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 地产投资

轻资产转型在疫情冲击下再次踏空 面临生死考验

时间:2020-5-5

上交所4月17日透露消息,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简称万达商管)拟公开发行2020年公司债券获得通过,主承销商、债券受托管理人为中金公司,联席主承销商为招商证券、光大证券。

此次万达商管公司债发行总规模不超过98亿元(含98亿元),采用小公募分期发行方式,期限不超过10年(含10年),募资拟用于偿还即将到期的公司债。这一规模正好覆盖“15万达01”、“15万达02”共计98.06亿元即将到期的公司债。

借新债还旧债已成为大连万达集团急于纾困的不得已选择,近期,大连万达集团旗下公司连续被曝经营陷入困境,曾经的中国首富王健林再次面临危机。

危情时刻

“国际万达,百年企业。”翻开大连万达集团官网,其当年的雄心壮志仍在。

大连万达官网宣传,集团已成为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是世界领先的不动产企业、世界领先的影视企业、世界领先的体育企业、世界领先的儿童产业企业。万达广场、万达影城、万达酒店、万达文化旅游城、万达宝贝王成为中国知名品牌。2018年企业资产6257亿元,收入2143亿元。

 (大连万达简介。)

从业绩数据上看,上述的壮志仍停留在大连万达的高光时刻,而今的大连万达似乎与目标背道而驰,近来大连万达旗下曾经引以为傲的知名品牌几乎全线曝出危情,无不面临着经营困难、债务难解的问题。

根据此前大连万达的产业布局,其旗下万达商管集团持有并运营万达广场等商业物业;万达文化集团布局万达影视集团、万达体育集团、万达宝贝王集团和文旅、大健康等产业公司;万达地产集团运营房地产开发,开发建设万达广场、万达酒店等;万达投资集团布局金融业务。

2017年,大连万达经历“滑铁卢”风波,甩卖文旅城、万达酒店、海外资产的动作轮番上演,选择卖身自救,轻资产运营,万达商管、万达文化成为大连万达的支柱产业。

如今尚不能完全恢复元气的大连万达,又遭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旗下4个主业上市平台以及被寄予厚望的产业2020年以来几乎全部遭遇危机,最核心的业务万达商管集团同样陷入困局。

2015年8月,万达体育9亿美元从私募股权公司PEP手中,并购美国世界铁人公司100%股权,把铁人三项赛事业务揽入手中,被视为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标志性事件,使得中国企业首次拥有一项国际顶级赛事产权。

2019年,万达体育登陆美股市场,当年第三季度财报就曝出亏损为3120万欧元,半年后万达体育准备出售资产度日,今年3月,万达体育将核心业务铁人三项以7.3亿美元出售给美国先进出版公司,相较之前的收购价9亿美元缩水近20%。

香港上市的万达酒店发展3月31日发布的2019年业绩,经重列,公司2019年录得亏损4.33亿港元,归母净利润亏损1.50亿港元,同比减少119.61%。

A股市场的万达电影自2015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2019年归属净利润巨亏47.29亿元,刚公布的今年一季度报告称,万达电影2020年一季度继续亏损5.5亿至6.5亿元。

曾经的电影行业龙头,万达电影直面至暗时刻,市场传闻称,万达电影将以院线一线员工为主裁员20%至30%。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对外回应称:该消息不实,但是目前疫情未彻底解除预警的情况下,万达电影的日子显然并不好过。

此前,媒体报道称“大连万达实际控股的美国AMC院线债务达49亿美元,面临违反债务契约风险,正申请破产”。4月14日,大连万达集团紧急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网上个别自媒体炒作的‘万达控股的美国AMC院线申请破产’纯属谣言”。

但AMC遭遇重创却是不争的事实。

据报道,3月16日,AMC宣布关闭全球1000家影院,其中美国630家。3月26日,AMC发布声明称,公司从4月开始不再支付旗下影院的租金、解雇600名员工,并对包括CEO在内的2.5万名员工暂时停职以留存现金。近期,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已给予AMC院线垃圾评级(CCC-),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AMC的看衰。

而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的万达宝贝王,在4月10日被首次出质,100%的股权被出质给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

作为大连万达主要现金流来源的万达商管情况更为糟糕,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万达商管负债合计3332.82亿元,有息债务达1909.58 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5.08%。这也意味着未来两年,万达商管需要偿还的有息债务总额将接近千亿规模。

受疫情影响,大连万达集团对外宣布将对全国323个万达广场内的所有商户免除自1月25日至2月29日的租金及物业费。万达商管为商户免租一个月,意味着需要承担的费用将超过40亿元。加上一季度的商场经营几无现金流,万达商管的债务负担必将加剧。

2020年2月16日,万达商管被举报称,不符合A股市场上市条件、董高监涉嫌犯罪,直接影响了万达商管的IPO融资之路,目前证监会官网显示,万达商管IPO已显示“中止审查”。

同时,万达商管被报道称,核心高管大量流失。据统计,今年以来,万达商管副总裁梁飞建、高级总裁助理兼规划中心总经理黄驾宙、首席总裁助理兼招商中心总经理王锐、总裁助理兼华南运营中心总经理陈毅杭、副总裁沈嘉颖均已离职。

大连万达集团支柱业务集体暴雷,旗下公司业绩大面积亏损、债务高企、现金流吃紧、市值大幅缩水,如今的大连万达离百年企业越来越远。

在今年年初举办的大连万达集团年会上,其董事长王健林10年来首次未对集团的业绩作出详细披露,大连万达集团目前的真实情况如何,中国新闻周刊致函大连万达,仅被告知不是公众公司,没有义务披露财务数据。

再遇“滑铁卢”?

2017年12月,一篇题为《王健林的滑铁卢》的自媒体文章指,大连万达涉嫌卷入与国企争夺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因此公司陷入债务危机。

对此,大连万达作出《严正声明》,表示上述文章对大连万达集团和王健林本人进行恶意诽谤和中伤,多处严重违背事实,大连万达表示将坚决采取法律手段维护企业名誉。但是此后该事件再无下文,而2017年开始,大连万达在资本市场上遭遇股债双杀,彼时负债逾4000亿的王健林为防止资金链断裂,推动大连万达轻资产转型,频频甩卖近千亿资产。

王健林先是割肉将万达商业地产的77个酒店项目以199亿的价格出售给富力地产,再以近440亿元价格将13个文旅酒店项目91%股权卖给了融创,合计金额为637.50亿元,被称为世纪交易。

连续出清多项资产,才实现王健林轻资产的“目标”,把大连万达的有息负债率降至安全水平,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大连万达旗下主业几乎集体受挫,不得不再次举债自救。

据悉,美国市场的AMC已成功获得5亿美元融资;4月中旬,万达商管3年来首次境内发债,发行了98亿元的公司债(品种为小公募),同时,发行2020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注册规模为50亿元,利率4.89%,期限为3年。

(万达商管紧急融资。)

大连万达旗下的优质业务万达宝贝王进行了股权质押融资;4月21日晚间,万达电影公告,拟非公开发行6.235亿股新股,募集资金不超过43.5亿元。

业界分析称,大连万达的轻资产转型主业在疫情冲击下再次踏空,大连万达面临生死考验。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公寓喜评论称,大连万达的很多产业重体验和重参与,新冠肺炎疫情很大程度上导致体育、电影、酒店等业态的停摆,由此一来亏损则是必然的事情。

据报道,再次遭遇瓶颈的大连万达有意将筹码压在早已剥离的地产业务。

2019年3月份的大连万达内部月度会议上,万达地产集团吕正韬宣布,计划到2021年,万达地产业务重回千亿规模。媒体统计称,今年年初以来,大连万达于浙江台州、天津、湖北黄石、广东河源、四川内江等地拿下了7宗土地,耗资近36亿元,其中,不少项目包括住宅地块。

今年以来,大连万达几乎所有业务都在亏钱,又想重回地产业务捞钱,房地产“老本行”能否重振大连万达的昔日荣光?分析称,房住不炒加之疫情冲击,估计今年地产也将是最惨的年份,大连万达何去何从?     (据G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