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新闻世界政治法律时政评论地产投资教育移民金融理财商机商讯文化科技大千世界衣食住行美容健康社区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 金融理财

巴菲特指标爆表 楼市疯狂 美股泡沫超历史峰值

时间:2021-4-5

贪婪还是恐惧?巴菲特指标"爆表",美股"泡沫"超历史峰值!人类史上最持久的牛市,还能演绎多久?
人生的三大错觉:房价要跌、A股见底、美股见顶。即使经历了史上最严重的疫情,人生三大错觉似乎仍然是错觉,一切好像都未曾改变。刚刚,美股又刷新了历史新高,纳指距离历史新高也仅有一步之遥,这场人类史上最持久的牛市,仍在“继续奏乐、继续舞”。

正当所有人狂欢之时,危险信号却正在逼近。目前,美股的巴菲特指标(美股总市值/美国GDP)已经达到190%,高于2000年初互联网泡沫时期峰值,甚至超过了1929年“大萧条”前夕的峰值,意味着,当前的美股正处于历史上最贵的水平。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美联储的史诗级“放水”。因此,未来美国股市泡沫何时破裂,或许取决于美联储的政策拐点。

人类史上最持久的牛市,还能演绎多久?这一轮美股牛市的起点始于2009年3月9日,在金融危机的至暗时刻,标普500指数一度跌至666.79点。此后,在绝望中逆转,并开启了牛市,当地时间4月1日收盘,标普500指数刷新历史新高,达到4019.87点,累计涨幅超过500%。


目前,目前席勒市盈率指标的数值为35.7,已高于1929年大萧条前期最高32.6倍市盈率,开始接近2000年初44.2倍市盈率高点。



另一位传奇投资大师彼得·林奇发明的“20法则”,即当股市最近12个月市盈率加上通胀率等于20的时候,股市估值处于公允范围。而目前这一指标已经飙升至33.8,超过了互联网泡沫时期2000年3月份创下的32.7的纪录。另外,美银美林分析师Michael Hartnett表示,美股泡沫化快要来到顶峰,美国金融资产规模达到美国GDP的6倍,牛熊指数从此前的7.1进一步升至7.2,意味着当前美股市场处于严重超买区间。



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利欧(RayDalio)近期也对美股泡沫进行了测算,其通过6个量化指标观测了从1910年以来美股的泡沫程度,当前约位于77%历史高位数,1929年大崩盘前夕对应100%的水平。没有任何一场泡沫,不是以破裂而收场的

“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轨迹,却无法测量出人性的疯狂。”——牛顿。2020年的全球新冠疫情,险些将美股的泡沫刺破,一度上演了史上最惨烈的熔断,随后美联储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了美股崩盘的趋势,迅速收复了崩盘式下跌的失地,不断刷新历史新高,并成为了全球牛市的引擎,全球投资者继续享受泡沫的狂欢。

2020年3月-5月,美联储的印钞量高达3万亿美元,相当于2008年之前200年美元印钞总量(9000亿美元)的3.3倍。另外有数据显示,2020年,美联储单月最高投放的基础货币,相当于2008年以前200年的总和。对应的广义货币总量和增速均创下历史纪录,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25%。

因此,2020年以来,美股的泡沫几乎是由美元流动性推起来的。据天风证券的数据,2019年美股(标普500)29%的涨幅中,估值贡献了27%,盈利贡献了2%。而2020年美股全年涨幅16%,其中盈利下降了24%,而估值却增长了54%。

图片来源:国泰君安期货

回顾美股历史上每一次的牛熊转换,似乎都有着共同的规律:美联储“放水”—投机+杠杆—催生泡沫—美联储加息—泡沫破裂。因此,美股泡沫会不会破裂,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联储未来的政策动向。当前,美元流动性尚未出现拐点,美联储的表态依然鸽派,有意呵护市场,中短期仍会维持现有的宽松力度,并且强调,如果退出量化宽松,会提前较长时间和市场沟通。

当地时间3月31日,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宣布了逾2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1万亿元)的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在此之前,拜登还公布了1.9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向大多数美国人直接支付1400美元。意味着,美国“放水”的节奏仍在继续,宽松的流动性环境,或许仍将支撑美股继续泡沫化。但泡沫狂欢之下,留一份清醒。因为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场泡沫不是以破裂而收场的,美联储结束“放水”,也只是时间问题。

3月上旬,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明确提出警示,很担心国外金融市场的泡沫问题哪一天会破裂,现在中国市场与外国市场高度相连,外国资本持续流入。从影响国内股市最重要的外部因素来看,今年A股最大的潜在的利空恐怕就是美股泡沫破裂引发崩盘。

资产泡沫进行时:美国楼市的疯狂已超过2006年

在房屋供需失衡、利率又处于创记录地位的大背景下,美国楼市已经比2006年更疯狂了。全美所有地区的房价都在上涨
全美所有地区的房价都在上涨。标准普尔Case-Shiller房价指数显示,今年1月全美主要大城市平均房价同比上涨了11.2%,创下2006年2月以来的最高涨幅。



线上房地产公司Zillow Group的数据则显示,美国10个大都市区今年1月的房屋价格中位数同比上涨幅度超2位数。在爱达荷州的博伊西,1月房屋价格中位数据同比增长25%,而在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1月房屋价格中位数同比增长19%。

市场上的待售房屋也在急剧减少。

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数据显示,2月底美国共有103万套待售房屋,与1月份持平,而1月份待售房屋数量是1982年以来的最低。以今年1月份的销售速度估算,市面所有挂牌成屋售罄仅需1.9个月,远低于6、7个月售罄的供需健康水平。


待售房屋的短缺是导致如今房价大幅上涨的重要原因。上轮金融危机后,新屋建设速度一直赶不上需求的增长,建筑商用了好几年时间才从金融危机中恢复元气,同时还面临着土地资源和熟练劳动力的短缺。买房需求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许多建筑商都采取限制售房数量的办法,确保每次售房的数量不会超过新建房屋数量。建筑商们目前正试图增加新房数量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但房屋建设速度受到木材成本高企、材料瓶颈以及土地和劳动力短缺的限制。

本轮“房产热”要稳定得多

新冠疫情从某种程度上催生了当前的“房产热”。疫情冲击下,一些人想离开纽约或旧金山这样拥挤的大都市,前往生活成本更低的城市,或是在郊区物色更大的住房。去年“封城令”开始松动时,房屋销售便进入了上升期:去年6月份全美销量较上月增长近21%,创下1968年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不过,这一纪录仅仅维持了1个月——7月份房屋销量又较6月份增长了近25%。

市场分析认为,与上一轮楼市繁荣期相比,本轮“房产热”要稳定得多,对金融系统构成的风险也要小得多。但与此同时,购房门槛比以往更高,对于还没有房产的购房者而言,购买首套住房的难度更大了。本轮“房产热”中,最大的赢家要数那些已有房产在握的人。

房地产研究公司CoreLogic估计,2020年这类人群持有的房产比前一年累计增值1.5万亿美元。由于抵押贷款利率处于纪录低位,他们通过抵押贷款再融资又能省下一笔。他们中有许多人都开始了房屋翻新,或是购买了度假屋。

短期来看,房地产市场目前最担心的是抵押贷款利率不断上升。目前全美住房抵押贷款利率已升至去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受此影响,楼市稍有降温。由于投资者预计疫情过后经济会出现反弹,债券收益率因此走高。许多经济学家预测,抵押贷款利率今年将继续缓慢爬升。

房产中介则表示,过去一年中的部分房产交易原本可能要几年才会消化,但疫情爆发加速了这一进程。这或许预示着未来的房产需求会略微放缓。