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社区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 金融理财

用爱发电不靠谱?B站挣钱路上,UP主会成绊脚石吗

时间:2020-6-24

传西瓜视频以1000万挖角巫师财经,而B站不少UP主每月获得收入不过几百元,UP主为何变现乏力?他们还能“为爱发电”多久?一边忍受着亏损,一边被“挖角”,B站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6月14日,B站科普社区的牌面“巫师财经”,高调宣布退站。B站方面暗指巫师财经被某平台重金挖走。“用爱发电”似乎不可持续。

事实上,B站也在努力向UP主讲出新的“商业故事”。

6月11日,据新浪科技报道,B站正在布局直播带货,目前收集了有带货意向、有淘宝店铺的UP主的相关信息,粉丝数要求在1万以上,后续将在B站进行直播,用户点击链接跳转至淘宝完成下单。对此,有UP主表示自己将坚持做内容,还有不少UP主对直播带货表现出反感,直言“B站还没有一条良性的商业通道”。B站与UP主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博弈?

UP主挣钱吗?“一顿饭加个鸡腿”
毫不夸张地说,B站这个“Z世代的乐园”就是由UP主亲手打造的。据B站公开数据显示,站内仅10万粉以上的UP主,就不少于2000名。眼看着UP主们粉丝日益激增,B站也开始想出法子留住这些“核心资产”。

诸如2016年的“UP主充电计划”,B站鼓励粉丝打赏自己喜欢的UP主;2018年平台端推出补贴模式,规定粉丝超过1000或累计播放量达到10万的UP主,按照每1000播放量约等于3元的比例获取补贴;此外,获得邀请的头部UP主还能加入“高能联盟”,获得额外的资金和流量支持。

从素人成为被粉丝追逐的平台明星,还有各类的创作补贴,在外界看来,B站的UP主们无疑都身披光环。但现实是,他们往往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靠着播放量和粉丝数就可以日进斗金。有关他们的收入情况,可以从UP主制作的创作激励说明的视频中略窥一二。

6月7日,成为B站UP主刚满一年,知识领域UP主谭文韬收获了3.5万粉丝和400万播放量,在新晋UP主中算是中规中矩。视频里,他向粉丝透露自己一整年收入约是9419元。乍一看还算不错,可算下来,平均每月进账800元左右,用UP主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顶多也就能每顿饭加个鸡腿”。

此外,谭文韬还向粉丝们说明了这笔收入的构成,称这当中有将近6000元的收入来自他做的一条搞笑视频。“从构思、剪辑、到渲染,制作过程不超过3小时。但收入,却比我兢兢业业做了一整年的科普视频还要多。”说到这,谭文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是个巨大的讽刺。”谭文韬坦言,若只有B站UP主的收入,是很难维持日常开支的,所以自己是“用写小说的钱养着做视频的号”。其实,像谭文韬这样,收入难以匹配其数据的UP主并不在少数。

▲部分UP主月均收入情况。

进站一年多的UP主“爱睡觉的_Koala”,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700万,一年来的收入是17791元。由于是全职UP主,每月1400多的薪酬对日常生活而言确实是捉襟见肘。“我觉得2019年的创作激励还是很多的,可到了今年,这部分收入已经下降了不少。”在看后台数据时,他说出了自己的直观感受。

“平台会考核创作者是否达到‘三连’(点赞、收藏、投币),若达不到,即使播放量很高,收入也不高。”UP主“爱睡觉的_Koala”还在视频中向粉丝半开玩笑地调侃道,当时为了提高视频质量,自己还特意买了一台18000元的电脑,所以做了整整一年视频,自己还未回本。很多人以为粉丝数越多,UP主的收入就越高,其实不尽然。

美妆UP主蓉点儿透露,在粉丝量35万时,自己每个月在B站上的创作激励收入也是1500元左右。除了日常的视频创作,她还通过“恰饭”(发广告)和开店来增加收入。说起接广告,蓉点儿直言,自己的顾虑比较多,“推荐的产品要先试用,满意的才能做推广,所以一般只接知名品牌的广告。但同时,想要接知名品牌的UP主又特别多,也导致了中签率比较低。”发广告本就有诸多限制,蓉点儿还表示,不怎么“恰饭”主要是因为担心粉丝会反感。

事实上,这也是所有B站UP主的顾虑。为了留住粉丝,大部分的UP主在“恰饭”上都显得很克制。正因如此,开店成了UP主蓉点儿重要的“创收”途经。她表示,自己此前已经拒绝了不少MCN机构贴牌开店的邀约,后来是因为和另外一个供货商洽谈的过程比较愉快,且对方答应店面的货由她亲自选品,自己这才答应开店。

每逢促销节,蓉点儿就会在B站评论里向粉丝推荐自己的店铺。但即使蓉点儿如今在B站上已经有近60万的粉丝,可从销量上看,通过B站种草来引流的效果终究有限。无冕财经研究员留意到,在蓉点儿的淘宝店“蓉点儿优选”上,单品最高的月销量也不过1400单,平均月销量都在400-500单。在B站上,其实还有很多UP主都选择同时押注B站自营店和淘宝店。

据钛媒体消息,自从B站在2018年12月与淘宝在内容电商、B站自有IP方面达成合作之后,B站就一直在联系UP主入淘或开自营店。早在 2018年7月,B站就为四个UP主开通了自营商店。此前,一部分拥有百万粉丝的B站百大UP主都做起店主,一时间引发热议。可如今,无冕财经研究员搜索发现,很多UP主都选择关闭了在B站的自营店。像野食小哥、STN工作室这些大UP主,也只是偶尔在B站上给自家的淘宝店打打广告。

当问及UP主为何对开店意兴阑珊时,UP主谭文韬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其实UP主开店远不像外界所想的那样赚钱,“像STN工作室,本身在B站就有近150万的粉丝,但淘宝店也只是艰难维持。又有多少UP主能成为百大UP主呢?他们的收益可想而知了。”

UP主与B站间的角力
正当外界以为UP主已经习惯“用爱发电”时,当红UP主巫师财经公开控诉B站,将自己兼职做科普视频的经历称为“费力不讨好的行为”,并公然出走其他平台“谋生”。此举将UP主与B站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公开化。

▲巫师财经微信公众号上有关退出B站的推送,已获得两千多粉丝打赏。

“未来视频还会继续做下去,但视频不再上传B站。”6月14日,巫师财经高调宣布与B站分道扬镳。当天晚上,B站发出回应称巫师财经单方面违约,希望其撤回退出B站的声明,否则将提出起诉。经过多番澄清、“晒”证据的较量之后,以巫师财经出走西瓜视频、其账号在B站被冻结作结。

在部分UP主看来,巫师财经的出走并非因为收入低。“巫师财经每一期都有数百万的播放量,那就是上万块,更何况B站还和他签了高能联盟的协议,给的扶持会更多。”UP主谭文韬向无冕财经研究员表示,其出走更多与此前的抄袭风波有关,“顶流UP主的收入还是可以的。”

无冕财经研究员留意到,在巫师财经进驻B站的9个月里,一共发布了14条视频,视频最高播放量累计达到524万,对应的收入是15720元,其余平均观看量为200多万的,每一条对应收入还不到7000元。照这样估算,巫师财经一年下来收入约为10万元。与一般的UP主相比,这样的收入确实足够可观。不过,外界传言西瓜视频以两年支付1000万的条件签下巫师财经。巨大的反差之下,就连网友也忍不住用巫师财经最喜欢的一句话调侃道,“果然是‘资本永不眠’”。

事实上,巫师财经并非首个在B站出走的UP主。在此之前,B站已经相继流失了“渔人阿烽”、“老四赶海”等一批赶海UP主。在巨额转会费的诱惑下,他们也都选择了西瓜视频。但是,并非所有“跳槽”的 UP主在新平台都能一帆风顺。在巫师财经之前,外界也一度盛传B站的知名游戏UP主敖厂长转投今日头条。作为B 站十周年成就奖、手握700多万粉丝的UP主,敖厂长在B站拥有很高的声誉。只不过,他在B站上的高人气却未能引流到西瓜视频上。


▲敖厂长在B站(右)和西瓜视频的数据对比。

无冕财经研究员留意到,尽管敖厂长在西瓜视频上已经发布了371条视频,但无论是粉丝量还是观看量,都远不及在B站时的成绩。3月26日,敖厂长发布一条与B站续约的微博,宣布双方重归于好。看到这一消息,粉丝们在评论区底下欢呼一片。UP主“回流”,既有对B站的不舍,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UP主谭文韬坦承,若没有其他收入支撑,家人不会同意他做UP主,因为收入太低。但谈话中,他也向无冕财经研究员表示,其他 UP主不一定会像他那样坚定,毕竟很多都已经结婚生子,还得考虑到养家糊口的问题。拥有百万粉丝的知名美食UP主“燕子堡BBQ学徒Ray”也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提到收入的问题,“要想实现良性发展,前提是B站平台和创作者都能够生存。若是B站能像YouTube那样,创作者不需要接广告‘恰饭’也可以生存,那我们就可以全心全意去创作。”

据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分析,目前B站的UP主的收入主要来自流量分成,但目前这一块的收入,只相当于YouTube的八分之一至六分之一。除了收入偏低,有些 UP主还察觉到,B站的社区开始“变味”。

“开启创作激励之后,一些营销号就进来了,很多UP主就是抱着捞钱的心思来的。”谭文韬告诉无冕财经研究员,B站上博眼球的内容是越来越多了。即便如此,他还是表示理解,“B站本身也需要资本注入,只能说有利有弊吧。”被质疑营销号成风、内容质量下降,却又要满足UP主们“恰饭”的需求,B站正处在内容生态和商业化上的两难。


▲B站今年一季度营收构成。


葛甲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对B站的商业化比较悲观,“B站社区的形成是从二次元开始的,本身构成社区的范围比较狭窄。由90后、00后构成的粉丝群比较重视情怀。当他们看到UP主‘恰饭’了,就会远离这些UP主。所以,B站‘锤’人的风气本身就是理想和情怀的矛盾。这对B站的商业化是很不利的。”

另一方面,他表示,B站的目标是成为“中国YouTube”,可如今B站被群雄环伺,且仍面临着亏损,它的生存环境与当初的YouTube截然不同,“在这种情况下,B站很难一枝独秀。”在商业上如履薄冰,但B站始终没有放弃探索新的商业化路径。近来,外界有传闻称B站正在布局直播带货,且门槛颇低,只要求有1万粉丝就可以申请。然而,多位UP主不约而同地表示,自己并没有做直播带货的意愿。“我不做直播,只希望做出好的内容去普及大众。”谭文韬这样说道。

从鼓励开店、到直播带货,B站极力从小众圈子走向主流。可是,当UP主难以再适应B站越发浮躁的环境,B站还能讲出能让资本信服的故事吗?

(来源: 无冕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