦每年从纳税人收了税,都要以Canada Health Transfer(CHT)的形式给各个省的医疗系统拨款一部分,再比如国家实验室这种科研机构,也需要联邦政府牵头。

就如今抗击新冠这件事来说,在不涉及原住民和军队的情况下,全面监管人员流动、人员使用、财产征用、物资调配、建立医疗设施和庇护所之类的一线抗疫任务,基本上都是省政府管辖的范围。

在不动用紧急法案收缴各省宪法权力的情况下,小杜鲁多能插手的事情,大概就是花钱以联邦的名义买各种用得上用不上的抗疫物资,打着发放各种EI或者税收补贴的名义大手笔撒钱,出台各种靠谱不靠谱的政策力求刺激加拿大经济,以协调各省抗疫以及物资供应的名义背给政治对手下点或许有的或许没有的绊子,还有就是当拉拉队长每天直播安抚各路吃瓜群众闲疯帝,告诉大家未来很美丽。

刻薄点说,就是半个二线后勤队长而已! 为什么是半个,因为上面讲很多事情,属于联邦共管领域。你可以从新闻中发现,联邦有医疗物资储备,各省也有自己的医疗物资储备;联邦给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发紧急不住,各个省份也会因地制宜,给自己的省民发专属抗疫补助。

当总理的小杜鲁多尚且如此,谭医生这个加拿大首席卫生官名字是挺高大上的,其实论起实权来,也就是个参与讨论提供指导而非强制性意见的二线人员。各个省卫生系统出台什么抗疫措施,一线医务人员采取什么样的防范措施,有什么样的待遇。那都是各省省长,各省卫生厅长,各省的首席卫生官最后拍板决定的事情。

华人社区中引起争议最大的戴口罩问题,决定权其实在省政府手中 – 各位应该还有印象,如今疫情最严重的魁省,去年就出台了禁止公共部门雇员上班佩戴包括头巾在内的宗教饰品法案,引发了小杜鲁多的强烈谴责。 但因为这是省政府的权利范围,小杜鲁多没那个权限推翻魁省的法案,也就只有口头谴责而已。与之相关的人权官司,还在法院审着呢。

就事论事,在谭医生公开表示带口罩无用的时候,加拿大各省的首席卫生官们有公开表示过反对意见吗?

别说什么省级专家要听从联邦领导,自从2018年来,联邦和省意见相左隔空对怼的瓜,月月新日日有,几天一出新戏,花样之多让吃瓜群众的钛合金狗眼早就被闪瞎了。

权力和责任相对应,如果现在加拿大真有抗疫不力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一个应该问责的是事情发生地的省政府和他们任命的省首席卫生官,而不是联邦政府。

斯隆跳过如今在加拿大累计确诊人数上千的四个省份主导抗疫的非有色族裔首席卫生官Dr. Horacio Arruda, Dr. David Williams, Dr. Deena Hinshaw,和Dr. Bonnie Henry不提,偏偏要指责二线后勤人员华裔谭医生,这是什么道理什么操作?

答案昭然若揭:这就是对华裔加拿大人的隐形歧视。

需要强调的是,加拿大联邦和省政府两级分权这件事,不是什么政坛秘闻,而是安省小学五年级Social Study的必修内容(考据党可以参阅安省2018版Social Study教纲第121页左下验证)。

所以当斯隆的言论一出,大部分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无论政治观点所属党派如何,第一反应就歧视。相比之下,众多第一代新移民因为受到的教育不同,忽略了加拿大和原籍国存在政体差异,对谭医生的角色产生了误解,难以看穿其中的小伎俩。

初代移民因为不同的人生经历错怪谭医生情有可原,但比普通人更应该了解宪法的加拿大国会议员和从把加拿大宪法列为必修课的加拿大法学院毕业的某些律师用同样的套路攻击谭医生,就只能说恶意满满了。

百年前,就当自欧洲的移民兴奋地在加拿大享受各种移民红利,甚至可以免费获得土地建设自己的新家园的时候,而用自己血汗甚至生命为加拿大修建了太平洋铁路的华裔劳工,却因为歧视,被迫困居在唐人街,受尽欺凌,饱受艰辛,甚至就连在加拿大出生的华裔,都无法享有公民权。

无数先辈的斑斑血泪,告诉如今的加拿大华裔这样一个事实:大环境大政策再好,也抵不过身边的小歧视。因为对华裔的歧视,第一位华人议员郑天华,当年就是参军为加拿大送死的权利,都是通过抗争求来的。

悲哀不悲哀?我们这一代不反歧视,郑天华们的过去就是加拿大华裔孩子们的未来!

历史从来就不是单行道,歧视华裔这种事情,连影子都不能有。(据51网 作者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